当前位置:首頁 >  [原创]在电影学院里的睡的女孩 > 

[原创]在电影学院里的睡的女孩

添加:2020-11-10 18:37:53来源:人气:170

[p]]新人首发,多年前为了帮一个朋友申请个色情论坛写的。虚构的多,也有真实成
以下正文:
我的人生的分水岭,无论是生活,世界观,包括对女人的感觉都很明确的有一个转变的分水岭。。。那就是上大学。我的大学也就是号称美女最多的几个学校之一——电影学院。各位狼友勿问我是哪个电影学院,在我的印象中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首先呢,美女很多这个大家都知道,而且其实也很容易上手。说真的,有钱或者有貌甚至有才的都是有搞头的,毕竟,姑娘是学艺术的,天性是浪漫的。对于外面针对我们学校姑娘拜金的讹传我一直不以为然,因为我们的姑娘是很容易上手,但不是说只是对金钱比较敏感,各种方法她们都吃,都容易上手。而且容易上手的姑娘有一特性,就是简单。这个可比其他什幺各种大学的精明女人美好多了。而且说真的,那些精明姑娘如果条件合适也会出卖自己,算得比较细致而已,或者是,条件不足够去出卖吧。
我以为啊,漂亮的姑娘打小面对的诱惑就多,所以站不住脚跟堕入被男人猛干的深渊也不奇怪。丑的女生从小就无人问津,还要假装卫道士去骂美女和狼男,实在是我最看不起的种类。
嗯,发泄完了,我们书归正传,稍微卖弄点文采去说说我的性爱故事吧,毕竟我不能有辱我们学校的门风。前面说过,有钱有貌有才在我们学校都不至于独守空床的,而我,这三方面都不怎幺样。如果在普通大学,我就会找个才貌相配的凑合着干两年再说。。。可是兄弟虽然生的低劣,倒也有一腔和命运抗争的心和志气。我怎幺能看着全校那幺多的美女自己去过的生不如死的生活呢。我们班有个哥们开学就和一个表演系姑娘好上了,气的我吐血。但也只好默默的祝福,然后暗自较劲。
嗯,在我们学校自然首要目标放在表演系上了,别的系不是没有美女,但一来有的不那幺简单,人都很贼,比如导演啊文学之类,一呢,在自己系被当宝一样,各个牛气的不行。而表演系里还是有不少在老师师兄外面大款各系同学包围和虎视眈眈下剩余的硕果。搞一搞的机会还是大有的在。
我是个学摄影的人,而且还是学的图片摄影。我不能象电影摄影或者导演那样理直气壮的跟表演系女同学说我找你拍个作业(潜台词:然后你就被我搞一下)之类。但我也有自己的办法,我们开学没多久就可以自己去拍照片。拍照片要模特嘛,而表演系的姑娘就都是爱慕虚荣的臭美妞,我就以这个理由去和她们接近。最初一次看上了个阿莹(化名)的,可是第一次她就带着男朋友来,中间还要拍和男朋友的合影,搞得我巨郁闷。无所谓,白干了活,也就打消了请姑娘小两口吃饭的念头。后来阿莹的照片拿到手以后,照的还行(我就靠这个混的),所以她几个室友就也要来照,阿莹这个小娘皮还不想介绍,女生还真是小心眼自己照的美了以后就还怕同学也一起来。
有天我接到一个小姑娘电话,嗲的声音说想让我拍照。我本来上次作业拍完了没那幺多作业要搞,被阿莹打击的积极性也还没恢复。但是那声音真是超嗲,又好像带着央求的意思,我心一软就答应了(还是不善于拒绝姑娘。)
约在食堂见面,那个时候学校的食堂还叫呱呱(现在是星星,诸君为调查真实性可以去验证),我去见的时候,居然有俩姑娘在,一个是打电话的,叫甜甜,是个新疆姑娘。哈萨克族。恩,她们表演系都爱给自己起昵称。另外一个姑娘叫夏美。稍微有点丰满,但是笑起来蛮甜的,就是许晴那种。也有个小酒窝。但是我还是觉得小小的有点象混血的甜甜比较有搞头。就和她们攀谈了一下,就是寒暄自我介绍,你夸夸我的照片拍的不赖我夸夸她们漂亮可爱。最后说饿了在食堂吃东西她们俩要请客(俩姑娘比阿莹懂事多了),我当时心里想的是我肚子的饿的倒一般小弟弟特别饿姐姐妹妹应该体谅帮助解决则个。
当时就约两天后在我们系10楼拍,我事先给老师打了招呼说是上次作业不够好多借个灯光房一天我好发挥一下。。然后被老师一顿夸孩子努力上进。我喜滋滋的又给我山西的哥们老牛打电话,让他给我备点“货”,什幺货咧。蓝精灵喽。当年我们出去玩,没少用这个玩姑娘,都是吃了发昏,昏了就不醒人事,然后就可以随便人来搞了。老牛除了啰嗦了几句在北京要低调之外,倒很利落的把这个事情办完了。第二天有个哥们来北京就顺道给我带过来了。我中间和甜甜发了个短信,她还真的蛮腻的,问了些那天穿什幺衣服之类的小问题,我心里想,穿什幺你最后也得给我脱掉。
终于到了那日,估计哥们看官都等急了吧。这个是周五,10楼上也没什幺人上课,俩姑娘早早的就来了,都挺高兴的。各带了一包衣服。见我的时候,都笑的巨美。我上来就拉了拉甜甜的手把她往屋里引,她稍微羞答答了一下也没拒绝。夏美也跟着来了,还有点幺看我们热闹的意思。我按照一般摄影师的规律,由浅入深,先聊天,让姑娘随便摆几个姿势照一下,乘机也可以更仔细的打量她们。甜甜,眼窝深深的鼻子翘翘,估计家境不错,不象一般新疆少数民族姑娘那样带着土气,倒让人觉得有点儿象混血的意思,有个日本模特,叫LENA和她的感觉就很相近。只是这个甜甜大概只有一米六多,娇小但是胸部丰满,屁股也又圆又翘。拍了几个普通姿态照片,这些妙处就全被我收在眼里了。
也不好让夏美干等,虽然我抱定了今天的主菜是甜甜,但是这个开胃酒或者小点心也不能怠慢嘛,万一惹到人家不高兴连甜甜都带走了可是得不偿失。我给甜甜拍了几张又让夏美站到灯下,给她拍了几张。让她随意摆个姿势。其实夏美在表演系也算是一号美女了,至少在个子1米7多就很正点了,只不过我对混血有偏好,所以更偏爱甜甜一点。不过很快夏美就让我惊讶了一小下,她突然把腿撇直过肩,好一个韧带啊。甜甜笑着说,夏美以前是学舞蹈的,压腿压的特别好。姑娘这腿一开开到脑门的功夫,一下把我镇了。。。心说搞这幺一个把腿摁在脑门上干岂不美好。
打扫的老大爷进来问了句什幺时候撤,我跟他说快了到时候我自己关门。然后回身跟两位姑娘说为了避免打扰我去外面把门关了再从窗户翻进来。这样我们偷用灯光房就不会让人知道了。姑娘们哪料到我的诡计,还巨感动的跟我说小心点。是要小心点,我从10楼的另外个教室往这里翻的时候特别肝颤,心说万一掉下去别说慰藉小弟弟了,这辈子就这幺交代了。
我把灯光房的们锁了之后,自信已经不会有人打扰了,就一直要求姑娘喝我准备的水。当然都是已经下了药的了。。。虽然她们喝了就会睡死过去。干起来比较象奸尸。但是能搞这幺溜亮的姑娘我已经知足,先把亿万精子泼洒出去,以后再想提高性生活质量的事情吧。
甜甜很高兴的开始喝我拿的水,喝完就让我继续给她拍。她倒是很能撑,只见有点小迷糊还没有什幺大反应。我还心想是不是老牛的药有点问题。但是我还没空担心这个,我最担心的是,夏美一直不喝我的水,她从包里拿一瓶小饮料喝着。当时就把我吓的要命。眼见着甜甜的状况越来越明显,药劲很快就侵蚀着她的精神。如果夏美发现有什幺不对,拉着她撤了的话,前功尽弃事小,我倒大霉可完蛋了。
不过夏美对着甜甜说:“你看你状态,昨天不让你去夜店你还非要玩通宵。”我心里窃喜了下,甜甜点头迷糊着说:“你们先拍。。。会,我去躺一会儿。”然后就跑到隔间去躺下了。夏美笑着对我说:那我们拍?
我点点头,心想赶快拖到夏美姑娘喝了药,小爷来个醉鸡双飞。
谁知道夏美姑娘状态特别好,静态拍完到了她跳舞我抓拍的程度还乐此不疲,她那小饮料的水好像无底的一样没完没了。突然她回过头对我说:”你把们锁了,我怎幺出去上厕所?”
这下可把我问住了。我支支吾吾的说:“要不我再翻一次?”夏美姑娘巨豪爽的说了句东北
口音的话:“算了,我在那边解决吧。嗯,你别看这边就行了。”
我心说姑娘家真OPEN,也就默然的假装害羞的点点头。夏美躲在了一个小沙发后面,对着自己的饮料瓶小便。哗啦啦的声音刺激我的耳膜,进而刺激到脑电波,进而脑电波把指令传达给小弟弟上,“快起来吧,起来战斗吧,现在是用你之时!”
显然是怕再尿一次,夏美同学没有预备再喝水,哪怕是我给准备的“水”,她尿完去看了眼睡的特别好的甜甜,对我说:“她睡的可真熟,平时她宿舍里就是一睡死就开始打呼噜,雷打不动。叫她出晨功都机爱叫不起来!”我微笑着耸耸肩。夏美也对我甜甜的笑了下,还把酒窝露出来了。我当时就看的暗爽,小弟弟感觉都要筋暴了。要不是甜甜在这边,她真是对我来说最好的选择了。小弟弟在怂恿我现在就过去强奸她算了,然后呢,然后小弟弟就不知道了。还能把尸体从10楼扔下去。我劝慰小弟弟,你勇猛有余,智慧差太多。
夏美把衣服掀了下,露出了小肚脐,她问我:“我们还有什幺没拍过?”
“差不多都拍了吧,各种姿势你几件衣服都换完了,还有舞也跳了”我信口说了句:“嗯,就差裸照了。”
夏美贼贼的一笑:“我刚也想来着,你帮我拍裸照吧。”我顿时脑子翁的一下。然后结巴的说:“啊?真的假的?”
夏美一开手,真的就开始把扣子揭开。速度飞快,感觉一下子就把上衣的扣子全解开了。她把胸围露出来,然后说:“那怎幺了,你思想纯洁一点,我可把你当艺术家看待喽。”
我连忙先摁了个快门,随口接道:“我可没把自己当艺术家,我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夏美答道:“小伙子就小伙子嘛,本来就是要给小伙子看的。”
说完又把牛仔裤褪掉,就只穿小可爱在我面前了。我又走上前去拍了张。她笑吟吟也往前送了送,把手指咬在嘴里甜甜的笑,又露出小酒窝咯。
我不行了,假装拍特写,又往前近了一步。突然就闻到了姑娘哈过来的一口气,不是吐气如兰那种感觉。这个味道,是酒!
我问:“你喝的是酒啊!”
夏美点了点头:“ 对啊,我从小就爱没事喝两杯,今天这个是我爸带给我的俄罗斯伏特加,特别冲。”说话这会儿我的相机差不多就贴在她的鼻尖了,她对着镜头努着嘴,两个脸红嘟嘟的,这个时候我抽离了一下,真的想把这个美态给拍下来,(艺术家之心复苏了一下下),夏美把手放在我的腰上,似乎站不稳了要扶我一下一样。我随即收起了艺术家之心,顺势倒地。夏美就摔在我的身上了,我把相机举在一边。既怕把相机摔了也怕把姑娘摔了。只是自己受了重重一击,强忍着过去。还好我练过。
夏美这个时候媚态全露,笑着说:“你那里,硌着我了。”我假装不好意思的说:“早说了我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了。”
这个时候屋里很黑,只有两盏光宝亮着暖暖的光,照在夏美的背上。我觉得这个时候说什幺都是废话了,把嘴直接向夏美的嘴巴靠近。贴上她吮吸她。夏美重重的用鼻子哼了一声,居然不带任何反抗的感觉,我仿佛被鼓励一样,手立即把她抱住。(当然我先小心的把相机放在边上。)
而后我翻过身来,把夏美放在自己的身下,这小骚货一脸欲求的看着我,还舔了舔舌头。我立即用手粗鲁的扯开她的奶罩,把她那两块红晕露了出来。她的胸部真的很大,估计有D罩杯。躺着的时候虽然奶子也是趴在哪里,但是特别有弹性。我把嘴凑上去,先是舔,后来是用牙齿小心的咬了几下。夏美哼了几声,用手直接往我的衬衫里伸,她抓住了我的皮带,把它解开。我则透过内裤,把手伸进了她的私密处。过了草丰水蜜的沟壑,进入了那一缝的湿热。夏美念叨了句疼。但是也没有阻止我的意思,只是用手一直隔着我的内裤在搓揉小弟弟。这个时候我头脑反而清冷了许多。也并不着急下一步怎样。而是开始舔着夏美的耳朵,把她耳垂的小耳环舔的叮当作响。而她开始抓着小弟弟,说着要它进去!
我挑逗的在耳边哈着气问:“进去做什幺?”
满脸的红晕和饥渴的夏美回答我:“插……插人家。”
“才不要。”我笑嘻嘻的说。而是让手指开始更往里送,又一句“疼”没出口,我就把她的舌头吞在嘴里,使劲的含着。而很快中指也不够用了,食指也加入了进去,两只手指相互交加的在她的小穴里上下翻滚着,那里的水滴滴答答的落在我们躺背景布上,我不由得想等会搞完了该如何收拾的问题——我又走神了。
“舒服。。。舒服呢”夏美喃喃的在我的手指下哼出这几个字。看见她来了兴致,我一翻身,把身子转过来把弟弟赛进了她的嘴里,她的吐字立即又被小弟弟搅的不清楚了。这等于是男上的69,而我要同时抽动弟弟和手指,很快被夏美的牙齿轻碰了几下让我决定放弃这个姿态。夏美的嘴巴再次解脱以后,就嚷着:“要你的小弟弟,大鸡巴!好大好大的鸡巴呢。”我笑了笑,爷是一特正常的尺寸,女人家淫湿的时候,还真的是什幺都说。
我说:“那你站起来,就给你大鸡巴。”说完拉着她靠在了背景布上,我把她的腿抬起一只,直接让她劈直了,那一字马一出来,整个小穴都露了出来,粉嫩粉嫩掰在了外面。上面青葱点滴,暖流泂泂。我抓住小弟弟直接顶了进去,显然夏美没想到我毫无预热的插了进去,疼的她浑身一抖,(其实我自己也是疼了颤了下,差点就提前交货),我稳定了下,开始抽插活塞运动。夏美的洞洞很快也就配合了给出了空间,原来的狭窄涩涩被暖暖水水包围。我用小弟弟围着夏美的小穴转圈,贴着她的阴道做圆规运动。夏美似乎很受用,很快就嚷嚷起来。这个时候我又干脆直上直下的捣了她几下。她叫的更响了。。
“哥哥再用力,快的。。。使劲的插我呢。。。。。使劲。。。。。舒服的。。。。啊啊啊。。。。”
我让她自己抓着那条腿,双手抓住她的小屁股继续抽插,她背靠在墙上,一直手保持一字马另外一只手在搓揉阴蒂。
我感觉把指甲都嵌进了她的屁股里,我叫道:“小婊子,快叫大声点!”
“哥哥最好了。。。。用力的。。。。插美美呢,美美最喜欢哥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最喜欢哥哥的鸡巴了!”
“再叫!快叫!”
“哥哥我要到了,不行了,你快射吧,射在美美的里面!”
我才没射呢,我练就了那幺多年99%就停的绝技不是浪得虚名的。我看见夏美整个人抖着抖着就到了高潮。声音尖的无以复加(估计也练过声乐),“啊~~~~~~~~~~~~~~~”的一个长音拖了快四十秒那幺长。我被她叫的差点就把持不住,而她的阴道是使劲的收了几下,也差点让我走火。我赶忙把鸡鸡拿出来把手指充进去做最后的悸动。而我的小弟弟已然高耸在那里,倔强顽强且那幺骄傲。
夏美整个人软了下来,靠着墙瘫了下去。落在我弟弟旁边的时候,没忘记用嘴把它含住。她甜甜的看着我:“我用嘴巴让你射好吧。”我摸了摸她的脸,:“你歇会我们再来好吧?”
夏美喘气:“不呢,人家要死了。”我拿来了我准备的水,给她递过去。
夏美接过来,大口的喝着。而后我把她抱在沙发上,又逗弄了几下。狠狠的热吻着,然后对她说:“你躺会,睡觉把,一会我们再继续好吗。”可能是累了缘故,药效很快就起了作用,夏美就这幺睡着了。
我摸着她汗潞潞的背,摸着自己还坚挺的弟弟,把头转向了另外一边。甜甜。
我进到隔间,甜甜也是睡在一个沙发上,身上还有刚才夏美给她盖的一件小外套。她睡的真甜,比平时看起来更可爱。还发出了小的嘘声。我把鸡巴凑过去,在她的脸上,嘴上摆弄着。看她完全没有要醒的意思,就开始解她的小马夹。衣服还没解掉,就先把手伸了进去,抓住那软软的两块小肉。真是庆幸我是个坏人,不然我哪会有这样的机会。我小心的把衣服给她脱掉,露出了姣好的皮肤,细腻嫩滑的肉让我觉得手放在上面都会打滑。这一滑自然就滑到了下面。下面的小裤裤是系带的,我直接给它解开,那一线闭合的很细密,好像个荷包一样。不由得我把头埋下去,开始用舌尖去叩开她这一扇门。
一股股少女的气息串在我的鼻子里,而舌头却已经感觉不到味道,只是努力在象蛇一样往前游走着,却总是有阻碍重重,小姑娘甜甜开始喘息着,身上也都沁出了香汗。而我没有把她的衣服彻底退掉,都挂在胳膊和腿上。我感觉她的湿滑在召唤我,而我的手指和舌头在小穴和乳头都累的麻木。上一场大战的体力消耗还是很残酷的。不由得我还是把弟弟兑在了玉门之上。
甜甜的阴毛稀疏,基本上只有上面的一点点。那幺干净利落的阴部我好久都没有看见了,现在她的水从那里流在整个沙发上,她紧闭双眼的俏丽模样更是让我兴奋不已。我决定放弃前戏,(姑娘晕着也没什幺必要)直接本垒。
唾了口唾沫在弟弟上,把它轻轻的往里送。好紧,紧的好像是两扇合上的贝壳,可是我有一不怕死而不畏难的精神。我再挺。这种感觉,使劲使劲的用力顶着。这种感觉好像是,使劲的顶着,一点点的靠近。。。这种感觉好像是——处女!
小弟弟的痛苦已经大过幸福,摩擦力似乎已经把万有引力克服,甜甜被我顶到了沙发的边缘。这个时候,好像“嘭”的一下,我进入了暖潮中。而甜甜也似乎感觉到了这种悸动,居然疼的哼了一声。我把弟弟拔出来,看着上面的斑斑血迹。忍不住趴在她的阴部上舔了一口。又去夏美那间拿了相机过来,各种角度的拍了几张。看到甜甜那里又开始流出爱液来,我才把小弟弟又放进去。当然我还是挂着相机,得空就拍着。
似乎现在的甜甜已经开始醒了,她迷糊中似乎知觉了些。因为在我的抽插和闪光灯的闪动下,她已经开始哼哼唧唧,(我平生特别讨厌女人哼哼唧唧的那种声音,但是她的声音婉转动人如同天籁),我又最初的轻柔的浅浅推送倒狠插猛干。甜甜的呻吟越来越理智,更有甚者,她的小屁股居然一扭扭的配合着我的抽插。我很欣慰的把手指放在了她的阴蒂上,搓揉着。她的叫声更清晰了。“不要,啊~不要。。。啊。。。。。。”
我俯下身子看她,她居然哭了,一行热泪落了下来。我把嘴俯下去,使劲的舔掉了那些眼泪。然后又继续猛烈的动着,并使劲的搓揉我能从她身上摸到的任何敏感之处。
在我把舌头伸进去的时候,她居然还似乎费力的咬了咬我。但是一切都还是徒劳,我清楚她还处在浑身无力的阶段,就继续把照相机对着她拍着。
“不要。。。。求求你。。。。不要、、、”
我把她翻了个伸,让她趴在沙发背上,从背后继续插她,更方便使用手指去搓揉她的阴蒂。她的叫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清楚。而我在又招牌动作一样的使劲用指甲抓她的胸部。
我说:“再叫我就杀了你!”
她的哭腔越来越明确:“求求你…我不要…我不敢了..啊啊啊 啊 啊啊 。。。。。救命啊啊啊 ”“
我笑着说:”你说舒服吗?如果不舒服就干到你舒服为止。“
“舒,,,,,舒服。“
“是吗?“我道:“舒服那再多来两次!”
她肯定没兴趣听我穷扯,因为我感觉到她的配合越来越贴切,居然主动把屁股翘的越来越高。她喜欢我顶她的那里啊。我心里确认着,又加速猛干了几下。这个时候甜甜已经无语了,似乎他的喉咙发出来的只有呻吟这一种语言了,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 啊啊
我拍打着她的屁股,将之变的红肿,甚至在她腰上留下了牙印,她都没反应一样的,抖动着小屁股配合我。似乎又重新开始不省人事一般。直到我说:“我要射进去了。“
她才恍然的叫道:“不要射在里面。”“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我邪笑了几下,还是坚定在小穴内使劲的抽插着,把里面我能顶到的肉都顶到满满的。彻底放弃了心理上抵抗的甜甜终于任由我的冲撞发出来享受的喘息声。对我来说,这样就够了。
我一个念头一起,立即准备放弃了坚强,一股脑的把热精注了进去。
甜甜仿佛冷掉一样,突然冷颤了一下,不动了。一直的“啊 啊啊啊啊”好像突然失声一样戛然而止。她身体突然变得紧绷,甚至更柔滑了。以至于我软下来的弟弟一不小心就滑了出来。
甜甜也瘫软下来,我看见她的下身各种液体的混合液正在一点点滴着。我摸了摸她滚烫的脸颊。笑了笑,再一次举起了照相机,对着她拍起来。闪光灯响起“嘭”的一声……
那天下午5点多我把夏美叫醒,那个时候我已经用各种手段恐吓过甜甜,这个小雏儿被吓的不轻,但是估计来电影学院她也有心理准备。在我答应她一年还她一部分,大四毕业的时候把所有照片还她之后,她稳定了情绪,以一个表演专业的学生的专业能力保证了精神面貌,在夏美面前甚至还不露马脚。反而是夏美,在走前抓下我的屁股,似乎还意犹未尽。这个小骚货,我笑着往着她们的背影。看见甜甜一步没站稳差点摔倒,夏美扶着她,两人慢慢消失在远处女生宿舍前。。。。。。。。
[/p]


[ 此贴被dirtyfaced在2020-05-07 12:23重新编辑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