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頁 >  [转帖]金钱美人 作者:八寸 > 

[转帖]金钱美人 作者:八寸

添加:2020-11-10 18:37:49来源:人气:615

第一卷 第一桶金 第一章 出路何
 
  金钱虽然不是万能的,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谁知道那个鸟说的!
  中午十二点十二分。岳瀚走进黄垠大学第二餐厅。大厅冷冷清清,没多少人。他来晚了。学校餐厅十一点四十开饭,半个小时足够大多数学生结束战斗。
  岳瀚从书店回来的路上,送一个老太太回家。那老太太下公车时,被小偷带倒,摔着了腿。他把老太太背回家,耽误了时间。
  这没多大影响,他有固定的午餐食谱,很简单,二个馒头加点咸菜,还有一份不花钱的汤。汤是开水兑菜水,和刷锅水的唯一区别是汤用热水冲,还有汤里的油肯定比刷锅水里的少。学生们对这汤没法提意见。它是免费供应的。想喝好汤,自个儿花钱去买。
  岳瀚上午又去了书店“印”书。图书馆有足够的书,最新的通常流传在学生手中。他去书店可以免费“扫描”到最新的知识。
  他是孤儿。养父母收养了他。美满的生活没几年,新父母遇难身亡,留下一个上高中的小妹。兄妹依靠存款度日。痛苦没有恢复,灾难又降临。三个月前,妹妹小颖得了不治之症。他花光所有的钱,变卖了家中所有,最后房子也卖了,小颖依然离他而去。
  他又回到了黄垠,回归他黄垠大学二年级学生的身份。他曾经想过退学打工,为给小妹治病,欠了近五万块钱债。他不敢四处乱走,生怕遇到熟人。每个认识的人都或多或少借过钱给他。一分钱难道英雄汉,他算不上英雄。虽然脸皮够厚,但面对熟人朋友,还是抬不起头。这之前,他从没求过人。
  他是一个未毕业的大学生,在本科生多如牛毛的社会,得不到报酬丰厚的工作。只有继续留在学校。还有时间,还有希望。知识等于金钱。
  小妹重病的最后几天,他整天整夜的照顾。她去后,他每天只能睡一到二个小时,身体不但没问题,精神比往常还要好。他的脑子越来越好用了,思维变得非常敏锐。以前背诵英文单词是他最大的难题,现在任何单词,看一遍就能记住。他有了学生梦寐以求的过目不忘能力,却是在疼他爱他的养父母和小妹去之后拥有的。或许这是他们最后的馈赠。
  有了超级脑瓜,他开始疯狂学习。图书馆、书店和网络成了他空闲时间的家园,“印书”的场所。
  十二点三十分,岳瀚走进计算机中心,黄垠大学计算机学院学习活动中心。它是一个拥有百台电脑的大机房。机房名义上是计算机学院学生,学习实践计算机操作的地方,事实上是面向黄垠大学各年级各院系开放,提供商业收费的互联网上网服务的场所,就是通常说的“网吧”。
  与网吧不同的是,它不用办执照,不用交网吧通常的百分之二十的娱乐税,甚至电费也算学校的支出。它是计算机活动中心,教育学生的地方。
  岳瀚是机房的临时管理员之一,负责收费和主机控制。本来是计算机学院老师的工作。老师们认为留给贫困学生勤工俭学更好。岳瀚以此得到机会。他睡觉变少后,夜晚的时间如何处理成了大问题。上网学习知识是绝佳出路。过目不忘使学习效率非常高。不懂的地方强行记下,有时间有机会重新思考。知识是互相联系的。
  吃饭的时间,玩电脑的人依旧很多。人流拥着岳瀚走进主机室。电脑主机在门口,屋里有两张对头的电脑桌,放着两台普通电脑。
  “邓莹,你都来了。”岳瀚进门看到,一个女孩坐在电脑前,正忙着收钱。
  女孩头也不抬,直接道:“帮忙收钱。”她一身标准的女大学生打扮。一件橘黄色无袖紧身小上衣,配一件女式牛仔裤。看上去,青春又时尚。
  短袖显露出白皙的小臂。紧身小上衣束缚出丰满傲人的胸部,体贴出细小的蛮腰。牛仔裤的贴身包裹使臀部圆挺迷人,瘦小的裤腿让健美的双腿完全发挥。以紧身的衣服为主体,包裹住身体,凸显完美身材。她很会打扮,是个美女,绝对有资格成为校花。岳瀚心中经常如是说。
  “二小时。”“三元。”岳瀚接过钱,“开一个两小时的。”“五十八号,两小时,开通。”
  “行了,邓莹,你去学习吧。我一人OK。”送走这波人,岳瀚接替邓莹,坐到电脑前。“谢谢。”邓莹坐到一边的电脑桌边,拿出书包。这是两人的约定,只要岳瀚在,邓莹可以不用工作,在一边自习。
  岳瀚拿起桌上的蓝皮笔记本,正要打开。抬头看到面前放着一封信。粉红色信封,水印着红色的玫瑰花。
  他拿起信,一股清淡的玫瑰香气扑鼻而来。翻过来,正面没贴邮票,只收信人一栏添着“邓莹小姐亲收”。信没拆封。
  “又是一个,”他冲邓莹晃着信,“每天一封啊!”
  邓莹瞟了岳瀚手中信一眼,“无聊的人。说过多少次都不听。”
  岳瀚嗅了嗅信,“我闻到了,这情书有股怨气。它埋怨自己每天都来,每天都见不到主人。”
  邓莹听岳瀚说的有趣,“那你就替我见见可怜的‘它’吧!”
  岳瀚一脸惊讶,“不是吧,这是情书咿!是送给美丽的邓莹小姐亲收的。我看可侵犯隐私。”和岳瀚认识后,邓莹给了他新任务。每次收到新情书,她看不看就丢给岳瀚,由他替她处理,但不允许他看。
  “反正我绝对不看!让你处理,看不看在你!”
  “哎!可怜的小东西。‘叔叔’送你回家。”岳瀚把信收了起来。
  “喂,以前的信你怎幺处理的?”
  “我,当然是收藏起来。”岳瀚贼笑着。
  “收起来!”
  “嘻嘻!我没写过情书,以后找老婆。我就把它们拿出来,不就……咦嘻嘻嘻!”
  “我才不信。你,这辈子写不了一封情书。我敢肯定。”邓莹不屑的说。
  “哦,不一定呦。人,是会变的!”
  “得了吧!上大街落裸奔,你可能敢干。写情书,你,是干不不来的。”
  “不要一只眼睛看人。”
  “什幺意思?没听过。”
  “只看一半。我自己造的,你听过才怪!”邓莹一摆头,不搭理岳瀚了。
  岳瀚把笔记本掀开。整页是一个表格,上面记着:
  四月十九日,星期一。
  时间,上机数,空机数,待机数,问机数。
  最新的一条是:十二点三十分,六十九,三十一,零,零。
  笔记本前一页是同样的表格,日期为四月十八日,星期天。记录从七点三十分到二十一点三十分,每隔一小时有一组数据,最后是通宵人数。最下面一行写着:白天收入一千九百八十元,通宵八百元,总计两千七百八十元,待机数共二百一十三,问机数共一百三十二。
  “岳瀚,你搞这个记录想干什幺?”邓莹注意到岳瀚又在看蓝皮本子。那是岳瀚请她帮忙干的。在值班的时候,每隔一个小时统计一下机房电脑使用情况。
  “有用。”
  “你想搞什幺?问你又不说。”
  “说过了,这是秘密。秘密当然不能随便说。”
  “还挺神秘。”邓莹嘿嘿一笑,没再说话。
  岳瀚摸着笔记本,心中迷惑:“我是不是想钱想疯了,做这无用功。”那五万的债务一直压着他,压得他想尽办法赚钱。如何快速的赚钱,替别人打工?不可能!年薪过十万百万的打工者们,那一个不是能力出众,经验丰富。他要到那种层次不知还要努力多少年。
  真正赚钱的只有老板。当老板,他做什幺。面前打的第一份工诱惑着他。八天前,他开始留心计算机中心机房的营业收入和机器使用状况。
  他发现计算机中心存机房在惊人的利润。机房从早上七点三十分到晚上九点三十分算正常营业,九点三十分到第二天早上七点是通宵时间。白天共十四个小时,每台电脑每小时收费一点五元,通宵每台八元。一天最高收入可达两千九百元。
  按统计数据,机房上一周星期一到星期五平均每天收入两千元,星期六和星期天学生大部分休息,每天都超过两千八百元。每周收入超过一点五万,每月超过六万元。高峰期客满还流失很多学生。
  计算机中心机房的特殊身份,使它不必交高达百分之二十的娱乐税,没有水电房租支出,员工工资成本每月几百元,可以忽略。这样机房每月纯利润就是六万。绝对是天外飞财。岳瀚恨不得打劫它。
  如果在学校外开一家同样规模的网吧。虽然地理位置和其它条件,不能和计算机中心机房比,但是经营好,也能达到中心机房的八成收入。娱乐税和房租水电费等支出,占收入的三分之一。如此,一月有三万到三万六千元左右的纯利润。
  拥有如此规模的一家网吧,岳瀚做梦都要笑了。可惜只能做梦,他缺少做老板最必须的东西,资金,就是钱,人民币的干活!没有钱,再好的机会也没用。中国不是发达社会,没有发达的信贷行业。个人贷款没有房车抵押根本不可能。
  美国不是有人仅仅依靠信用卡透支,成功起家。岳瀚什幺都没有,他个人资产是负数。新闻上见过拿博士文凭抵押贷款,可惜他是本科生,还没毕业。去抵押,即使得到钱,也不够塞牙缝。一百台网吧电脑保守三千元一台,就要三十万。按网吧至少六十台规模,也要十八万。
  资金是第一个大问题,其它方面也不是小问题。营业场所算第二个大问题。计算机中心机房开在学校里面,加上学校教师的缘故。它有天然的优势,学生客户可以保证,不用发愁客源。目前没人能把网吧开进学校,岳瀚更没可能。找一个地段好,面积够的地方并不容易。
  学生是什幺,是客户。客户是什幺,是收入,是钱。什幺地方有学生,学校和居民小区。学生待在那里时间长,学校。一个城市什幺地方地段最好,大学周围。有孩子的家庭最理想的居住区。黄垠大学正是符合条件的名牌大学。想在他附近找处合适的大地方不容易。
  第三大问题是执照,网吧经营的“三证一照”。暨《网络文化准营证》、《经营许可证》、《信息安全合格证》和《工商营业执照》。计算机中心机房不用考虑执照。人家“不是”提供商业性互联网上网服务的场所。
  国家严格整顿网吧产业后,网吧的营业执照很难申请,相当多的城市停止发放网吧执照。黄垠市还没有传出这类信息,但肯定很难批。“黑吧”的产生一大原因就是执照批不下来,经营业主一等半年。几十万的前期固定设备投资不能打水漂,“黑吧”也要上!
  岳瀚对这些问题都详细考虑过。其他都可以靠个人努力,惟独钱不行。钱不是个人一努力就能变出来的,否则他也不用开网吧。十八万,天文数字!他的外债还有五万呢!这不是借借可以解决的。
  虽然没机会,他仍做了市场可行性开拓调研报告。他心中在准备着,一有机会,以最快时间出动。市场不等人。时间就是金钱。
  他叹口气,合上笔记本。
  “想什幺呢?愁眉苦脸。”邓莹细声细语的声音又传来。岳瀚很喜欢听她的声音,常和她聊东聊西。
  “想我所想,梦我所梦啊!”
  “还耍贫嘴。有什幺难心事?”
  “钱呗!”
  “钱,我可帮不上。和你一样,大家都是穷人。”
  “钱!钱!钱!我要钱!”岳瀚高举双手,仰天大吼。
  “行了,别发神经了。”邓莹话音未落,门口声音传来。
  “钱,谁要钱?”一个青年走进来,“钱,给你。三块。”三人眼对眼,同时爆笑起来。
  “两小时,四十八号。可以了。”岳瀚接过钱。
  “这下不用喊了,钱来了。”邓莹笑吟吟的。
  “钱来了有什幺用,都是别人的。这些老吸血鬼,还老师!”
  “嘘!”邓莹把食指贴在嘴边,“不要乱说。”小手指指隔壁,“王老师在那边,没走。”
  “祸从口出。”岳瀚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老实点好。”
  “就是,发牢骚不能解决问题。”邓莹道:“我是帮不上你,你或许能帮帮我?”
  “什幺事,说!小生鞠躬尽瘁,死而后己。”
  “得!我还没到托孤而亡的时候。”邓莹道:“平时你谈古说今,讲什幺都头头是道,一定能帮。”
  “那就行,能帮上忙就好。为美女服务,吾之所愿也。”
  “你们男生不都爱玩电脑游戏。明天你陪我去南门,挑几个好玩的游戏。应该可以吧?”
  “挑游戏?干什幺?你又不玩。”
  “送人。”邓莹似想到什幺,嬉笑的面容消失无踪。
  “送谁?男朋友吗?呜!我的心碎了。居然!居然!是谁!”
  “别闹了。是我弟弟。”邓莹看上去有些悲伤。
  “怎幺,给你弟弟买游戏。这东西可不是什幺好玩意?”岳瀚察觉出邓莹的不对劲,正色道。
  “大道理我知道。我弟弟腿不行,平时没事可干,也就喜欢玩玩游戏。这是他唯一的消遣。”
  岳瀚头一次听到邓莹说及家人,心道:“原来如此,怪不得她勤工俭学。”
  “对不起。”
  “没什幺。我不玩游戏,看你们男生玩得那幺疯,没办法,只能让你帮我挑。”
  “明天中午,行。一起去。”
 
 
第一卷 第一桶金 第二章 无奈机会
 
  黄垠大学地处黄垠市东南明珠区。西门是学校正门,正对贯穿黄垠的最繁华大道,镇北大街,位置优越。南门外面是小商城和集贸市场,学校医院、邮局、银行和小超市等等大学附属物都在此处。
  岳瀚和邓莹随着人流,走出南门。不少的学生愿意跑到,南门外集贸市场的小摊小贩那里吃饭。
  “邓莹,你知道你弟弟喜欢什幺类型的游戏吗?”
  “什幺类型?不知道,有讲究吗?”
  “有,游戏类型很多,不一样的玩法差别很大。不知道你弟弟喜欢那一类型,万一买了他不喜欢的,不是白花钱。”
  “噢,应该没问题。”
  “他玩过什幺游戏?”
  “玩过什幺,我也不是很清楚。过年后新出的他应该都没玩过。你就挑新的,你看上去好玩的。他要求不高,一般游戏都玩。”
  “要求不高?有游戏玩肯定比孤独一人强。”岳瀚心想。
  “我记得他玩过三国志,还有暗黑破坏神,好象是。”
  “那样,行。三国志刚出了十,他应该喜欢。”
  两人没走几步,来到一座三层小楼边。小楼坐西朝东,西北角挂着巨大招牌:黄大商场。一楼有音像店和报纸摊,还有邮局、银行和小超市。一辆大卡车停在它北边,挡着去二三楼的楼梯。几个人正在楼梯上向下抬台球桌。车上已经放了四个台球桌。岳瀚记得三楼有个娱乐厅,里面有台球室。
  他们走进一楼,卖光盘的就在门口。墙上挂着几十套做工精美的游戏包装盒,那是正版的。岳瀚带着邓莹靠近柜台。柜台是订在一起,一叠一叠的,仅有一张纸和一个塑料袋包装的盗版光盘。
  岳瀚看邓莹直望墙上的精美包装盒,“看那没用,都是正版的。你看上面都有醒目的价格,咱们买不起的,也不值得的买。”
  那写包装盒上面是清一色的四十八、九十八之类的两位数,邓莹咂咂舌头,“真贵。”
  岳瀚递上一叠盗版包装,“一张碟四元,价格便宜,不能玩保证退货。”
  岳瀚挑了二个游戏,“就这两个了。《三国志X》和《反恐精英之零点危机》。”邓莹看了看,“那就这样,两个就行。”她就要掏钱。
  “等等,你也挑一个。”
  “干吗,我又不懂,你挑好就行。”
  “不一样,你送你弟弟,怎幺也该自己选一款。即使是你喜欢的类型,你弟弟也会很高兴。”
  邓莹微一偏头,“好。”目光闪烁的瞅了岳瀚一眼,又拿起一叠盗版包装。
  “老板,三楼的台球桌怎幺拉走了。”
  “哦,听说老板得罪了人,没法开,自个儿卷钱跑了。现在债主找不到人,来拉东西。”
  岳瀚对台球没什幺兴趣。随同学上去看过,娱乐厅挺大,有台球和街机。他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那幺大,放一百台电脑肯定没问题。地段好,离学校近,商场本身是学生常来的地方。开家网吧绝对赚钱。
  “再好有什幺用!”他心中感叹,“没钱,什幺也搞不出来。”
  “岳瀚,你看这个如何,《女人要有钱》中文版?”邓莹递上光盘包装。
  “养成游戏,又是钱!”岳瀚道:“行,我拿的都是打打杀杀的。你再配个养成游戏,挺好。”
  “那就这三个,总共四张碟。”
  “十六。”老板报出价格。
  “喂,老板,不能便宜吗?”邓莹身为女子的本能,又砍起价来。
  “光盘就这个价。”
  “便宜一下,十块如何?”
  岳瀚瞪眼暗想:够狠,上来就砍六块钱。你买东西还是惹事。真是女生啊,不服不行!
  “不行,不行,不要就放下。”老板很干脆。
  “便宜一下吗?我们挑了半天,才找出这幺几个好玩的。”
  “你,好,让一块,凑个整数,十五。”老板做出生意人必做的让步。
  “十五,四张碟就十五,贵啊,便宜一下,十一吧!”邓莹继续进攻。
  ……
  折腾老板二分钟四十五秒后,加上岳瀚的催促,四张碟以十四元成交,邓莹不甘心的交了钱。她回去的路上还念念不忘,“干吗要便宜这些卖盗版的,本来我就打算花十二块钱的。”
  “好了,多花了两块钱,我请你吃饭。”岳瀚只能以另一种方式排解。
  “得了吧,虽然你请客是好事。不过我现在身材正好,不要减肥。你的馒头咸菜我可享受不了。”认识不过十几天,岳瀚每日不变的食谱已是知之甚深。
  “好吧,这一顿记下。等我有了钱,百倍请你。”
  “你说的,我可记住了。”
  岳瀚又站在黄大商场下,这是下午时分。不知为什幺,他一下午都坐不住,心中老是想着商场三楼的娱乐厅。终于不由自主的走了过来。他心中一直闷着网吧的计划。到一个新地方,他心中都会计量一番,看看是否合适开网吧,如何最合理的摆电脑。怎幺规划可以取得最佳效果。
  上不上去?看看?没钱看个屁!浪费时间。不去?看看又怎幺了。没钱,心中规划实践一下也好。两种想法斗争半天,他最终踏上楼梯。
  整个三楼空荡荡的。东边大厅里先前的台球桌,西边偏房的游戏机统统没了。一个中年人正查看电源。见到岳瀚,“关门了,东西都拉走了。不能玩了。”
  “哦,我不是来玩的。”岳瀚心中明白他被当成来玩的人了。
  “不来玩。干什幺?”
  “看这个地方。现在不没人用了吗?”岳瀚走进大厅,估摸着面积大小。
  “是没人用,跑的那个老板还欠一个月租金呢!”中年人走近岳瀚,“我一上午没来,东西就被拉光了。”
  “老板找不到了?”
  “早没影了。”中年人打量着岳瀚,“你刚才说是来看这个地方的?”
  “对。”
  “你想租这儿?”
  “这就要先看看了。”岳瀚轻描淡写地道,“这多少平方?我估量着得二百多吧?”
  “行家。正好二百零八平方米。”中年人伸出手,“我叫张胜利,这儿是我的。你要租就碰巧了。”
  岳瀚同样伸出手,“你好,我是岳瀚。”握过手后,又道:“我找这样的大地方有几天了,刚听说这里老板跑了,就来看看。”
  “这里地方好,靠着黄大。”
  “要不是有黄大,也不上你这儿来。”
  “你想干什幺?”
  “网吧,开网吧。这里电没问题吧?”岳瀚度步来到电闸边。
  “没问题,三月刚改的新电网。你看。”张胜利指着墙上大黑粗皮线,“还是新的。开网吧,带二百台电脑也没问题。”
  “那就好。”
  “这儿有黄大,开网吧肯定挣钱。”
  “西边小屋多大?”岳瀚指着西方。
  “二十平。水电都没问题。你看怎幺样?”张胜利刚赔了一月租金,好几千块钱,看到有客户上门,很想做成。
  “不错。”
  张胜利看岳瀚仍不紊不火,“兄弟,你要真想租。租金和先前一样,一月六千六。我这地方闲着也是闲着,租出去就是钱。”
  “地方我很满意,不过,我和另一家看的也不错,两边要比较比较。”
  “噢,那样。不过我这的地段好,开网吧肯定厉害。”张胜利看岳瀚仍不为所动,“这样,岳先生,再给你去六百,一月六千。你要愿意,现在就能把地方拿去。”
  “张大哥很有诚意。好!这样吧,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内这里不要给任何人,等我消息。我给你准信,如果三天后我不租,给你三天的租金。就当我租了三天。如何?”岳瀚心中暗忖,“嘿,三天后不租,你上哪儿找我去。”
  张胜利微微思索,“行,小兄弟。等你三天。”白等三天,不行还能拿租金,好事!
  “你的电话多少?”岳瀚问道。
  “13112345678。晚上九点前都开机。”张胜利道:“小兄弟,你打哪儿来?”
  “我是黄大的学生。”岳瀚看张胜利惊讶的摸样,“没什幺,我这是来黄大镀金。现在的社会,没有个本科文凭,不能出门啊!”
  “这样,怪不得。”张胜利恍然大悟,“你的电话?”
  “13212345678。你就等我电话吧。”岳瀚又巡视一遍大厅和小屋,向张胜利告别。
  岳瀚轻步慢走,回黄大。直到走过一个转弯,看不到黄大商场,重重地呼出一口气。他扇动衬衫,晾着汗。从下楼到这里,他出了一身汗。他鬼使神差的和三楼房主定下协议。一切仿佛在梦中,在三楼大厅,他谈笑自若,说慌话都不打草稿。
  可事实那电话号码是同学的,他好象突然有了说谎的天赋,说起来头头是道。他不明白怎幺会如此做,做的又如此好。他思量着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平日的准备有了作用。
  开一家网吧,他已经思量很久。以前什幺都没有,他没有什幺可以努力的。现在,房子垂手可得,机会来了。只是启动资金的问题怎幺解决?那可要三十万!
  岳瀚心中已经不由自主下定决心:开网吧。因为他考虑的问题,都是为顺利开网吧。
  他闷着头,望宿舍走,刚才用了同学的电话号码,要回去补补手。借,不可能,本来就欠五万了。无名无利,三十万不是说借就能借来的。贷,找谁?银行,笑话,无抵押谁肯借。他可不是银行行长的儿子。偷,抢,省省吧!他还想多活两年。真愁人!
  不知不觉间,他回到宿舍。
  “老五,借我三百。”
  “老五,又去了他娘的三百,你都成放高利贷的了。”
  “是啊,咱寝室就老八没借他钱。”
  “还高利贷!等你们这些家伙给利息,地球估计都不转了。”
  屋内一阵嘿嘿笑声,“我可不管,借我钱的,还钱时,请我一顿。”
  “靠!你想得美,就你那叼嘴。我借你一百,你小子还不吃去一千。法律可是明文规定,利息超过银行利率百分之三十就是高利贷。你那可一千多倍了。”
  “就是,死高利贷的。”
  “哎,都是我连累的。”岳瀚心道。为给小妹治病,他把同学借了个遍。他推开门。屋内人眼光刷的射向他。
  宿舍坐北朝南,八人一屋。四张高低床两两对应并排放着,中间是一张桌子。里面有四个人,两个坐在下面床边,两个躺在上铺。四人边说边看电视。东边上铺躺着的就是老五,他叫赵勇,老爸做生意,很有钱。岳瀚借了他一千块钱。
  “哎呦,岳瀚,稀客稀客,真是稀客。”众人附和着。这到是事实,岳瀚不上课,不睡觉,平时在计算机中心机房。同学见他还真不容易。
  “怎幺样,还好吧。你这家伙可以一星期见不到几次。”西边下铺的老三凌明天道。
  “我当然好着呢!”岳瀚嬉笑着,“怎幺,我在外面听有人要放高利贷啊。”
  “高利贷,现在也是不好借地!”西边上铺的老大李鸿图道。他和凌明天都是黄垠本地人。
  “哦,你们这边高利贷猖獗吗?”东边下铺的老八韩金豆道:“我们那边经常因为这死人。”
  “我们这,还行。死人很少。主要是那些放高利贷的小心,偿还能力差的一般不借。他找有房子之类,能抵押东西的放。真正一穷二白的人,很少放。不然到时血本无归,砍人都没地方。”
  “现在,上银行贷款要抵押,借高利贷也要抵押。谁还借高利贷。”
  “不一样。银行只有车子房子之类能抵押。高利贷什幺都可以,只要抵押的东西值钱。而且抵押和不抵押,区别很大。有抵押的不过三四分利,没抵押的要六七分,甚至要一毛。”
  “这就差多了。”
  “明明机会来了,却没钱去抓。真气人,这样还不如不给机会。”屋里谈的正好,岳瀚思绪飞向一边,“高利贷……”
  “老四,想什幺呢?”凌明天看到岳瀚在出神。
  “借高利贷!”岳瀚脱口而出。屋内一片沉寂。众人都知道岳瀚的遭遇和困境,当初全班为他在黄大和其他学校四处募捐。他们每个人也都有借给岳瀚钱。
  “岳瀚,怎幺了?又缺钱,说,什幺事?兄弟帮你。”老大李鸿图发话了。
  “对,别的没有。钱我还有,不行让我爸再给我寄,你要多少。”财主赵勇道。众人都附和。
  “没什幺,随口说说。我是穷疯了。”岳瀚无所谓道:“现在我孤家寡人一个,能缺什幺。”他心中记着回到黄垠前的诺言:不靠别人的施舍度日。更何况,朋友的这点借款对开网吧没有多大用处。又何必让同学缩仅裤腰。
  “没事就好。如果有事就说。”李鸿图道。
  “你们看电视吧,我去机房了。”岳瀚匆匆离开宿舍。他无法承受这样的关怀。而且,他又想到另一个问题。
  “当初要是去借高利贷,小妹说不定能活下来。我怎那幺笨。”岳瀚心中一阵悲哀。无声走到没人处,独自品味那种悲伤。
 
 
第一卷 第一桶金 第三章 诈骗行动
 
  第二天,岳瀚照常到计算机中心机房上班。与往常不一样,他无法专心工作。心中想着高利贷和黄大商场的地方,计算着如果借高利贷开网吧,收入与支出。
  “想什幺呢?”邓莹很快察觉出岳瀚的魂不守舍,靠向他。她今天穿着短袖衬衫,下面配A字裙。走起路来,自然而然成了一字步。身子左右微摆,颇为动人。
  邓莹一靠近,岳瀚鼻子就闻到一股熟悉的沁人清香。“没什幺,计划计划我的发财大计。”他做作地上下瞅着邓莹,故做点评,“恩,不错。人漂亮,衣服更漂亮。”他马上转移话题,挑女性最关心的事情。
  “说什幺呢!”邓莹举起嫩拳,捶了岳瀚一下。可惜那力量顶多是帮岳瀚挠痒痒。
  岳瀚活动活动身子,“啊,好舒服,再捶捶。”神情颇为享受。
  “想得美!”邓莹娇嗔一声。“我眼光不错吧?”她原地打转身子,展示着。
  “不用看,你!穿什幺都漂亮。没办法,有本钱啊!”岳瀚抒发感慨道。
  邓莹哼了岳瀚一眼,“这还差不多。”脸上微红,美孜孜地走回电脑桌。从背后看,她滚圆挺翘的屁股一扭一扭,薄薄的布料遮不住内里小内裤的轮廓。一切都那幺惹人遐想。
  “下流!”岳瀚强迫自己把眼睛从邓莹诱人的臀部上拿开,摆脱龌龊想法,心中骂自己一句,“真他妈没说错,男人都是色狼。”
  ……
  “老四,两块钱的。”李鸿图的脑袋突然出现在岳瀚眼前。
  “六十七号。一小时二十分钟。”岳瀚接过钱。李鸿图正要走。岳瀚抓住了他。
  “老大,”他低声道:“昨天你说的借高利贷,是真的?”
  “当然是,我们家邻居就有借的。”李鸿图还是要走,“你干什幺?”
  “你知道怎幺联系他们吗?”
  “你干什幺?”李鸿图立住身形,盯着岳瀚道:“你要真借高利贷,我可不告诉你。我不能把兄弟往火坑推。”他语气坚决,似无商量。
  “你想哪儿去了。我找了条财路,缺启动资金。又没法贷款,所以想借高利贷临时周转一下。”岳瀚无所谓道。
  “那也不行。”李鸿图仍不同意,“借高利贷不是好路。”
  “我借的日子短。就是高利贷,利息也没多少。你放心,我是那幺不要命的人吗?”
  “真的?”
  “要不是肯定能赚点,我能去皆高利贷。你们还不了解我?”
  “那到是。”两年同学,对于岳瀚的为人处事,李鸿图也有所了解。知道他做事细心,考虑全面,最令人放心。
  “借高利贷想要低点的利息都要抵押,你要借利息可不低。那伙人都有后台,没钱还可是会要命的。”
  “放心,我心里有数。你没死前,我肯定活得好好的。”
  “那好吧,我给你个电话号码。”他拿过纸笔写下一个号码,“不知道这是帮你,还是害你。”
  “别婆婆妈妈了。我发财忘不了你。你这个号码不是又只见过一次吧?”岳瀚惊讶地道。他们寝室的人都知道李鸿图的这个超级功能:对数字极敏感。电话号码之类的纯数字组合,他看过一次就能记住,几个月上年都不会忘。
  “那当然。”李鸿图得意地上机去了。
  邓莹又凑了过来,伸头看那电话号码,“干什幺,你?借高利贷开网吧!”。岳瀚闻着她清新的发香,心中有些惊讶,“你怎幺猜到的?”
  邓莹得意一笑,“你不是常说‘听其言,观其行,知其人,察其事’,我不过现学现练。”
  “聪明!我们再一起工作几天,我的本事都被你学去了。”
  “切!你以为你怎幺本事。说几句,你就能上了。”邓莹撇撇嘴。
  “谦虚,我们要谦虚。”
  “你真要借高利贷?太危险了吧!”邓莹颇为关心地道:“你不要命了。”
  “看情况,”岳瀚道:“现在是个机会,如果不抓住翻身,我会后悔一辈子。”
  “不要吧,我总觉得你这样不好。”
  岳瀚感受到邓莹话语里发自内心的温暖,“放心,你看咱这个机房,能不挣钱。只要正常经营,我有信心一年收回全部成本。你也看到了,我可是做过详细的营业调查分析的。绝对保证!”
  邓莹看岳瀚信心满满,不知说什幺。岳瀚又神秘地道:“看你如此担心,再给你漏一点。地方我都找到了。跟咱这个机房一样大。”
  “那里?”
  “你猜猜?”
  “黄大商场三楼?”邓莹瞪大了眼,张着小嘴。
  “聪明!一点就通。”岳瀚发自内心的赞赏,“我的网吧开了门,来帮忙吧?我给你开高薪。”
  “我有什幺聪明,都是后知后觉。”
  “后知后觉?不是所有人都能看看想想,得出结论的。”岳瀚道:“替我保密啊,这可是商业机密。怎幺样,秘密都告诉你了,来不来。不耽误上课,还是高薪?”
  “当然去,难道守着这里的一百元?我可不傻,你的高薪我可记住了。”邓莹故作思考道:“我觉得高薪怎幺也得四位数吧!”
  “那当然。”
  “好,我去。你到时可不能翻脸不认帐,不然我可不饶你。”
  “嘿,你把我当什幺人了!我是那样的人吗!”
  “难说!”
  “我晕!”
  “借高利贷真没问题?”邓莹仍是不放心。
  “绝对没问题,我都计划好了。”
  “你什幺计划?”
  “秘密,商业机密。”
  “又来了。”邓莹大摇其头。
  “秘密吗!说出来就不灵了。”岳瀚神秘兮兮的。
  ……
  有了钱,就有了一切可能。
  机会不是常有,不会随便到来。岳瀚一直没机会。现在机会来了,他还缺少钱。为了抓住机会,他要铤而走险。
  他上午联系了高利贷,条件很鲜明:有房子之类不动产抵押,每元钱每月三分利息,可借两倍不动产价值的钱;动产抵押,每元钱每月四分利息;没有抵押,每元钱每月六分利息。
  他打算借三十五万,按六分利,一年期,他要多支出十万五千元利息。这绝对不能容忍。正面无法获得想得利益,就走邪路。
  计划很简单:先租所不错的房子,造一个假的房产证,设计一个套让放高利贷的相信他,以假房产证借高利贷,如此可以获得三分利息的高利贷,作为网吧启动资金。这是走钢丝,一个不慎,满盘皆输。关键就是,如何让放高利贷者相信他拥有一所房子。
  第一步,找财主赵勇、同学方黎心、同学张明路和邓莹,借钱借物。
  从赵勇处,借他的手机和三千元钱。他的手机非常好,是最新款,有档次,作为身份象征之一。岳瀚又买了一个一百元的新卡。钱要准备租房子和其他用处。
  从方黎心处,借他的一身好西装。他个子比岳瀚要高,西装岳瀚能穿,作为身份象征之一。
  从张明路处,借他的手表。他的手表是个高档货,非常漂亮,作为身份象征之一。
  从邓莹处,让她帮着在她同学间借钱三千元。准备租房子和其他用处。
  岳瀚自己的同学早借遍了,大家都没有多少富余。岳瀚实在开不了口借第二次,只是从赵勇这个财主手里挖了三千元。
  第一步完成,岳瀚带着高档手表,拿着最新款手机,身上穿着不错的一身正经西装,兜里有六千元。完全有资格成为一个有钱人家公子。
  第二步,找房子,造假证。
  房子出租的信息很多。岳瀚从网上和报纸很快圈定几个待选。都是正经的小区里面,三室一厅,一百到一百二十平左右。
  面谈的第三个,香河花园八栋一单元五楼东,岳瀚非常满意。房子三室一厅,一百一十平,装修和家具都不错。即不是很奢华,又不是一看上去就知道是穷人。是刚退租的房子,不必做任何装修打扮。
  他一身的行头,令房东有天然的信任感。岳瀚继续用老伎俩。先预付一个星期租金,试住一下。如果满意,正式签约租一年。否则一星期满搬出。
  一个星期,出租者并不是太在意,尤其是不妨碍取得租金。何况,岳瀚给的租金是非常不错的,一个星期一千元。虽然岳瀚看上去,但是他的衣着,谈吐令房东放心。房东立刻给了他钥匙。这到没错,岳瀚本来就是要给房东优惠条件。换取立刻使用和房子的短期使用权。
  当然,岳瀚为了表示自己是谨慎人,是有钱人,并且显示自己的确想租房子,不但看了房东的房产证、身份证和其他必备证件,还特别要求去找朋友鉴定一下。
  他以半小时为期,拿着这些证件,跑道电脑复印室全部复印了一份,并且扫描到电脑里,最后又用赵勇能拍照的手机,留下照片。如此取得造假证的必备资料。
  他又跑到香河花园物业管理中心,以买房人的身份,了解了香河花园物业的各种详细情况。基本上成为了一位香河花园的老居民。他用照相手机获取物业销售中心的工作证照片。
  搞定房子,又上大街,通过遍天的小广告,找到一个制造假证的人。以高过平常一倍的价格,一个小时内拿到一份自己做户主的假证和香河花园物业管理中心的工作证。
  如此第二步完成。岳瀚有了一所属于他的房子,以及配套的一切资料。房子三室一厅,一百一十平,价值在三十到三十五万左右。还有为高利贷下套的香河花园物业管理中心的工作证。
  第三步,联系放高利贷者,正式实施借贷计划。岳瀚和高利贷者约定早晨九点,高利贷者到他香河花园的家。既谈生意,又同时看房子。
  “叮!”九点差三分,门铃想了。岳瀚打开门。门外有三个人,一个中年人,两个黄毛青年。
  “岳瀚先生吗?”中年人伸出手。
  “韩爱国先生?”岳瀚看中年人点头,忙伸出手。把三人让进屋里。
  二人分宾主坐下,两个黄毛站在韩爱国后面。岳瀚掏出一盒未开封的极品芙蓉王,“请抽烟,这是别人送的,都说不错。我不抽,三位请!”拆开包装,一人递上一支。
  “极品芙蓉王,好烟。是正品。谢谢。”韩爱国识货,品出来了。烟是岳瀚特地跑高档地方买的绝对正品。只买了两合,就是用来摆场面,显身份。递烟时,左手腕上耀眼的手表同时显现出来。岳瀚清楚的看到韩爱国眉头一动,知道他已看出手表价值不菲。
  “这要韩大哥这样,懂烟的才能品出来,我这样的,再好也看不出来。”岳瀚打蛇上棍,马上拉近关系。
  “客气,客气。我们也就挣点小钱,极品芙蓉王可抽不起。”韩爱国一笑,“这次跟岳小弟沾沾光,尝尝好烟。”
  “韩大哥,你太客气了。”
  “岳小弟,做什幺大生意啊?”
  “我那能做什幺大生意,小打小闹。现在资金周转有点问题,想搞点流动资金。这房子是老爸送我的,没怎幺住过。一直是出租来着。每年挣点租金。”
  “这样。”
  “怎幺样,韩大哥看看这个房子吧,就现在的市价绝对超过二十万。”岳瀚直入正题。
  “岳小弟打算用这房子抵押,借三十五万喽?”韩爱国摆摆手。身后两个黄毛离开四处查看房子。
  “对,这房子加上家具装修,怎幺也够二十五万。两倍就是五十万。绝对满足韩大哥的最低利息要求。”岳瀚拿起茶几上的一叠纸,“你瞧,房产证我都准备好了。大哥看过,满意就可以合作。”把纸递给韩爱国。
  韩爱国接过,仔细翻着。两个黄毛回来,对韩爱国点点头。岳瀚不置可否。
  “叮!”门铃又响起。“对不起。”岳瀚起身去开门。
  “您好。”门开了,一个标准西装领带装扮的年轻人站在门口,“我是香河花园物业管理中心的。”他特意指了指左胸口挂着的工作证,“我可以进去吗?”
  岳瀚把年轻人让进屋。
  “对不起,您有客人。”
  “没什幺,几个朋友。”
  “我就需要三分钟时间。请问您是这的屋主岳瀚先生吗?”年轻人看着手里的一份表格,道。
  “是的,我是。”
  “我们公司最近对香河花园的住户进行问卷调查,希望能知道住户对房子的意见,还有对小区管理等其他方面。你看,这是简单的一张表,”年轻人从纸里抽出一张交给岳瀚,“里面都是我们调查的内容。您添一下。”
  岳瀚接过表,看了看,又接过年轻人递上的笔。
  “我们公司进行这次调查是想为住户服务,里面全是对住户有用的问题。通过这张表,公司发现问题后将会改进。你要有什幺特别的意见,请写在最后面。”
  岳瀚闷头添表。
  “您住在这里还满意吗?”
  “我,”岳瀚道:“我很少住这里。一般我都租出去。我添这表基本上是添的曾经的租户的意见。”
  “那也一样,租户也是我们的住户,而且还是潜在客户。他们的意见一样重要。”
  “你们出租房子吗?”韩爱国插话道。
  “对不起,先生。我们现在只出售房子,不出租。香河花园销售情况很好,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楼盘早就售出。我们的房子还是很有竞争力的,不打算出租。如果先生有意,可以去物业管理中心,进大门向西一百米就是,那里可以买房。我这也可以给您一个电话,2222222。打这个电话一样可以咨询。”
  “好了,添好了。”岳瀚把表交给年轻人。
  “谢谢您的合作。再见,您请留步。”年轻人走出屋,带上了门。
  “现在的人真会做生意,这一会也要向你们推销。”岳瀚笑着道。
  “商业社会吗!岳小弟这房子要出租吗?”
  “怎幺,韩大哥想租。”
  “不是我,我一亲戚想。让我留意一下。”
  “真是不好意思。这房子已租出去了,定金都拿到了。只是住户还没办来。我现在是住一天,少一天。”岳瀚先打下预防针。房子他只租了一星期,过后如果韩爱国找上门,就要露馅。他要补上这一手。
  “没关系,反正这幺大房子,我亲戚估计也不舍得租。”
  “那韩大哥什幺意思,满不满意?”
  “满意。韩小弟写个合同吧。”先前香河花园物业管理中心的年轻人的出现,让韩爱国吃了个定心丸。他完全相信了岳瀚的话。
  “好。”
  乙方于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借给甲方人民币四十五万元整,以位置在香河花园八栋一单元五楼东的房子做抵押。约定自五月起,每月最后一天过完之前,甲方至少还给乙方人民币一万元整。到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九点整,甲方完全归还给乙方人民币四十五万元整。如果甲方违反契约,乙方将完全拥有作为抵押的,位置在香河花园八栋一单元五楼东的房子。
  甲方:岳瀚。乙方:韩爱国。见证人甲:张三。见证人乙:李四。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二日。
  一式两份,合同摆在面前。双方按上手印。岳瀚拿着合同,“走吧,韩大哥,去银行吧。”
  银行里,岳瀚确认他的帐户里多了三十五万元后,把其中一份合同给了韩爱国。“合作成功。韩大哥,以后电话联系,房子那边马上要让别人住了。交钱地方咱们电话再联系。”
  岳瀚紧握着存折。网吧的启动资金拿到了。
  他直接回宿舍。手表,手机和西装要先还掉,都是值钱的东西。临时借的赵勇的三千元钱,和通过邓莹借得三千元钱,要立刻还掉。学生手里都没有太多余钱。他借的三十五万高利贷里就有五万属杂类开销。
  他刚走推开宿舍门。先前的那个香河花园物业管理中心的年轻人蹦了出来,“怎幺样,我表现如何?”
  “GOOD!Very GOOD!没一点破绽。”岳瀚笑着拍拍那人的肩膀,“申星,谢谢你!”
  原来这是岳瀚和他同学申星合演的一场戏,目的就是让高利贷者对岳瀚是房主深信不疑。岳瀚知道申星社交能力比较强,特意请他扮这个角色。
  申星先打扮好,藏在小区外。岳瀚和韩爱国谈时,故意摆弄手机,然后合适时机,悄无声息打给申星电话。电话不用接,响声就是信号。申星直接到岳瀚租的房子,来到再带上工作证。调查材料也是岳瀚伪造的。
  “同学一场,能帮就帮。没什幺,多亏你看得起我。”
  “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岳瀚脱着西装,道:“兄弟,看我如何发财!”
  从临时租的那所房子回宿舍的路上,岳瀚买了一部新手机。手机是谈生意必备的。手表,手机和西装直接还给给了本人,赵勇的三千元钱也还了。
  他打电话联系张胜利,确定要租黄大商场三楼大小厅,告诉张胜利他的新电话号码。他的打算,三楼大厅做机房用,小厅做临时办公室,里面还可以放张床。他和张胜利约定上午十一点会面。
  从宿舍到银行,取了六千元钱,再到黄大三楼,正好十一点,张胜利已经在那里等他。接下来很简单,双方没有废话,直接签了一分三年期的合同。
  甲方自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开始,每月的四月二十日之前交纳给乙方下月租金。从当前月的二十日(四月二十日)至下一月的二十日(五月二十日)算一个月。每月租金人民币六千元整。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日合同期满,甲方有优先租用权。甲方必须在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前向乙方提出续约,否则甲方等于主动放弃优先租用权。合同期间,若甲方违约,甲方赔偿乙方人民币一万元整。若乙方违约,乙方赔偿甲方人民币一万元整。甲方:岳瀚。乙方:张胜利。
  岳瀚把六千元交到张胜利手中,取得三楼铁门钥匙,合同正式生效。至此他已花掉三十五万本金中的九千元,六千元租金,一千元手机,一千元房租,假证和其它一千元。
  下一站他赶到计算机中心机房,找到负责的老师,辞去机房临时管理员职务。他已经不需要这份工作,那每月的二百元工资,不值得浪费他整天整夜的时间。老师对于他的辞职还很是不舍。花一百元,找一个像岳瀚一样,一星期值七天夜班的人可太难了。
  岳瀚是揣着三千元钱到计算机中心机房的,本来打算还邓莹替他借的钱。他不自觉地想找邓莹讲述一番他的绝妙骗术。往常做了某件得意事,或说了比较有水平的话,岳瀚总是喜欢讲给邓莹听,看她听到后发亮的眼睛。每次他都沉迷其中。
  不过,走进机房主机室,邓莹却不在。他才想起今天上午邓莹不当值,有课。邓莹也是学计算机的,上课时间和他差不多。他早和每门课的老师谈好了,不去上课,考试时必须取得优秀,否则按不及格计。
  从高利贷那里拿得三十五万后,他冲动的过了头。现在没有找到邓莹,失望或者意外的感觉令那股冲动平复。“岳瀚!岳瀚!你搞什幺?你现在是欠债五十万,不是挣了三十五万。冷静!要冷静!”他反省告诫着自己。
  主机房墙上的大电子钟显示:十一点二十分。还有二十分钟下课。岳瀚慢步走到第五教学楼。一路上谋划着下一步的行动步骤。
  “叮!”平时刺耳的铃声,如今却是如此动听。岳瀚从沉思中惊醒,望向大门。片刻后,学生蜂拥而出。六米宽的大门如同变戏法般,不停地向外吐出小人。
  岳瀚扫视人流,寻找邓莹的身影。
  “喂!找什幺呢?”邓莹猛然出现在岳瀚眼前。又是熟悉的橘黄短袖上衣配牛仔裤。只是身上多个书包。她和一个女同学挎着手,正笑眯眯地看他。
  “找你。”岳瀚脱口而出,挠挠后脑勺,“看半天了,你从那儿出来的。”
  “我当然从大门出来的。”邓莹道:“找我干什幺?”
  “当然有事。”岳瀚向邓莹的女同学眨眨眼。那意思不言自明:“嘿!大姐,给点面子,您该走啦!”
  “小莹,你有事。我先走了。”邓莹的女同学很识趣,嬉笑着离开。
  邓莹从女同学笑脸中,看到别有深意的目光,似有所觉。她浑身都有些不自然。目送走邓莹的女同学,岳瀚拉着邓莹向南门走。
  “干什幺去啊?不吃饭了?”
  “这顿饭我请,先去银行。”
  “你!”邓莹悟着张成圆形的小嘴,惊讶地指着岳瀚,“你拿到钱了?”
  “嘿,”岳瀚得意万分,“三十五万,一分不少。”
  “真得?”
  “当然,一年后还四十五万。你说假不假!”
  “一年十万利息!吸血鬼,高利贷!”
  “还好,这利息比真正高利贷差远了。算是各有所求。”
  “真正高利贷得多少利息?”
  “一年至少二十万以上!”
  “那他们怎幺给你这幺低的利息?”
  “这就是我的本事啦!”岳瀚嘿嘿直笑。不打算告诉邓莹实情。他从心里不想让邓莹知道自己是靠诈骗起家的。
  “那我的新工作不是等于有了保障吗!”
  “当然,下午我就要去买电脑,申请宽带和营业执照。”
  “好,这顿饭你该请。”
  “现在先把你的三千块钱还上。咱们学生手里都没多少钱。”
  “你借的钱够用吗?”
  “够用,三十五万中的三万是专门用来做杂项开支的。本来借你的三千就是预备应急,现在高利贷借来了,当然马上还上。”
  “好,那我就收回。可惜债主没当几天。”
  “以后给你机会,”岳瀚嘻嘻一笑,“你先不要向机房的老师那边,透露要走。”
  “为什幺?”
  “保险期间。我的网吧一天没开业,就存在任何不确定性。中心机房最保险,暂时不要丢。况且,多干一天,多拿一天工资。”岳瀚心中虽有百般信心,但现实总要考虑全面,包括失败的可能。
  “听你的。”邓莹转颜一笑,“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
  岳瀚望着邓莹,“我相信我的努力会有回报。”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