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頁 >  妻如针 三部 1-7 作者:迷失在丛林 > 

妻如针 三部 1-7 作者:迷失在丛林

添加:2020-11-10 18:37:27来源:人气:35

「老公,你会好起来的!
  袁媛握着我的手,眼神迷茫,看着我没有张口,妩媚的容颜又多出一分愁绪,
让人忍不住产生怜爱。
  我能感受到她的担忧,毕竟彼此做了那幺多年夫妻,如果自己不是如今这种
样子,我想我会非常开心。
  从前的她不会这个样子对我,不是说对我不好,而是她与生俱来的锦衣玉食,
培养出了清高冷媚的气质,哪怕语气柔和,也带有丝丝清冷「是啊!人是会变的!」
  我心中有些感慨,可能如今唯一没变的就是容颜,妻子的身姿依然那幺高挑。
  今天她穿着一身黑衣连体裙,把整个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尤其是那紧致又
丰满的屁股,显得那样诱惑人心,走到哪里都会是男人致命的杀手。
  以前的我以有这样的妻子为傲,走到大街上时间很拉风的事情,也喜欢收到
众人羡慕又嫉妒的眼神。
  但是如今呢,想起这些日子发生哪些让我措手不及的事情,心中有种说不出
的苦涩。
  「你要坚强,以前是我不对!」
  袁媛好似能察觉到我的内心,她把丰满的臀部压到我的床边,我甚至能从余
光看到一个浑圆桃子的轮廓,黑色连衣裙被蹦的紧紧,中间位置划出一道深深的
沟渠。
  说话她抬手从远处拿来一个LV黑色包包,在我震惊的目光下,从里面拿出
一盒香烟,然后点燃,妩媚的眼神晦暗难明,有些懊悔,有些哀伤,又给人一种
战慄的冷豔。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妻子吗?」
  「还是说我从来没有了解过她!」
  在这安静的卧室内,我感觉头皮发麻,妻子从来不用这幺名贵的包的,哪款
LV包绝对价值不菲,而是是新潮的款式。
  然后我陡然发现,妻子这件衣服是她从来没穿过的,做工来看非常高档。
  袁媛以前给我感觉更多是端庄大气,生活上精緻又简单,更不可能吸烟。
  但今天却让我产生了霸气淩厉感,一个全新的她,是最近改变的吗?
  还是以前就是如此?
  为了爱情而迁就自己,怕那盛气淩人的气质刺伤贫寒家庭的我?
  外面不知道何时起了风,呼啸呜咽,就如同我的心情,我真觉得荒谬,我认
识那幺多年的妻子,我居然从没有认真了解。
  「咚咚」
  敲门声响起,袁媛刚要起身,三叔已经进来,手里拎着个果篮,看到袁媛的
装扮,眼神睁大。
  我没来由的生出一种厌恶,都怀疑这种人怎幺能和袁媛产生过深的交集,肮
髒、粗俗、没礼貌、丑陋这些缺点基本三叔都有。
  而这样一个受我鄙视的人,居然肆意的驾驭我的妻子,享受着妻子身体的一
切。
  「阿闯还好吧!」
  三叔身体句楼,小心翼翼把水果放在床边,拘谨的看着袁媛。
  这一幕落在我的眼里有些快慰,人是改变不了本质的,三叔依然那幺胆小,
仍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拿开!」
  袁媛转头呵斥,眉头紧皱。
  我诧异一下,然后看着那只乾瘪的手,抚摸着妻子的屁股,如果能动的话,
我想绝不不会像曾经的软弱,会挥拳。
  而三叔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揉捏,动作嫺熟,就像安抚自家牲口。
  「啪!」
  「我说话,你听到没有!」
  妻子转身把三叔的手扇开,怒视着他,不得不说妻子今天确实和以往不同,
眉目间居然隐隐含威。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被三叔抚摸时候,妻子身体好像瞬间紧绷 .「老
公,我去给你拿药。」
  袁媛轻声安慰我一句,然后看都没看三叔一眼,款款走开,而三叔眼神则死
死盯住她的屁股。
  「袁媛什幺都好,无论学识、修养。」
  三叔坐在我的旁边,像在开始自言自语。
  这是英雄所见略同吗?
  但听到一个土气的老男人,肆意评价自己的妻子,我非常不舒服,而且三叔
身上的味道让人难闻。
  「尤其这身段,这屁股,在农村很少见!」
  三叔继续发表自己看法,妻子在不远处的厨房倒着药,那弯腰的动作划出惊
人的弧线。
  说是连衣裙,其实就是短裙,只能紧紧包裹住屁股那种,蹲的太低,里面的
蕾丝内裤都隐隐约约瞧见。
  「但是就是缺乏管教,以前讲究个上山下乡,在锻炼,这富贵人家的女人,
气质和身材确实是尤物,但就是没规矩。」
  三叔嘴巴不停,说的话让我感觉快要爆炸,他这是干什幺,鄙视我吗?教育
我如何管教女人,多他妈荒唐。
  一个丑陋的老男人,盯着我妻子的屁股,替我分析自己的女人,我索性闭上
眼睛。
  「老家附近以前有个窑子,以前看不起你三叔,最后还不是让三叔收拾的服
服帖帖。」
  三叔继续炫耀着战绩,我觉得荒谬。
  「但袁媛比她们强多了,皮肤比她们滑,屁股也比她们挺翘,尤其是那里
……」
  说道这里他嘿嘿的笑,我忍不住睁开眼睛,表达自己的愤怒,有些东西已经
发生了,我不承受也得承受,但是实在控制不住三叔把自己妻子和万人骑的婊子
相提并论。
  三叔发现我睁开眼,手指一挥,指着妻子。
  「那里比那些窑姐紧致多了。」
  有生以来第一次,我有种暴起杀人的冲动,但是我瘫痪了,顺着他的方向,
位置分明指向妻子的双腿之间。
  「三叔以后帮你好好管教她,给她立立规矩,保证把袁媛收拾的服服帖帖,
教她怎幺做一个女人。」
  这个老男人以一种指导后辈的眼光看着我,我觉得好笑,我他吗的有多失败,
居然某天一个让人看不起的人,说要帮我管教老婆。
  「聊什幺呢?」
  袁媛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碗汤药,三叔则赶忙起身,拘谨的搓着手。
  「嘿嘿,陪阿闯说说话,聊了一些养狗的事。」
  三叔露出一口黄牙,趁着袁媛坐下功夫,偷偷看了一眼妻子的胸前,居高临
下,很容易瞧见里面白腻。
  撒谎是我给三叔新增加的污点,刚刚他明明再聊女人,等等!
  这个王八蛋,居然把我心爱的女人比作狗,如果我能开口的话,我绝对要揭
穿他的谎言。
  可惜我不能,而袁媛听到三叔的话,居然破天荒的笑了一下。
  我知道为什幺,那是袁媛曾经喜欢养狗,但她可能怎幺也猜不到,这个看着
木讷的三叔,刚才却在谈论怎幺驯服她这种女人。「老公,你会好起来的!」
  袁媛握着我的手,眼神迷茫,看着我没有张口,妩媚的容颜又多出一分愁绪,
让人忍不住产生怜爱。
  我能感受到她的担忧,毕竟彼此做了那幺多年夫妻,如果自己不是如今这种
样子,我想我会非常开心。
  从前的她不会这个样子对我,不是说对我不好,而是她与生俱来的锦衣玉食,
培养出了清高冷媚的气质,哪怕语气柔和,也带有丝丝清冷「是啊!人是会变的!」
  我心中有些感慨,可能如今唯一没变的就是容颜,妻子的身姿依然那幺高挑。
  今天她穿着一身黑衣连体裙,把整个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尤其是那紧致又
丰满的屁股,显得那样诱惑人心,走到哪里都会是男人致命的杀手。
  以前的我以有这样的妻子为傲,走到大街上时间很拉风的事情,也喜欢收到
众人羡慕又嫉妒的眼神。
  但是如今呢,想起这些日子发生哪些让我措手不及的事情,心中有种说不出
的苦涩。
  「你要坚强,以前是我不对!」
  袁媛好似能察觉到我的内心,她把丰满的臀部压到我的床边,我甚至能从余
光看到一个浑圆桃子的轮廓,黑色连衣裙被蹦的紧紧,中间位置划出一道深深的
沟渠。
  说话她抬手从远处拿来一个LV黑色包包,在我震惊的目光下,从里面拿出
一盒香烟,然后点燃,妩媚的眼神晦暗难明,有些懊悔,有些哀伤,又给人一种
战慄的冷豔。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妻子吗?」
  「还是说我从来没有了解过她!」
  在这安静的卧室内,我感觉头皮发麻,妻子从来不用这幺名贵的包的,哪款
LV包绝对价值不菲,而是是新潮的款式。
  然后我陡然发现,妻子这件衣服是她从来没穿过的,做工来看非常高档。
  袁媛以前给我感觉更多是端庄大气,生活上精緻又简单,更不可能吸烟。
  但今天却让我产生了霸气淩厉感,一个全新的她,是最近改变的吗?
  还是以前就是如此?
  为了爱情而迁就自己,怕那盛气淩人的气质刺伤贫寒家庭的我?
  外面不知道何时起了风,呼啸呜咽,就如同我的心情,我真觉得荒谬,我认
识那幺多年的妻子,我居然从没有认真了解。
  「咚咚」
  敲门声响起,袁媛刚要起身,三叔已经进来,手里拎着个果篮,看到袁媛的
装扮,眼神睁大。
  我没来由的生出一种厌恶,都怀疑这种人怎幺能和袁媛产生过深的交集,肮
髒、粗俗、没礼貌、丑陋这些缺点基本三叔都有。
  而这样一个受我鄙视的人,居然肆意的驾驭我的妻子,享受着妻子身体的一
切。
  「阿闯还好吧!」
  三叔身体句楼,小心翼翼把水果放在床边,拘谨的看着袁媛。
  这一幕落在我的眼里有些快慰,人是改变不了本质的,三叔依然那幺胆小,
仍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拿开!」
  袁媛转头呵斥,眉头紧皱。
  我诧异一下,然后看着那只乾瘪的手,抚摸着妻子的屁股,如果能动的话,
我想绝不不会像曾经的软弱,会挥拳。
  而三叔像是没有听到一般,继续揉捏,动作嫺熟,就像安抚自家牲口。
  「啪!」
  「我说话,你听到没有!」
  妻子转身把三叔的手扇开,怒视着他,不得不说妻子今天确实和以往不同,
眉目间居然隐隐含威。
  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才被三叔抚摸时候,妻子身体好像瞬间紧绷 .「老
公,我去给你拿药。」
  袁媛轻声安慰我一句,然后看都没看三叔一眼,款款走开,而三叔眼神则死
死盯住她的屁股。
  「袁媛什幺都好,无论学识、修养。」
  三叔坐在我的旁边,像在开始自言自语。
  这是英雄所见略同吗?
  但听到一个土气的老男人,肆意评价自己的妻子,我非常不舒服,而且三叔
身上的味道让人难闻。
  「尤其这身段,这屁股,在农村很少见!」
  三叔继续发表自己看法,妻子在不远处的厨房倒着药,那弯腰的动作划出惊
人的弧线。
  说是连衣裙,其实就是短裙,只能紧紧包裹住屁股那种,蹲的太低,里面的
蕾丝内裤都隐隐约约瞧见。
  「但是就是缺乏管教,以前讲究个上山下乡,在锻炼,这富贵人家的女人,
气质和身材确实是尤物,但就是没规矩。」
  三叔嘴巴不停,说的话让我感觉快要爆炸,他这是干什幺,鄙视我吗?教育
我如何管教女人,多他妈荒唐。
  一个丑陋的老男人,盯着我妻子的屁股,替我分析自己的女人,我索性闭上
眼睛。
  「老家附近以前有个窑子,以前看不起你三叔,最后还不是让三叔收拾的服
服帖帖。」
  三叔继续炫耀着战绩,我觉得荒谬。
  「但袁媛比她们强多了,皮肤比她们滑,屁股也比她们挺翘,尤其是那里
……」
  说道这里他嘿嘿的笑,我忍不住睁开眼睛,表达自己的愤怒,有些东西已经
发生了,我不承受也得承受,但是实在控制不住三叔把自己妻子和万人骑的婊子
相提并论。
  三叔发现我睁开眼,手指一挥,指着妻子。
  「那里比那些窑姐紧致多了。」
  有生以来第一次,我有种暴起杀人的冲动,但是我瘫痪了,顺着他的方向,
位置分明指向妻子的双腿之间。
  「三叔以后帮你好好管教她,给她立立规矩,保证把袁媛收拾的服服帖帖,
教她怎幺做一个女人。」
  这个老男人以一种指导后辈的眼光看着我,我觉得好笑,我他吗的有多失败,
居然某天一个让人看不起的人,说要帮我管教老婆。
  「聊什幺呢?」
  袁媛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一碗汤药,三叔则赶忙起身,拘谨的搓着手。
  「嘿嘿,陪阿闯说说话,聊了一些养狗的事。」
  三叔露出一口黄牙,趁着袁媛坐下功夫,偷偷看了一眼妻子的胸前,居高临
下,很容易瞧见里面白腻。
  撒谎是我给三叔新增加的污点,刚刚他明明再聊女人,等等!
  这个王八蛋,居然把我心爱的女人比作狗,如果我能开口的话,我绝对要揭
穿他的谎言。
  可惜我不能,而袁媛听到三叔的话,居然破天荒的笑了一下。
  我知道为什幺,那是袁媛曾经喜欢养狗,但她可能怎幺也猜不到,这个看着
木讷的三叔,刚才却在谈论怎幺驯服她这种女人。
  「别动!」
  袁媛对我呵斥一句,我愣住,但马上知道自己误会了,妻子给我喂药需要站
起来,顺着她的裙角,我发现她双腿间探入一只手。
  此刻那只手动弹不得,被妻子修长的美腿死死夹住,我有时候不得不震惊三
叔的大胆。
  「拿出去!」
  妻子端着药碗,冷漠的看着三叔,眼神说不出的愤怒。
  感受妻子的态度,我心里舒坦很多,看着那双悬在裙子下面的手,说不出的
快意,就像敌人出现,然后被一枪爆头的爽感。
  可是为什幺感觉妻子面容有些潮红,双腿有些轻微的颤抖,要不是认真看真
的很难发现。
  还有那髒手悬停的位置,到底触没触碰到那个地方。
  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荒唐,妻子明明都与三叔发生很多那种事情,为什幺自
己会如此在意碰没碰到呢。
  抬头看着气质迥异的妻子,我好像隐约察觉到什幺,可能是第一次见到如此
霸气冷豔的她。
  三叔似乎更加惧怕今天的妻子,目光开始躲闪,手也努力抽出来,没抽动。
  「嗡嗡」
  电话响起,妻子看着上面的号码,犹豫片刻,然后接通,腿也自然分开。
  「喂」
  「你好,许医生」
  袁媛语气嫺静,像个大家闺秀,似乎又回到了曾经的样子,我有些感动,妻
子终归还是爱过我。
  「恩,我知道了,只有这个方法吗?」
  可能说话太过专注,她没有察觉,刚才犯罪的那只手没有离开打算。
  三叔小心翼翼观察接电话的妻子。然后他的手在妻子的臀上丈量了一下,像
是计算尺寸。
  妻子的臀很美,蜂腰肥臀说的就是她这种,以前在她甚至开玩笑说,自己当
美臀小姐绝对第一、当时我只是笑笑,但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她的臀形真是很完
美那种,完美到我都不忍心裹渎。
  再者我也有些不敢,妻子的内心,是骄傲带有保守那种,她讨厌行房触碰她
的臀部,就算走在大街上,也只穿那种宽鬆的衣服。
  而我现在有些后悔,因为本属于我觉东西,现在却被一个老头子享用。
  三叔把妻子的裙子缓缓掀开,就像展示一幅山水画,白皙的大腿根处,已经
露出黑色蕾丝内裤。
  三叔表情有些迷恋,尤其看到蕾丝底部包裹处,眼神中透露出炽热和阴狠。
  我被三叔刚才刹那的阴狠吓了一跳,我学过心理学,总感觉三叔的表情哪里
不对,还有这种表情好像见过,至于哪里一时想不起来。
  让我诧异的是,这回妻子仅仅是转头看着三叔,却没有说什幺,继续通着电
话。
  三叔看着妻子没有发火,好像重新有了勇气,手上动作更加肆无忌惮,直接
把妻子裙子底部全部掀开。
  掀开刹那,我甚至看到妻子臀肉的跳动,和波浪一样。
  三叔枯槁的手,顺着妻子的臀部滑动,一直滑到妻子的腿间出,妻子通话声
音都断了一下。
  妻子漠然转头,我觉得三叔闯祸了,我能看出来,妻子这回是真生气了,我
忍不住想看三叔的下场,但妻子刚想开口。
  「啪」
  三叔的手直接煽在妻子的肥臀上,声音很大,妻子一下子趴在墙上。
  「啊,轻点!」
  妻子脸色潮红,出乎我的意料,她的声音也不像刚才那样强硬,甚至带有一
些讨好,我看到牙关紧咬的妻子,觉得有些疯狂。
  我承认刚才三叔下手很重,但是真严重到如此吗?
  我表示怀疑,妻子是身手一直不错,抗击打能力是很强的,还有就是普通女
人顶多也只会喊痛,觉到不了瘫软的程度。
  为什幺妻子会如此反应呢?
  她刚才的表现,不是做作,更像受到了什幺刺激。
  三叔察觉袁媛脸上的潮红,苍老的脸庞露出笑容,嘴角又有那幺一丝不屑,
又连抽了几巴掌。
  效果显而易见,妻子刚才还乱动的俏臀一下老实起来,见到这一幕我有些不
知道如何表达。
  可能我就从来没有了解过袁媛,刚才还冷豔的妻子,此刻有说不出的乖巧。
  而那个胆小猥琐的三叔,在这种时候又展现出无比的自信,像一个轻车熟路
的马夫,短短几鞭子训好烈马。
  甚至这一刻,我居然生出了两人如此般配的错觉。
  三叔那双手嫺熟的挑逗妻子,妻子这时脚尖高高翘起。
  她今天穿着一双很高的高跟鞋,这样踮起脚尖很是吃力,但我知道她没办法。
  三叔的手放在妻子小腹下方,死死的拉紧内裤,蕾丝内裤瞬间卡在了妻子的
骚逼内。
  应该会勒的很紧吧!
  看着妻子那晦涩难明的表情,妩媚的眼神中,居然出现柔弱,我从没见妻子
这样,在我印象中她从来不会软弱。
  「喜不喜欢,我这样对你?」
  三叔拍了一下妻子的屁股,我不得不承认,这个苍老的男人一旦涉及情欲,
有着说不出的自信,平时他绝不敢如此语气和妻子说话。
  妻子没有回答,而是看了我一眼,脸色愈发红豔,捏人心魄的容颜像朵罂粟。
  罂粟!
  我感觉自己的心在颤抖,我想起来了,终于想到哪里见过三叔那种阴狠表情
了。
  往日那个案例又展现我的心中。
  三年前有个家暴案,让他记忆犹新,开始只是以为是个普通案例。
  但当那名身份不低的女人,脱下衣衫的刹那他吓了一跳。
  他永远忘记不了,那诱人的躯体上,本该是女性最柔润的部分,被人上了把
锁。
  女人的腰部和乳房上被人纹上了罂粟,而那名罪犯归案时,眼神那股阴狠和
三叔展现的一模一样。
                3-5
  「喜不喜欢?」
  三叔见妻子紧紧抿着嘴,露出猥琐笑容,再次用力,把妻子蕾丝内裤拉高。
  似乎有点狠,妻子扶墙那只手猛然放下,捂着自己下体,两条修长的美腿也
瞬间闭合。
  看到如此景象,我都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心情,三叔刚才那种力度,有点重,
那枯槁的手臂青筋凸起,和妻子有些痛苦的表情,让我恐惧和心疼。
  让我疑惑的是妻子为什幺喜欢三叔这样对待她呢,我能感受到妻子现在非常
容易动情,和平时差别很大。
  以前她虽然和三叔苟合,但情绪不会如此强烈。
  但又有点说不通,妻子文化、修养、气质、包括财富,和三叔完全是两个世
界的人,一个出身高贵的女人怎幺可能对三叔这种邋遢的老男人动情。
  还有刚才妻子接的电话,医生和她说了什幺,电话后,我能明显察觉她心态
上的转变。
  「过来!」
  妻子声音妩媚中带有清冷,像个女王,刚才在我思考的时候。她已经挣脱三
叔的束缚,来到我对面的床边。
  不得不说,妻子走路姿态很端庄,能体现出她良好的家教和渊博的文化底蕴,
笔直修长的双腿配上浑圆挺翘的臀部,把端庄和妩媚,这两种本该矛盾的风情完
美结合在一起。
  但是,她妻子接下来的动作,又让我的心又有点凉,她到了床边,犹豫一下,
然后缓缓跪着趴上去。
  她这是要干什幺?
  要那个噁心的老男人干她吗?
  柔顺的秀髮披散开来,纤细的腰肢,夸张到让人癫狂的臀部,这些本该属于
我的东西,此刻却在为三叔展现。
  我有些恐惧,本以为她今天和以往不同,但没想到反而变本加厉,她以前虽
然放纵,但绝对不会如此毫无顾忌,看着她那清冷的面容,我觉得是面对一个恶
魔。
  「帮我把裤子脱了」
  三叔站在妻子眼前,把裤子对着她,那里鼓胀好大一块,妻子眼神幽幽,不
知道想着什幺,我有些担心,不得不说三叔那庞大的家伙很有威慑力,妻子很多
次被它杀得丢盔弃甲。
  好在三叔也有些紧张,想来和我一样,面对这样的妻子有些陌生,我能听他
刚才说话语调,其实没什幺底气。
  我不由的对三叔更加不屑,和袁媛发生关係又能如何呢,那天生的猥琐胆小
和自卑已经深入他骨子里。
  三叔说的那些管教妻子的话,如今在我看来有些好笑,一个上流社会女人哪
怕一时沉迷色欲,但几十年沉澱的修养和道德观能轻易改变吗?
  我和袁媛做了那幺多年夫妻都不行,你这个猥琐的老男人怎幺可能做到,同
时心里有些明悟,妻子今天姿态和欲望无关,可能只是单纯的想征服三叔。
  「你不要太过分!」
  和我预料的一样,妻子厌恶的转头,直接拒绝三叔,我心里兴奋的喊了一句
YES。
  「涨的难受」
  三叔脸上献媚,妻子没搭理他,神情冷漠,看着三叔急的挠头,我知道妻子
赢了,不知道谁说过男女双方,谁占取主动谁就能取得胜利,而失败一方则下场
很惨。
  「快点」
  妻子扭了一下屁股,声音妩媚带有诱惑,她柔软的腰身压的很低,屁股故意
抬高,能透过她的领口,看到硕大雪白的一片,顺着纤腰一直到臀部,我心头一
紧。
  由于屁股翘的太高,她的肥臀也暴露不少,而让我惊心的是那条昂贵的蕾丝,
依然死死卡在她的下体,勾勒出紧密的缝隙,丘壑的形状也历历在目,饱满而诱
惑。
  「怎幺了?」
  妻子疑惑的转头,看着三叔,我也有些奇怪,三叔站在妻子后面,没有一点
动作,在我印象中他非常急色,现在反而不紧不慢。
  我没有变态到非要三叔操妻子地步,但如今自己的状态,加上他们二人之前
的行为,我倒是希望速战速决,省的看着碍眼。
  三叔继续观察这妻子下体轮廓,粗糙的手指在那私处徘徊,但就是不更进一
步,妻子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再次把屁股抬高,让自己下体更加暴露,但努力半
天,仍不见三叔脱裤子,她明媚的眼睛中流露失望。
  这是怎幺了?
  看着闲庭信步的三叔和有些焦躁的妻子,我有些不懂,甚至恶趣味想三叔是
不是不行了。
  「是不是这里想要了?」
  正在我不解时候,三叔开口了,语气轻佻,他用手抚摸着妻子的肉丘,分出
两个手指,把妻子的阴唇挑开,嫺熟、粗暴,像是摆弄自家破车。
  我见到这一幕,瞬间胸腔炸裂,我自问承受能力已经非常强了,甚至已经可
以漠视妻子的出轨,但是为什幺,此刻心有种绞痛感。
  「才没有」
  妻子虽然反驳,但没什幺力度,她声音有些颤抖,媚眼大睁,手指死死抓着
被单,整个身体像是遇到什幺恐惧的事情,浑身战慄。
  「袁媛,你夹的太紧了」
  三叔像个老农,诉说着自己田地,但他说的是实话,妻子私处很紧,望着妻
子粉嫩的阴唇死死夹住三叔的手指,我有些难受。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女人的阴唇居然能把手指夹住,此时我心中好像有什幺
东西碎了。
  「把屁股抬高,腰压低点」
  三叔肆意抽了一下妻子的屁股,手上动作没有一点温柔,更像是命令。
  妻子神色有些奇怪,脸越来越红,她乖巧的把腿分开,让屁股分的更开,那
柔软的身段,好像失去以往的活力,变得僵硬,给人一种她很紧张的错觉。
  三叔的手指仍旧在四周滑动,但就是不进去,妻子在三叔的动作下呼吸开始
急促。
  我看着眼前的诡异景象,一个端庄冷豔的高挑女人,穿着昂贵的黑色包臀裙,
跪在床上,就这样一个倾国倾城的尤物,却努力的翘着高贵的屁股,讨好身后的
男人。
  而那个土气苍老的老男人,却自信的用那枯槁的手指,嫺熟的玩弄冷豔女人
的粉红下体,随意掌控她的生死。
  到底是什幺原因让妻子这样做呢?
  如果他有欲望完全可以找个更优秀的男人,她有这个资本,国内顶尖大学毕
业,深不见底的财富,还有那碾压同性的傲人身材。
  难道单单是因为三叔胯下那巨大的兵器?
  「把乳房露出来!」
  三叔一只手在妻子屁股上游动,一只手想要掀开她的上衣,她的乳房很大,
柔软而坚挺,没有妻子的帮忙,他根本无法解开。
  「不要碰那里」
  妻子直接拒绝,但语气没有开始那幺生硬,更像在商量。
  她不喜欢别人碰她的乳房,自小的家庭教育,让她有时候很保守,达到执拗
地步,记得以前和她在一起时候,因为我摸她的乳房,还闹了彆扭。
  「屁股摆动,顺着手指」
  三叔也没有强制,而是继续挑逗妻子,果然,妻子开始扭着屁股,用私处摩
擦三叔的手指。
  但这种姿势其实很累,不大一会,妻子就额头见汗,粘湿的秀髮贴上脸颊。
  「不许插进去!」
  三叔突然狠狠的扇了妻子屁股一巴掌,那肥大的屁股被扇像潮水起了波浪,
好像在报复妻子刚才的拒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似乎听到妻子发出一声哭腔。
  像小孩子想要心爱的玩具,而家长又不给满足那种,三叔的手再次伸向妻子
的乳房,我真有点佩服他锲而不捨的精神。
  出乎我的意料,这次妻子没有说话,只是身体儘量把乳房挪开,但还是晚了
一步。
  那饱满的地方,被三叔紧紧握住,手指深深陷入,妻子抗拒一下,但最终没
有说什幺,只是把头低的更低。
  「阿闯有没有这样摸过你?」
  三叔有些兴奋,握着妻子那对难以掌握的乳房,口中问着妻子,眼睛却看着
我。
  妻子从刚才低头后,好像些失魂落魄,妩媚的双眸空洞盯着前方,这种景象
让我心里发酸。
  说心里话,我非常恨她,但是恨和爱两者真的有区别吗?
  我觉得自己是个矛盾体,她背叛自己时候,我会想着疯狂报复,但看着她空
洞的目光,又有些怜惜。
  一个曾经那幺骄傲的人,为什幺会变成如此模样!
  她的工作、学业、包括财富,她都事事做到最好,这充分表明她是个胜负心
很强的人,而就是这样一个女人,此刻却展现出从没有过的柔弱。
  她如果想逃离,完全可以制服三叔,如果有欲望,完全可以找一个情人,而
不是这样被三叔当牲口一样作践。
  没错!
  以心理学的角度,我不觉得三叔,把妻子当成一个女人,更像对待随意打骂
的牲口,就如同他曾经养的那头母马。
  哪怕我恨她,我真的希望她能摆脱自己的欲望,因为我不敢想像,这样风情
万种的妻子,落到三叔这个变态的手中,最终下场是什幺,会后悔称为女人吗?
  「咦,真是个小骚货,说了几句,就这幺兴奋」
  三叔猥琐的声音,让我脱离幻想,只见他从妻子臀间抽出手,上面还挂着白
色粘液,妻子听到后把头埋的更低,像个犯错的小姑娘。
  我见到这幕,已经不知如何表达自己心情,一个自幼通晓国学,工作始终给
人清冷的妻子,在那个猥琐男人的话语中,居然会兴奋的湿透,这还是我那个曾
经含蓄的妻子吗?
  最主要还是她的态度,实在让我失望,骚货这是多幺具有侮辱性的词语,那
个从来言谈举止文雅的她,居然能默默承受。
  「这里很想要吧!」
  三叔手指再次分开妻子下体,熟练的让我麻木,他那猥琐的眼神上上下下打
量,似乎在做专业检查。
  见妻子还是沉默,三叔用手探入妻子内裤,我有点讨厌自己眼神锐利,因为
三叔探进去时候,我能明显看到,妻子那被勒紧的阴道猛地一夹。
  「工作时候是不是喜欢男人盯着奶子!」
  三叔像个熟练修车工,对妻子沉默也不在意,继续循循善诱,我觉得这个猥
琐的老男人也变了。
  没了曾经的胆小怕事,面对妻子这样绝顶美女也没了以前的仰视,说实话,
这点我觉得自己输了。
  妻子的优秀,给我印象中一直是女神形象,不可裹渎那种,我之所以工作努
力其中有部分是想更配的上她。
  而现在这个让人噁心的老男人,如今面对妻子时,却有股说不出的自信。
  「来,自己把衣服解开,奶子露出来!」
  三叔停下了探入的手,说话间来到妻子的眼前,做出了一个惊悚的动作,他
把妻子秀顺的秀髮猛然拎起,妻子也瞬间怒视着他。
  震惊!
  这是我唯一表达自己心情的词语,那个老男人疯了吗!他真以为妻子处处会
让这他!
  妻子骨子里其实有种疯狂,从她现在的眼神,我就能看出她对三叔这种行为
的反感,她的眼神非常有震慑力,让瘫痪的我都心慌,有点像电视剧老版的武则
天。
  沉默!
  空气仿佛开始凝重,三叔并没有先前的畏惧,而是居高临下看着妻子,对着
这个隐隐带有威严的妻子没有丝毫在意。
  让我更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沉默半分钟后,妻子居然移开目光,不敢对视三
叔的眼睛,不自然的垂下目光,这一幕让我的心在滴血。
  「为什幺这样对我!」
  妻子言语低微,声音有些颤抖,不仔细听我都听不到。
  「快点!」
  三叔催促一声,再次把妻子秀髮狠狠拉起,让她那刚才还带有威严的脸庞仰
起来,只是可惜,这次妻子清冷的目光没再次直视三叔,而是缓缓垂下。
  僵持几秒。
  「是」
  妻子声音在没有从前的妩媚,此刻神情低落,回答完后,贝齿死死咬着红唇。
  听到妻子的回答,我觉得天好像暗了几分。
  三叔鬆开了妻子的头髮,妻子跪直了身体,她的手在发抖,明明房间内没有
一点风,但好像很冷。
  我见过妻子和三叔乱搞,但每次她其实都是落落大方,从没有现在的情况,
我能看出她表情很挣扎,这是几十年的修养在和三叔的要求做斗争。
  她的手缓缓抬起,然后放在胸前,那里非常挺拔,有时候我真觉得丢人,我
们两个做夫妻这幺久,她从来没让我欣赏她的乳房。
  最可笑的是,此情此景居然有点占了那个老男人的光。
  妻子最终还是把黑色领口下拉,黑色奶罩边缘泛着白光,从轮廓就能看出她
的乳房很大,但三叔表情没什幺变化,仍是不太满意。
  妻子察觉到三叔的目光,纤细的手指再次移向胸前,然后解开,那硕大乳房
一下子弹跳出来,饱满而圆润,没有普通女人的下垂,可能常年练习瑜伽原因,
显得非常坚挺。
  三叔在妻子露出乳房时候,眼睛一动不动,嘴巴张开,露出那一口大黄牙,
显然妻子的乳房让他产生惊豔。
  「有钱人家的女人,保养就是好,真羡慕阿闯」
  三叔枯槁的双手,托着妻子乳房,像是鑒赏家,给古董坐着定义,我看到妻
子被摸的瞬间,她的手一下子握紧。
  会很不舒服吧!我暗暗想着,三叔的手常年劳作,上面覆盖这厚厚老茧,有
些黝黑。
  黝黑和白嫩两种强烈的反差感,显得那幺不真实,可又在我眼前活生生的发
生了。
  「想不想被舔舔?」
  三叔托着妻子那对雪白的乳房,露出一口大黄牙,上面还有牙垢,旁观的我,
真觉得很噁心,那是长时间抽烟,并且不刷牙造成的,我的的讨厌有洁癖的妻子,
那对乳房被它玷污。
  「三叔,我说不出口。」
  妻子回答声音好似哭泣,这种答案让我心尖打颤,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妻子敬
畏的称呼三叔这个词语。
  以前叫过,但不会这样恭敬,还有妻子的答案,为什幺不拒绝!她不是有洁
癖吗!
  三叔似乎和我一样,发现妻子答案的意思,他也不以为意,拍了拍妻子的屁
股。
  「内裤脱下来,让我仔细瞧瞧。」
  我真觉得妻子有些疯狂,如果刚开始妻子的强势,是想征服三叔,那现在算
什幺,偷鸡不成蚀把米?
  妻子现在好像完全被浴火覆盖,比以往来的更加猛烈,以前她虽然沉迷欲望,
但能掌控自己。
  但现在感觉她一举一动都被那个老男人控制,像被遛狗一样戏耍,按理说妻
子的情商绝对不低。
  从妻子的表情来说,我能看出她内心的挣扎,为什幺坚强一点呢。
  说难听点,如果她和三叔做爱,我都觉得好受些。
  「求求你,不要这样」
  妻子哀求的望着三叔,看着三叔拉扯她,我瞬间明白为什幺。
  因为那个方向,是正对着我,也就是说这个老王八蛋,想让我一清二楚的看
着妻子脱下内裤,陪他一起欣赏妻子的屁股。
  结果和我预想一样,妻子正在被欲望吞噬,她犹豫看着我,但形象已经没了
刚才的尊贵,她衣衫淩乱,修长的美腿格外性感,腿根中间凹进去一块,挺拔的
乳房裸露在外。
  三叔看了妻子一眼,然后我就看到她款款转身,缓缓跪下,然后把衣裙掀开,
丰满的臀部非常直观的冲击着我。
  顺着蕾丝内裤边缘,能瞧见内裤依然死死卡在她的私处,两片粉红的阴唇也
分的很开,而阴唇旁边停留不少水渍,可见她下面已经湿的一塌糊涂。
  「自己扒开,让阿闯也仔细瞧瞧」
  三叔看着妻子下麵满是淫水,他猥琐一笑,神色有些不屑,在次抬头,看妻
子目光如同妓女。
  三叔把得寸进尺这句话,发挥的淋漓尽致,偏偏结果又让我如此震惊,可能
这个我一直看不起的老男人,比我更了解妻子。
  妻子那翘起的臀部,每次看到我都让我震撼,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我从来没
见过谁的臀部轮廓比的上她。
  二十岁少女挺翘,三十岁女人的丰满,完美的被她结合在一起。
  妻子动作很慢,性感股沟渐渐露了出来,我感觉自己目光有些发红,她一像
很保守,从来没有这种风情万种的行为。
  衣衫半解的裸体,脱到一半的内裤,让我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欲望,而随着妻
子的那紧致的私处彻底暴露,我那种欲望巅升到了极点。
  我私下曾经看过黄片,但那些女优很难给我从女人的私处生出美感,而妻子
不同,她的私处很美,精緻而诱惑,那嫣红的阴唇有种炸裂感,浅浅的缝隙,饱
满的肉丘,让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我发现三叔嘴角吞咽了一下,眼中还闪动疯狂的破坏欲,我再次为妻子担心。
  妻子把内裤脱到腿弯处停下,粉红的阴道不自然的开合,淫水好像比刚才更
多了,很明显,她现在非常兴奋。
  「袁媛,这里怎幺立起来了。」
  三叔故作惊讶的看着妻子,而妻子听到后,妩媚的容颜瞬间低下,脸庞红润,
显得窘迫,望着妻子红润的乳头坚挺,我觉得自己曾经好失败。
  三叔察觉妻子的羞涩,他指了一下方向,妻子意会转过身,默契的像多年夫
妻。
  「你太骚了,让我都想马上干你。」
  三叔语气有些嘲讽,盯着妻子的阴道,那里阴毛黏连在一起,上面已经洪水
滔天,甚至已经顺着大腿开始流淌。
  「自己扒开」
  我已经无力诉说自己的心情,看着那个胆小的三叔,严厉的吩咐妻子,做那
些在正常人看来不可能的动作,我觉得自己快要虚脱。
  随着妻子大腿处,流淌的水面积越来越大,我甚至能猜到结果,果然,妻子
没有让三叔失望。
  她先是把屁股抬高,然后用双手努力扒开,连那阴道也被她的动作变得裂开
许多。
  三叔那黝黑的手指,在妻子的阴道裂开的口子缓缓滑动,像是在给像我炫耀。
  而妻子双腿随着三叔的动作在发抖,她扭过头,哀怨的望着三叔,如同看爱
人。
  在我看来妻子真的很下贱,她以往的清高冷豔全都消失不见,那神色带有些
讨好,而讨好的物件则是一口满嘴黄牙的猥琐老男人。
  这时三叔再次站在妻子眼前,拽起她的头髮,在妻子和我都疑惑的时候,他
扬手一巴掌。
  「啪」
  声音清脆响亮,妻子豔丽的脸庞瞬间出现一个掌印,这是妻子有生以来第一
次被闪耳光。
  我心中升起一股绝望,幻想着妻子反抗,不要在任由这个老男人作践她。
  三叔行为在我看来已经超出了底线,妻子会如何应对呢?
一个骄傲的女人,在什幺时候会突破自己的底线,以前的我不懂,但见到眼
前场景,我有些明悟——欲望。
  我那个冷豔的妻子,被扇了耳光之后,没有我期待中的反抗,她抿着红唇,
乖巧的跪直身体,丰满的臀部整个压在腿上。
  然后再三叔的示意下,开始解开老男人的腰带,其实就是一条绳子,很久年
代农村人捨不得花钱,就用它来代替。
  三叔咧着大嘴看着温顺的妻子,枯槁的手指,抚摸着妻子惊豔的脸颊,那里
通红一片,指印历历在目。
  我想他应该很开心吧,头十分中妻子的拒绝,转眼间他就通过自己的方式改
变。
  妻子被打后,好像变得更兴奋一些,手指上的动作显得灵活,在脱下三叔裤
子时动作才开始放缓,那小心翼翼的可怜模样,让我觉得一阵悲哀。
  三叔穿着一件大红色三角裤,集市两元一条,有些部分还暗红,我真怀疑他
多久没洗。
  更不理解优雅的妻子,怎幺能忍受和三叔这种男人做爱,只是因为三叔的本
钱雄厚?
  妻子看到三叔的下体,睫毛一颤,想必有些恐惧,也是,隔着内裤我都能感
受三叔的鸡巴有多幺庞大,更何况它曾在妻子紧致的下麵几次三进三出。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这个巨物曾经进入妻子的身体,无论从粗
度和长度来说,都不是妻子所能承受的。
  妻子虽说从文化、气质、身材都比碾压别的女人,但我知道,妻子的下体绝
对不会占取优势,她的私处其实非常小的。
  三叔把裤子甩开,没让妻子继续动作,而是粗暴的把妻子推倒,狠狠的把她
衣衫撕开,那件昂贵够三叔几年生活费的裙子,直接从妻子后背处裂开。
  从妻子后背,锁骨,纤细的腰身,再到那桃子形状的丰臀,这是一幅完美的
画卷,让人不忍心裹渎,但显然三叔不在此列。
  「站好!」
  三叔拍了一下妻子的屁股,然后我就看到妻子站在床上,然后俏脸对着我蹲
下。
  那个平日英姿飒爽的她,如今踮起脚尖,修长的大腿向两侧分开,露出中间
那道让人欲火焚身的嫣红裂口,上面淫水遍布。
  她的眼睛和我接触时,赶忙闭上眼睛,慌乱的转过头,可能力度太大,饱满
的乳房上下跳动。
  我看着妻子羞涩的样子,替她有些难过,虽然礼法约束着这个女人,但我发
现,她转头的瞬间,双腿间的下体反而开合的更大,水流淌更多,像是需要什幺
快速进入。
  「饶了我吧,我不想这样」
  妻子垫着脚尖哀怨望着三叔,汗水顺着秀髮滴落,这个姿势很累,哪怕体力
优秀的她在这短短时间也有些承受不住。
  「三……
  「啊!」
  妻子话没说完,猛然惊叫,我看着三叔把手指插入她的阴道,可能刺激太大,
妻子俏脸后仰,擅口大开,整个身体崩的笔直。
  和妻子的癫狂不同,三叔仍旧不紧不慢,用双手把妻子的阴唇扒开,阳光反
射,妻子的阴道亮晶晶一片,由于没有阻碍,淫水顺着股间像肛门流淌。
  「噗!」
  三叔张嘴,沖着妻子娇贵的阴道吐了一口唾液,我被这种噁心行为吓了一跳,
而妻子阴道也随着这声外物进入,猛然加紧。
  可惜,这样只会让三叔的唾液更加深入,我一直觉得三叔的下限已经够极端,
但现在发现这个猥琐的老男人根本没有下限。
  「求求你,不要这样」
  妻子贝齿打颤,哀求的看着三叔,但淫贱的姿势仍在保持。
  「转过去!」
  三叔根本没理会妻子说什幺,那个女人似乎已经放弃,转身跪下,用手肘拄
在床上,青丝遮住了她的半边脸。
  她努力翘起屁股,那道嫣红裂缝显得更加饱满,她的腿没有分开,而是闭合
在一起,像只待宰的羔羊。
  三叔坐在床边,想用那布满胡渣的亲吻妻子的阴道,但他这样的姿势太高,
只能触碰到妻子的屁股。
  三叔把手放在妻子的腰间,用指尖按压,每按压一次,妻子的腰就会下沉一
分,同时那道裂口更加抬高。
  这叫四两拨千斤吗?
  我心中自嘲,区区几根指尖的力度,就能让压倒女人的身体。
  三叔看高度差不多,单手抱着妻子的屁股,然后低头,张开那口布满黄牙的
大嘴,伸出舌头,轻轻一舔。
  「啊!」
  妻子身体猛然前倾,乳房和秀髮随着动作开始甩动,我甚至能隐约瞧见口水
顺着她擅口流出。
  三叔面无表情,用一根手指在妻子臀间滑动,先是越过她的阴唇,最后停留
在妻子肛门上,轻轻插入。
  「啊!」
  妻子秀髮再次猛甩,我眼睛盯着三叔和妻子的一举一动,感觉两人像个疯子,
三叔每舔她妻子阴唇一口,她就浑身战慄,整个身体被刺激的前倾。
  此时妻子香汗淋漓,秀髮紧紧贴在肩膀,饱满的乳房前后晃动,伴随着三叔
的动作,她头颅高高扬起,口水从嘴里流淌,发出的声音带有哭腔。
  我真觉得以前自己很失败,抛开背叛,我从来没见过她这一面,这种陌生而
诱惑人心的姿态,从没在我面前展现。
  场中妻子和三叔的进度好像在加快,準确来说妻子开始变得急不可耐,她爬
起来,脚尖点床扶着三叔的肩膀。
  三叔看着妻子上下跳动的乳房,张开嘴,死死衔住,像看到兔子的猎狗,死
咬不放,两只手也分别从前后探入妻子的下体,妻子再次秀髮飞扬,眼泪顺着眼
角淌出。
  她这是在哭吗?一想坚强的她居然被这个老男人玩哭了!
  看着她白皙的乳房上布满牙印,我真觉得三叔这个人可怕,这已经脱离性爱
的範畴。
  「平时一本正经,骨子里就是贱货!」
  妻子的努力没有得到回报,只有三叔一句嘲讽,这个老男人把妻子妩媚的脸
庞掰过来,沖着他自己。
  妻子再次低头,不敢看三叔,本来身姿高挑的她,没了往日的坚强,而是瑟
缩成一团,任凭两只枯槁的手指在她阴道和肛门徘徊。
  三叔似乎对妻子这种表现很满意,把那张大嘴,伸向妻子白皙的脖颈,伸出
舌头舔了一口,女人再次仰头,像一只频死的白天鹅。
  如果把两人行为比作战争,我觉得这是单方面的屠杀,妻子双手紧紧抱着三
叔的头,饱满的乳房贴在三叔身上,压出了让我嫉妒的形状。
  没错!就是嫉妒,和妻子结婚以来,我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刚才瞬间
我甚至幻想把自己变成三叔。
  但显然人的想法不同,三叔突然鬆开了妻子诱人的酮体,拍了拍大腿,妻子
祈求的看着三叔,洁白的腿间流淌说明她现在非常想要。
  三叔没理会她的需求,安静的坐着,最终,妻子迈着修长的美腿下床,光着
身子的她,给人感觉仍有些端庄典雅,白皙的锁骨,纤细的腰肢,起伏夸张的肥
臀,配上修长的美腿。
            只可惜——马上就没有了
  顺着三叔的要求,她先是分开修长的双腿,然后弯下,诱人的酮体开始下沉。
  三叔的腿黑乎乎,很难看,瘦骨嶙峋,妻子做下的瞬间,身体一颤。
  是凉的吧!我暗暗想着,女人的最柔弱的部位温度绝对要温热一些,看着妻
子阴道和三叔的大腿贴在一起,我心中的五味夹杂。
  我不否认自己非常恨妻子,但又不想她遭受这种事情,她每突破自己底线一
份,我就感觉内心有种深深的挫败感。
  三叔把妻子的肥臀扒开,让妻子的阴道更加贴紧大腿,然后拍了拍她的屁股,
女人像头拉磨的母马,温顺的前后摇晃,用女人最柔嫩的部分,摩擦着那条很丑
的大腿。
  女人怎幺讨好男人的方式很多种,可能美食、身体、财富、但我头一次见到
妻子这种方式,用自己的阴道。
  妻子扶着三叔的肩膀,擅口中的喘息声很大,她的下体把三叔的大腿很快侵
湿,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知道妻子下面的水会这幺多。
  「过来!」
  三叔好像已经玩够了,指了指我这边,妻子犹豫一下,还是走了过来。
  这是她和三叔疯狂后,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妻子好像被我目光注视有些羞涩,
死死的逼闭双腿。
  我有些疑惑,三叔把妻子拉过来干什幺。
  「躺下,把骚逼扒开!」
  三叔催促一声,示意妻子趴到我旁边,床很大,完全能容纳的下她。
  「三叔,别让阿闯看好吗?」」我不想这样」妻子爬上床,然后捂着下体,
脸色绯红。
  我其实一点都不理解妻子的心态,你要说她廉耻心重,但为什幺要在我面前
做这一切,而且我感觉她今天非常敏感。
  「水这幺多,真是个小骚货」
  三叔把手指拿出来,上面黏连一片,这是刚才她伸向妻子腿间的成果,说完,
他拍了拍那件老土的红色内裤。
  妻子会意,她的眼睛中透露这迷离,然后以一种非常淫贱的姿势爬过去,乳
房和屁股前后摆动。
  她白皙的手指,小心翼翼的脱下三叔的内裤,像是遇到了稀世珍宝,生怕弄
坏一般。
  此刻我真想把头转过去,三叔刚才对她多幺粗暴,而她反而越发听话,这个
世界怎幺了?
  我始终找不到答案,我承认女人会喜欢粗大的阳具,或许崇拜或许能从中得
到满足,但这绝对不是癡迷到疯狂的理由。
  如果按照粗大就能决定一切的理论,那以后男女也不需要恋爱,直接见面脱
下裤子,把本钱一露,大小决定胜负,直接走进婚姻殿堂不就得了!
  「啊!」
  妻子一声惊呼,我恨不得捂住耳朵,也觉得妻子有些虚伪,她和三叔又不是
第一次了,至于这幺大惊小怪。
  顺着妻子的目光,看着三叔那挺拔的鸡巴,上面泛着黑黝黝的光芒,因为内
裤剥离,上下摇晃,显得有力而沉重,我甚至觉得,如果用力挥舞,会不会出现
呼啸的风声。
  尤其那粗度,简直和妻子的小臂媲美,看了一眼妻子肥臀间的嫣红阴道,我
真怀疑她那种在窄小的地方,怎幺能容纳如此庞大的巨物,我甚至不敢想像,三
叔那件武器如何撕开妻子的下体,会不会被它弄伤。
  妻子刚才潮红和惨白交织,潮红来源于欲望,惨白可能三叔的大鸡吧给她刻
骨铭心的记忆。
  妻子眼神越来越迷离,好像有水波流转,她把秀髮像后梳拢,然后躺下,腿
张的很开,那道嫣红的缝隙又出现在我眼前,上面阴毛黏连,水汁遍布。
  三叔可能察觉我在观看袁媛的阴道,他用手在妻子是洼地,自下而上一抹,
随手甩在地上,像在处理垃圾。
  一个身份尊贵的女人,努力讨好男人的东西,在三叔看来,可能也仅仅和垃
圾没什幺分别。
  要进去了吗?看着三叔缓缓逼近,我倒是有些期待,主要想让这对姦夫淫妇
早点速战速决。」三叔,进来吧!」
  妻子扭动身体,用手掰着大腿,而三叔只是把大鸡巴放在妻子阴道口,在袁
媛期待的目光中,他错过阴道,而是在上方滑动,紧接着我又听到妻子哭腔。
  一个诱人美女的哀求,通常很少人能拒绝,尤其这个女人一丝不挂,分着双
腿,摆出如此淫贱的姿势。
  「袁媛,你说什幺,我听不懂」
  三叔咧嘴一笑,前后移动,直达妻子肚脐位置,但后撤时候,就是不进目标,
每次都和妻子的阴道一触即分。
  每次三叔大鸡巴滑动,妻子粉红的裂口就溢出更多的水液,然后秀颜后仰,
三叔看着娇躯乱颤的袁媛,用手扶着大鸡巴,上下摇动抽着她的阴蒂。
  「我想要」
  妻子精緻的俏脸难受至极,伸出手抱着三叔的屁股。
  「想要什幺?」
  三叔用黑红色的龟头摩擦袁媛的穴口,他的龟头很大,比鸡巴本身要粗一圈,
就是上面布满黑色怪点,显得噁心。
  妻子感受到下体的摩擦,猛然收回伸出得手,伏在床上,脸上泛着不知是痛
苦还兴奋表情。
  「文化人说话都文绉绉的,那算了」
  看到自己大鸡吧上的水越来越多,三叔会心一笑,把刚才差点破开妻子的阴
道的阳具拿开。
  「呜呜」
  「三叔,求求你插我的……「妻子在三叔的逗弄下,哀鸣不已,忍不住挪着
肥大的屁股前移。
  我昏迷这半年到底发生了什幺?眼前这种打破我认知的一幕,让我产生了疑
惑。
赞(4)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