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頁 >  半个月沦陷的妻子 作者:不败酋长 > 

半个月沦陷的妻子 作者:不败酋长

添加:2020-11-10 18:37:27来源:人气:986

(上
  「回来啦,老公!」听到我打开家门的声音,厨房里一个忙碌的身影头也不
回的说道,她是我的老婆,叫欣欣,每天比我早半个小时下班,在一家企业里做
一个小主管。
  「啊,回来了。」我漫不经心的应着,眼神飘向厨房里她的背影,纤细的腰
肢,饱满的身体看多少遍都看不够,窗外照进的光,让她的身体轮廓透着明亮,
本就白皙的皮肤更是显得耀眼,满满的女性荷尔蒙气息让我咽了口口水。
  换了鞋跟衣服,悄悄走进厨房,从背后一把搂住她的乳房,一对大奶子几乎
要从T恤里跳出来。
  「别闹!」老婆呵斥着我,向后把我顶开,继续在水池里洗菜。即使结婚两
年了,但她一直都没有在性方面真正放开过,只是在床上应付着我的卖力。我甚
至有点怀疑,她是不是有点性冷淡,虽然许多时候有些失落,但是这样一个端庄
贤淑的老婆又使我感到一丝庆倖,毕竟在这样一个出轨率离婚率这幺高的时代,
这真的让人觉得安心。
  「我来帮忙!」被老婆拒绝亲热的我有些尴尬地打着圆场。
  「帮我把洗好的菜切了就去玩你的吧,笨手笨脚的……做好了再叫你吃饭…
…」除开在性方面的不配合,我的老婆几乎是我的理想对象。
  草草帮老婆切了菜,回到卧室打开电脑,熟练地打开那几个常流览的论坛发
现也没什幺新作品,百无聊赖的打开了一个不常打开的闲聊吹水区,多是些晒老
婆女友和约炮经历的,真是羡慕这些人有个可以一起玩的老婆。
  偶然看到一个帖子,是一个ID叫「光S」的人,发调教女奴的记录,在他
贴出的聊天记录里,女人对他百依百顺,甚至做了一写不可思议的举动,比如楼
道裸奔之类的,并在帖子的结尾说道:「所有的女人都是骚逼母狗,只是缺少一
个去发掘并征服他们的人。」
  这让我有些反感,我个人虽然希望老婆能在性方面更加开放一点,但是如此
羞辱却让我有些不适,脑海里浮现起老婆端庄温柔的样子,我难以想像她放蕩的
样子。
  有些义愤难平的我就在帖子底下留言:两性关係应该是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
础上的,而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操纵和淩辱!你不过是利用别人的心理障碍在进
一步伤害对方罢了!
  「吃饭了!」刚刚发完留言没多久,餐厅传来了老婆温柔的呼喊,这更坚定
了我的看法。
  吃完了饭跟欣欣一起收拾了之后,在一起吐槽吐槽各自工作上的事,便没什
幺话了。
  深夜躺在床上各自玩了会手机,等我从后面抱住她想要亲热一番时,却发现
欣欣却已睡着了。
  轻歎一口气,百无聊赖之下,又打开电脑,漫无目的的流览着新闻、论坛。
习惯性的点开那个H论坛,嗯?有条私信:
  废物的思想就是这幺软弱无能,女人不过是些婊子和泄欲工具,你没有能力
实现就好好搓你的小鸡巴,慢慢酸吧!
  看着ID有些眼熟,对比了下下午我留言的贴主,发现正是那个发帖调教的
人,光S!
  我愤怒的有些气血上涌,立马给私信了一堆反驳他的话。正好他现在是线上
状态,应该能收到。
  果然,很快对方就发来了回信:别自欺欺人了,傻逼,收起你对女人的幻想
吧,你一定是个没碰过女人的loser!
  我:我的老婆比你见过的任何女人都漂亮优雅,不可侵犯!
  光S:你的老婆真的很悲哀,摊上你这幺个性无能的丈夫,信不信半个月我
就可以让她变成母狗?
  我:呵呵!不是所有女人都是那幺容易被你操纵的!你不过是走了狗屎运恰
巧遇到个别而已!
  光S:少废话!你敢不敢赌?还是说你这个废物害怕了?
  我:不敢赌?是没必要跟你这个傻逼纠缠!
  光S:这样吧,如果我不能在半个月内让你老婆变成我的性奴,我就在论坛
首页公开对你道歉,并且再不会发调教别人的帖子。如果你输了……你输了你也
能收穫一个骚逼老婆,不过只是法律上的老婆了,身心都将属于我,敢吗?怂逼
?!
  我回头看了看老婆,她正微张着嘴酣睡着,联想起光S的话,我居然在怒意
之外隐隐有些别的情感,说不清道不明,只是心里有些慌张似的。
  为什幺慌张?我希望跟他赌?对结果的不确定?
  双手放在键盘上很久,始终不敢敲出回复光S的字元。
  「算了吧,小兄弟,各人的癖好乐趣不同,没必要去指责别人的癖好和想法,
只不过逗逗你挺有意思的,呵呵。」正当我犹豫不觉得时候,光S又发来了回应,
不再是之前的那幺剑拔弩张,只不过看似温和的回应里让我有了被戏弄的感觉。
  「那就赌呗?我对自己的观点有信心,更对我的妻子有绝对的信心!」听他
这幺一说,本来已经打退堂鼓的我立马又想给自己找回面子。
  「你可想好了,真要是调教成功了你老婆,结果可不是你能左右的。」光S
在我回复完不久就立刻发了私信给我,似乎早已预料到了我的决定。
  「你应该早点写好你的道歉声明,其它别想太多。」虽然有些忐忑,但我仍
然倔强地回应着。
  「前期我需要你给我些资料,让我能够接近你老婆,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光S没有理会我的嘲讽。
  「你需要些什幺资料?太过隐私的讯息我可不会给你。」我警惕地回答。
  「不需要,你只要告诉我你老婆的QQ号和经常在哪些QQ群活跃就可以了,
把那些QQ群号也告诉我。」光S回复我。
  思来想去,欣欣除了工作群和同学群以外,我知道的就只有一个母婴群,我
们一直想有个孩子,虽然备孕了很久,但是一直没有成功。倒是欣欣早早加了些
母婴群开始做做功课。
  稍作犹疑,我便颤抖着手把欣欣的QQ号和她所在的群号发了过去。
  「好。」光S的回复只有一个字,却让我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感觉上这是
个无往不利的老手。再回头望了一眼熟睡的欣欣,我的心稍微安定下来,不需要
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担心。
  「对了,题外话,以你对你老婆的了解,她喜欢在床上你对他做什幺?」光
S冷不丁又发来一条消息。
  「喜欢我吻她的耳朵,轻抚她的背,做爱的时候胸膛贴在一起摩擦。」我略
微思考了下,每次我做这些温柔的前戏,欣欣都会表现的很兴奋。
  「呵呵,如果有了进展,我会联繫你的。不会太久。下了。」再次刷新页面,
光S的状态已经变成了离线状态。
  关了电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里一再告诉自己不可能,不可能,但是仍
然会联想起各种各样的画面,我的下面居然硬了起来,一定是因为我侧身搂着欣
欣的原因!欣欣青春而又成熟的肉体不论多久都对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就这样
在胡思乱想中,我慢慢的睡了去。
  次日,又是迴圈了数百遍的一天,起床,早饭,上班,下班。晚饭我们一边
看着电视一边先聊着。
  「今天有没有什幺新鲜事啊。」我有些试探性的问欣欣。
  「没什幺啊,还不就是那些枯燥的工作,哦!对了!今天有个陌生人加我的
QQ,从那个母婴群里,也是和我们一样,打算要个孩子,备注资讯里说是讨教
些经验,不过总觉得他是在跟我搭讪,哈哈!」欣欣漫不经心的说了出来,似乎
没把这个当回事。我吊了一个口气,随之又舒了一口气,惊的是他真的行动了,
喜的事欣欣并没有瞒我。
  「这倒是个好方法,我怎幺就没想到,你那群里可都是辣妈!」我装作嬉皮
笑脸掩饰内心的波澜。
  「哼!你敢!」欣欣佯做嗔怒,白皙的脸庞和鼻子一皱,甚是好看。
  就这幺一连好几天都没什幺动静,我几乎已经忘了这回事了,生活依旧是柴
米油盐夹杂着小温馨小确幸。只有在流览那个H论坛的时候会让我短暂的想起这
件事来。打开私信,仍旧没有动静。我这是在期待看到光S的来信吗?不不不!
我只是想确认他的失败而已。
  「现在认输还来得及,或许就像你你说的,我们应该尊重彼此的癖好和乐趣,
如果现在认输的话,就不用你在论坛里发道歉信了。」对待未知,我有些惶恐,
有些底气不足地想要终止这种无意义的赌局。对方的状态一直是离线,始终也没
能等来回复,或许是个胆小鬼怯战食言了吧,我这幺想着。
  日复一日的过着,我已经忘记了自己赌约,也没想着去要求对方实现他的诺
言。只是某天,我发现欣欣早上穿着异常性感的衣服去上班,齐逼包臀裙,低胸
小西装,修长的大腿和白嫩丰满的乳房都一览无遗。几乎掩盖不住她那几乎喷薄
而出的肉体。原本的欣欣穿着一直相对保守,从未穿过膝盖以上的裙子,虽然我
一直说她的身材那幺棒,不穿性感点太可惜,可是总是会被高冷的拒绝。本想问
她怎幺突然开窍,不过她似乎一早就对我有意闪躲,也不知道这衣服是她什幺时
候买的。我倒是十二分高兴,这样的老婆让我更加心里痒痒。
  日常晚息,欣欣一如既往的早睡,只是今晚似乎睡相格外的美,没有往常淩
乱的头髮和不受控制的五官,看得我入了神,轻轻地在她的嘴巴上吻了一口,又
坐在电脑前,漫无目的的打开论坛流览着一些可以不经大脑思考的图片。
  突然,我注意到右上角的小信封有个红色的数字1,是站内信!我突然有些
不好的预感,说不清是害怕还是期待的纠结。长吸一口气,点开来看,果然是他!
光S的发来的!
  「调教的进度前期都会比较缓慢,不过总算打开了口子,你老婆今天穿的跟
平常不同吧?仔细看看照片这是你认识的你老婆吗?」对方用戏谑的口吻回应我
前几天的嘲讽,更夸张的是,后面居然还有三张照片:一张是欣欣在车里的俯拍,
乳沟和大白腿毕览无遗,虽然没有露脸,但是这套衣服分明就是今天她穿的那件
性感的套装!第二张是她坐在办公室里自己的工位上往下拍自己的腿,本就超短
的短裙又被她聊起来一点,已经可以看到内裤,这个角度下本就修长的美腿配合
尖头的高跟鞋更是拍出了极有视觉冲击力的效果,第三张是在她的办公桌上正面
自拍自己的上半身,低胸的小西装连同内衣一起被往下拉,隐约可以看见粉嫩的
乳晕。
  三张照片都没有露脸,但是毫无疑问这就是我心爱的老婆——欣欣!
  查看了下我们最初联繫的日期,这才是第八天!
  我楞在电脑前半晌,始终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良久才稳定下来情绪,给他发
出回信:「你到底用了什幺手段!」
  「没有什幺手段,都跟你说了,女人的天性而已。只不过让你认清了一个事
实。如果你现在想反悔还来得及,跟你的老婆坦白我们的赌局,以你们的夫妻感
情,该可以压过现在我对她的影响力,怎幺样?再给你个选择的机会,要继续吗
?」萤幕上跳出这段话来。
  光S说的没错,或许是我太天真了,回头看看安睡的欣欣,她真的也如光S
所说骨子里是个母狗吗?我的心跳在加速,可出奇的是我感觉不到自己的愤怒,
似乎更多的是对接下来将要发生事情的不确定性的恐惧。
  怎幺?难道我要继续这个荒谬的闹剧?我要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宝贝欣欣一步
步走向深渊?联想起光S之前调教的那个女人一系列恬不知耻的举动,如果换做
是欣欣,又会怎幺样?想到这里,我的鸡巴居然硬了起来!我慌张的拿起桌子上
的水杯,吨吨吨的大口喝完。退一步说,我真的跟欣欣坦白,她会不会因此跟我
发脾气?内心黑暗的欲望披着怯懦的外衣,鬼使神差的让我用颤抖的手在键盘上
敲到:「继续!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幺手段,但是我相信欣欣!」
  「不错,猜到你会这幺回答,刚刚是不是在想你的老婆被我调教之后的样子?
呵呵,给我一个你的邮箱吧,如果再有进展,我会发邮件给你的,这里的联络不
太方便。」光S似乎透过萤幕看穿了我的想法,这是他攻略欣欣的手段之一吗?
  「好。不过我希望追加一个条件,万一,我是说万一的话,你调教成功了,
不能把她发在网上,我不希望我们的现实生活被摧毁。我的邮箱是XXXXXX
@XXXX」我有些心虚的回复。
  「我只能答应你,不会公开发她的露脸图。这是我一贯的原则。」光S回复
完这一句,便又下线了。我却像失了魂一样,感受不到丝毫的愤怒和悲伤,只是
心底里弥漫着一股酸溜溜的醋意和毫无由来的快感。
  卫生间里洗把脸,浑浑噩噩地爬上了床,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幺,只知道后
面的日子会和之前有很大不同!今晚,我没有去搂住我心爱的娇妻,而是背对着
她,一个人蜷缩成了虾米……
  翌日,爱乾净的欣欣居然没有换衣服,仍旧穿着昨天那套性感的衣服去上班。
我本想问她怎幺穿的这幺暴露,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仿佛担心会干扰到光S
对她的调教。
  第10天下午,我收到了光S的联络,不过这次不是H论坛的站内信,而是
通过邮件发来的:「这两天你老婆的进步很快,她的身材长相都出乎我预料的好,
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让我有了调教她的动力。暂时不给你发调教进度了,到
时候一块让你看!」
  「你们到哪一步了?!」我吞了吞口水回复到。
  「肯定比你想像的要开放的多,你可以试试看向她求欢看她反应。」光S如
此回复。
  我依言在晚饭洗澡后抱住欣欣,轻吻她的耳垂,手向后抚摸她的屁股,可是
欣欣居然躲躲闪闪,最后乾脆直接用粉嫩的小手推开我!
  「我这几天……有些不舒服……」欣欣不敢看着我,低着头吞吞吐吐地解释。
  「啊……没事,不舒服就早些睡吧,明早要不要去看看医生?」我有些木讷
的愣住了,但依旧关切地问。
  「不用,不是什幺大问题,可能是休息不足吧……」短暂的慌乱后,欣欣又
恢复了高冷和理智,「早些睡吧!」
  不知道欣欣发生了什幺,是光S给她的命令?还是她的身上发生了些什幺?
我不敢继续想下去,可是肉棒又不受控制的立了起来,回想起来,欣欣今天洗澡
都好像刻意避着我换衣服,难道不希望我发现什幺?
  「老公……」我的背后传出了欣欣的声音。
  「嗯?怎幺了?」我故作镇定地问。
  「没……没什幺,我爱你,你也爱我对吧?」欣欣的语气有些心虚。
  「当然啦,傻瓜!我也爱你!」这是我的真心话,可是这几天陡然而增的距
离感和陌生感让我没有回过头来。两团暖暖地软肉贴在我的背上,欣欣从后背紧
紧地抱住了我,身体贴在我的身上一动不动。就这样,我们用这样从未有过的睡
姿,相伴而眠。
  「叮……」手机提示我收到了一封新邮件,点开通知一看,果然是光S发来
的,现在我正在公司,还又一个多小时才下班。可我早已无心工作了。浑浑噩噩
地等到下班所有人都走完,独自留下用电脑登录邮箱,点开消息一看,光S发来
的档,解压之后是好几个以日期命名的资料夹。分别是day8,day9,
day10,dai11。
  我首先点开dya8的资料夹,里面前几张照片是那晚光S发给我看过的那
三张照片,后面居然还有,而且场景是在我家里的卫生间,照片里,欣欣对着镜
子,半裸着上身,只穿条性感内裤自拍,还风骚的用自己的手托起自己的奶子。
难以想像我心目中清纯又高冷的老婆居然作出如此淫蕩的姿势。而且这个时间明
显是在我睡着之后!也就是说那晚欣欣压根就是装睡,在我吻她又开关电脑之后,
偷偷起身去给光S拍了这张裸照!
  后面的资料夹更是让我震惊不已,day9的资料夹里有一段视频,看场景
应该是欣欣公司的卫生间,在狭小的隔间里,欣欣脱得全裸,一手举着相机自己
录视频一手用手揉自己的奶子,用手指撚自己的乳头揉搓,之后更是把手指伸进
自己的小穴里手淫,坐在马桶上,用手指抠弄自己的蜜穴,手上满是晶莹的爱液,
闭上眼睛满脸陶醉,眉头紧锁却又控制自己不敢发出声音。更让我大跌眼镜的是
欣欣居然用手拿起自己的高跟鞋叼在嘴里,继续大力地用手指干自己,不一会儿
就瘫坐在马桶上。视频到此也就黑了。
  到了day10的资料夹,这天算起来是欣欣拒绝和我做爱的那天,我倒要
看看发生了什幺。点开之后也是一段视频,似乎是视频聊天的录屏,场景居然在
我们的家里!按时间来看,是在欣欣比我早回家的那半小时里发生的。视频里只
能看得到欣欣,视频的另一头画面是黑的,看不见光S的样子,但能听到光S发
出的低沉的声音。视频里的欣欣,按照光S发出的指令,把整根黄瓜塞进嘴巴里,
并且按照光S的要求,一点点更加深入,那头髮出了冰冷的声音:「只有把这样
大小的黄瓜全部吞下去,才能吃得下我的鸡巴,感受它在你喉咙里感觉,我会把
你的喉咙当成骚逼一样干的!」嘴里含糊不清的欣欣脸蛋被憋得通红,连点头都
做不到,在发出干呕的同时立刻把黄瓜抽出来,反复几次时间慢慢变长,适应了
那种呕吐感。
  「母狗会努力的,一定要把自己的小嘴当成骚逼献给主人!」欣欣的话语几
乎惊掉了我的下巴,难以想像这是从我老婆嘴里说出来的话,也让我的阴茎立刻
挺了起来。
  「还有呢?该怎幺做要我再教你吗?」光S发出了严厉的反问。
  「母狗知道。」欣欣说着拿起了桌子上备好的晾衣夹夹在自己的乳头上,用
本来插在嘴里黄瓜插进自己的小穴里,又伸出舌头,拿出一个大点的架子夹在自
己的舌头上,就这样保持这个张嘴伸舌头的状态,没办法缩回舌头。
  「不错,要想成为我的母狗就得听话,放下自己的羞耻和思考,这是你这样
的婊子最好的归宿。」光S还在羞辱我的老婆欣欣。
  欣欣无法说话回应,只是嘴里发出含混的「呜呜」声来赞同光S对她的羞辱,
似乎还以此为豪。
  视频里突然响起了钥匙开门的声音,欣欣慌忙摘下奶子上和舌头上的夹子挂
断了视频。应该是我的回家打断了他们的活动,也就是说,欣欣那晚拒绝我,很
可能是因为她的阴道里还插着一根黄瓜,担心被我发现!想到这里我感到了前所
未有的背叛,比她跟人视频更加强烈的背叛感,可是阴茎却丝毫没有软下去的意
思,反而更加挺立。
  我稍微平复了下,点开day11的资料夹,这个时间是今天!不再是照片
和视频,而是许多QQ聊天记录的截图。
  欣欣:按照主人的命令,昨天一整夜黄瓜都没有取出来呢,我乖不乖呀……
  光S:做的不错,很听话,你的骚逼属于我,我想插什幺就插什幺进去,知
道吗?
  欣欣:嗯!不只是母狗的骚逼,我身体的全部都属于主人,这是母狗的荣幸,
不过昨晚老公想要跟我做爱真的吓死我了,主人你真坏!
  光S:你这样的贱狗就是应该对你坏才对,还是你希望回到被你那个窝囊老
公天天宠着的样子?
  欣欣:不要不要!感谢主人开发了我,让我得以趴在主人的脚边当一条下贱
的母狗,不管主人打我骂还是干我都行,千万不要丢弃我,欣欣永远都愿意做主
人的骚逼母狗,以后没有主人的允许不会让老公碰我的!
  光S:不错,明天到我指定的地点来,主人要用大鸡巴来给你立些规矩,让
你体验下做一条母狗真正的乐趣。
  欣欣:谢谢主人!好期待能亲手摸摸主人的大鸡巴啊,好想自己的每个地方
都被主人的大鸡巴使用,干坏掉也不要紧。
  欣欣:可是我有点怕,怕被老公发现。
  光S:是想在我的胯下当个骚逼母狗,还是做你老公的宝贝老婆,你自己选!
  看完这些,我的脑袋有些嗡嗡叫唤,不是心理作用,而是生理上的头晕目眩,
耳旁嗡鸣交串,气血上涌。但是很快上涌的气血就全部去了海绵体,鸡巴硬到连
带着睾丸都胀痛。明天是週六,欣欣会去赴约吗?她已经被调教成这样了,一定
会去的吧?如果真的去了,我该怎幺面对她?我一遍遍反问着自己。
  我希望她变成帖子里那样被欲望只配的母狗吗?我希望我高冷的老婆跪在别
人面前做一条低贱的母狗吗?她做了别人的性奴之后,我还能把她捧在手心宠着
她吗?
  我已经不再犹豫,内心期待着她踏入现实的门槛,被大鸡巴征服才是女人的
宿命和幸福对吧?我不是一直期待着给她更多幸福吗?我会失去欣欣吗?不会,
一定不能失去欣欣,我愿意装作不知道,即使捅破了我也愿意卑微地成全他们,
只要她不离开我。我甚至想过主动捅破然后鼓励欣欣去赴约,但很快就因为担心
坏了他们的好事儿自己否决了。
  一路上满是忐忑地回到家,欣欣还和往常一样,已经做好了饭菜在等我,吃
饭的时候我的心思早已经飞去九霄云外了,始终沉默着。
  「老公……」欣欣打破了沉默,有些犹豫的喊我,「明天,额……週一总公
司要过来检查,我明天要去加班準备準备。」
  「好!那就去吧!别太辛苦!」我几乎立刻回答道,欣欣总算是作出了决定
了,我仿佛是跪在刑场等待枪毙的死刑犯,等待欣欣扣动扳机结束我的性命,有
所不同的是,我是满怀期待的等她行刑,反而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我居然下贱
的露出了笑脸。为欣欣的决定感到开心。
  终于,我心爱的老婆就要出去被别人干了,可能从此改变了我们的观念和夫
妻关係,而那个叫光S的,不过是在自己功劳簿上添了一笔而已。他究竟使用了
什幺办法,让欣欣在这幺短的时间内有这幺大的变化?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晚上睡觉时如往常一样搂着欣欣,只是今晚不是想感受她曼妙的肉体和温柔,而
是有些担心失去她。我几乎一整晚都没有睡着,不知道怀里的欣欣,有没有睡着
……
  第二天一早,欣欣便穿着十分暴露的衣服出门了,比起那套小西装更加遮不
住身体大半个胸部和屁股都露在外面,虽然我不认为穿的少就是性感,但是欣欣
的身材加上这样的装扮的确带来很强的视觉冲击力。
  我则在家里坐卧不宁,心里七上八下,既满是期待,又充满不安。整个上午
过去了,我一遍又一遍解锁关闭手机,毫无目的的刷着网页,却任何东西都没有
看进去,仿佛行尸走肉一般。
  「叮叮叮……叮叮叮……」是我的手机铃声,忙拿起手机一看,欣欣打来的!
颤抖着手滑动接听。
  「老公啊……你在……干嘛呢?」电话那头的欣欣压抑着声音,声音有些断
断续续。
  「没做什幺啊,在家看电视呢,」我大概已经猜到发生了什幺,鸡巴瞬间就
挺立起来了,但仍然明知故问,「怎幺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人家……嗯……想……想你了嘛……」欣欣说话间已经掩盖不住呻吟了,
隐约还能听到啪啪的撞击声,「老公……回家……要……给我……做好吃的……
哦……」
  「知道啦,好好上班。」我吞了口口水,强作镇定,「你那边是什幺声音?」
  「啊?声音?没……没什幺……可能是我……在……敲键盘……的声音……
吧」欣欣的语气有些慌乱,声音也有些扭捏,「拜拜……爱你!」
  话还没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这通短暂的电话应该是光S调教欣欣的一
部分,也是在向我展示战果。
  没多久我收到了一封邮件,里面有两个视频档。
  第一个画面是欣欣跪趴在光S面前,伸出舌头,满脸顺从地看着光S。
  「啪!」一个耳光打在欣欣脸上,看的让我真的心疼,欣欣非但没有反抗反
而开心的凑上去一点,迎接来了下一个更重的耳光,欣欣的脸立刻红了起来。
  「表现不错,欣欣。」光S对我老婆发出了讚赏。
  「嗯!欣欣母狗好开心啊!谢谢主人夸奖。」欣欣说着目光却始终停留在光
S的胯间。
  「怎幺,骚逼想吃主人的大鸡巴了吗?告诉主人,是哪张嘴想吃?上面的还
是下麵的?」光S戏谑的问。
  「两张嘴都想吃主人的大肉棒,求主人让我的骚逼和小嘴吃吧。」欣欣的脸
更红了,不知道是这恬不知耻的发言还是刚才耳光的原因。
  「刚认识你的时候不还是跟老子装清纯,玩高冷吗?怎幺现在这幺快就像是
骚婊子母狗一样不要脸了?」光S把脚踩在欣欣的脸上,一只大脚几乎盖住了欣
欣的整张脸。
  「那是母狗欣欣有眼无珠,不知道主人这幺会玩女人,光哥让我体验到了做
女人的快乐,当主人的性奴母狗太幸福了,我的身体就是为您準备的,求求你尽
情享用吧!」让我惊奇的是欣欣居然下贱地伸出舌头去舔他的脚。
  光S那脚踩在欣欣的头上,脱下短裤,果然确实有自信的资本,看上去至少
有18釐米,甚至可能更长,粗壮挺拔。欣欣立刻露出了笑容,但是光S没有发
话她依然跪在原地不敢动。
  「过来!」光S示意欣欣上前,「用你的奶子,给我乳交,母狗的奶子形状
大小都不错,是乳交的好材料。」
  欣欣显然不熟悉该怎幺做,只是笨拙的用胸去蹭光S的大鸡巴。
  「傻逼母狗!」光S有些生气,「我在视频里是怎幺教你的!」说着坐直了
身体,左右开弓用手掌狂扇欣欣白嫩的胸部,这可是我平时抚摸都不忍用力的!
欣欣毫不躲闪,奶子被打的左右纷飞,身体都摇摇晃晃的站不稳,只能扶住光S
的膝盖保持平衡。光S停止了打她的奶子,两只手用力的揪住欣欣的乳头,把它
拉向自己,再粗暴的抓住欣欣的大奶子,包住自己的大鸡巴来回摩擦。欣欣疼的
流出了眼泪但却丝毫没有制止,而我,此时只能坐在萤幕前看着老婆被调教,自
己打飞机。
  「张嘴!」欣欣立刻听从光S的指令。
  「呵……呸!」一口口水吐在欣欣嘴里,欣欣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甚至还
在向他道谢!欣欣平日里可是那幺爱乾净的女孩!
  光S抱着欣欣的头按向自己的大鸡巴,欣欣如获至宝一般欣然张开嘴巴,一
股脑把大龟头吞进喉咙里,硕大的鸡巴让她几乎难以呼吸,几次弓起了身子作出
干呕的动作。光S并没有放过她,反而开始把她的嘴巴当成了阴道那样开始抽插,
横冲直撞。欣欣被干的流出了眼泪,几次本能的想要推开都被光S野蛮的又插了
进去。直到光S似乎玩腻了,把大鸡巴顶在欣欣的喉咙大概有十几秒钟时间,看
到欣欣脖子和两鬓都青筋暴起才肯罢手。
  解放了的欣欣立刻瘫软在地上废力地咳嗽起来,很长时间才缓过劲来。
  「主人坏死了,刚才人家几乎窒息了,你真会玩……」欣欣丝毫没有反感,
反而在对他撒娇!我想要让她口交都得被她要求洗很多遍,也只是敷衍的含一含
而已。
  「放心吧,你要死也只能被我活活操死,这才是你这个骚逼应该有的下场。」
光S并没有看欣欣,只是在用欣欣的内衣擦掉她滴在光S腿上的口水。
  第一段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看视频的时候,我脱了裤子不停的撸动自己的
鸡巴。
  另一个视频就是刚刚欣欣给我打电话的视频,果然,她正在被干的时候给我
打了电话,欣欣强忍身下的快感一字一顿的跟我通话,光S还使坏的加快了抽插
的频率和幅度,让我听到了鸡巴插我老婆骚逼的水声和胯骨撞击她屁股的声音,
最后光S直接从后面伸手掐着欣欣的脖子,让她艰难的跟我说话,怪不得最后的
声音尤其的奇怪。
  「骚婊子,爽不爽?被干的时候给你的小鸡巴老公打电话,给他戴绿帽子他
还不知道。」通话结束之后,光S并没有停止录製,感觉他对欣欣说的话也是故
意说给我听的,被他这幺羞辱我居然丝毫没有生气,反而鸡巴涨的更大了,只是
比起他的来,仍旧很迷你。
  「爽……好爽!小鸡巴老公……就是废物!主人……才是……欣欣的真老公
……啊……好爽……求求主人干死我……!嗯……」欣欣语无伦次地回应着他。
  光S的大鸡巴似乎早已经捣垮了欣欣的身心,让她成为了欲望的奴隶,鸡巴
的奴隶。
  「当着你老公面干你好不好?让他看看你的贱样,看看他心爱的老婆是个只
知道求草的骚逼。」光S一边挺着腰一边说。欣欣似乎回复了一点点理智,并没
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小声呻吟叫床。似乎想用沉默糊弄过去。
  「回答我!怎幺不说话了?!」但是显然,这糊弄不了光S,光S立刻停止
了鸡巴的抽插,只留一个龟头还在欣欣的小骚穴里。
  已经被大鸡巴捅的七荤八素的欣欣失去了大鸡巴冲撞阴道的快感,立刻哀鸣
着把屁股往后靠,想自己用骚逼去套弄光S的大鸡巴。换来的是光S也往后靠,
并未让欣欣得逞,并且扬起手来重重地在欣欣屁股上狠狠打了一巴掌,立刻就能
看到五个鲜红的掌印。
  「嗯?操你妈的骚逼母狗,回答老子的话!」光S一边说一边把龟头在欣欣
的洞口轻轻地磨一磨,给她会把大鸡巴插进去的错觉却又得不到。
  「操我……操我!在我老公面前操我!在谁面前操我都行,只要主人肯操我!
求你了!」欣欣最后的防线也彻底崩溃了,带着哭腔喊道。
  「操你妈的……贱骚逼!都成……母狗了!还跟……老子……装纯!操死…
…你个……骚婊子!」光S每说几个字,都会把大鸡巴狠狠地插进欣欣的骚逼里,
整根没入,没有什幺深浅的技巧,就是蛮横的冲撞,几下就击溃了欣欣的神志。
  「啊……嗯……好舒服……操我……谢谢……干烂我的……骚逼……」欣欣
颤抖着说出这些话来,让我的心理酸溜溜的,却更加有种猥琐的快感。
  第二个视频到这里,也就结束了,其实在没看完的时候,我已经撸射了,光
S的确很会调教人,我觉得不只是欣欣,我也是是被调教的物件。
  我射完之后,短暂的迷茫和空虚并没有让我后悔这个荒唐的赌局。也没再打
扰他们的「好事」。
  枯坐在电脑前,浑浑噩噩,一直等到晚上八点,也没等到欣欣回来,正当拿
起电话犹豫要不要给欣欣打电话时,门外响起门铃声,欣欣不是带了钥匙吗?

赞(12)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