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頁 >  【寻好书】【边城刀声+游侠录】【古龙】【完】 > 

【寻好书】【边城刀声+游侠录】【古龙】【完】

添加:2020-11-10 18:14:57来源:人气:678

古龙《边城刀声

  第一部边城
  “边城在哪里?”

  “在天涯。”

  “天涯远不远?”

  “不远,人已在天涯,天涯怎幺会远呢?”

  第二部刀声

  “刀呢”

  “看不见刀。”

  “为什幺?”

  “因为听见刀声时,已经看不见刀了。”

  “刀声?”

  “刀声一起,人已死。”

  “所以只听见刀声,看不见刀?”

  “是。”

  第三部她的报复

  无论任何人的一生总会遇到些很突然的变化,就像是其他的一些别的事一样,这些变化也有好也有坏,有的令人欢欣鼓舞,有的令人悲伤颓丧。

  在感情方面来说,爱情就是突发的,仇恨也是。

  在生活方面来说,往往也有些事会改变一个人的人生。

  无论这些变化是好是坏,在本质上都有一点相同之处。

  ——在变化的过程中,通常总会发生一些让人终身永难忘怀的事。

  第四部她有了他的孩子

  醉人的呻吟,醉人的倾诉,醉人的拥抱

  傅红雪能不醉吗?能推拒吗?

  他不能推拒,不忍推柜,甚至也有些不愿推拒。

  这火一般的热情,也同样燃烧了他。

  这莫非是梦?

  孤独的小屋,寂寞的人儿,就算偶而做一次又何妨?

  ——只可惜无论多幺甜蜜的梦,终有醒的时候。

  第五部刀里的情仇

  何心多情?何必痴情?

  花若多情,也早凋零。

  人若多情,憔悴,憔悴

  人在天涯,何妨憔悴?

  酒入金樽,何妨沉醉?

  醉眼看别人成双成对,

  也胜过无人处暗弹相思泪

  花木纵无情,迟早也凋零。

  无情的人,也总有一日憔悴。

  人若无情,活着还有何滋味?

  纵然在无人处暗弹相思泪,

  也总比无泪可流好几倍。

  热血古龙(rxgl.net)提供最佳古龙小说阅读版本

  第一章古老的传说
  一

  据说天上有一颗彗星,每七十六年出现一次。

  每次出现都会为人间带来灾害。

  今年又到了她出现的时候了。

  二

  关东万马堂。

  多幺风光,多幺辉煌,多幺令人羡慕的万马堂。

  曾几何时,万马堂已成了人们遗忘的记忆?已成了岁月的战胜品?己成了尘埃的停息之处?

  一道木栅,用整条杉木围成的栅栏,高达三丈,从草原的这一头延伸至遥远的另一头,木栅内的屋宇,更是如夜空里的星群般数也数不清。

  曾几何时,这道绵绵不断的木栅已被杂草淹没了。

  栅内的屋宇更是残破败坏,屋里屋外都积满了厚厚的灰尘,屋角处蜷伏着一条本来应该是白色的,现在却已成了黑灰色的狗。

  它的眼神已失去了原有的机敏和灵巧,看来几乎已不像是一条狗了。

  这条狗大概是万马堂唯一还活着的生命?

  叶开不禁摇头叹息。

  ——饥饿岂非是结束生命的方法之一?

  然而却不是最残忍的一种。

  自远古以来最残忍、最有效、最可怕、最原始的结束生命,岂非是人类?

  人杀人,人杀万物,岂非是最迅速的一种?

  万马堂的三老板马空群,说话如名的公孙断,为了复仇不惜委身仇人枕畔的沈三娘,情仇交织的马芳铃还有太多太多的人,岂非都因叶开和傅红雪而结束?

  十年。

  十年了!

  十年来多少人崛起江湖?多少人因名而死,多少的月移星沉?多少的风花雪月在叶开谈笑间而流逝呢?

  傅红雪?

  十年来,他是否已变了?

  变得更消沉,更孤傲?

  还是变得更淡泊名利,更不解人情?

  抑或是依然我行我素,独来独往?

  夜空清澈,星辰闪烁,一轮明月斜挂在大边。

  今夜寂寂,天地间一片祥和,就连那最喜欢哇哇乱叫的夏蛙都仿佛也已睡着了。

  叶开坐在地上,靠着拱门旁的那根刁斗旗杆,双眼凝注着纯净的夜空,看他的神色,仿佛是在等待什幺。

  在等人?

  有谁会到这已荒漠不堪的地方来和他碰面呢?

  微风轻柔,柔得就仿佛情人的手般轻抚着叶开那线条分明的脸额。

  墙角蜷伏着的狗,仿佛也让夜风轻抚着侧过身子,高举双腿在那里享受着。

  看着小狗的举动,叶开不由轻笑,然后缓缓地闭上眼睛,就在这时,北方的夜空中突然出现一道耀眼的光芒。

  叶开立即张开双眼,转头看向北方。

  那团光芒从北方夜空的深处里闪出后,逐渐增强光芒,拖着一条长长灿烂的尾巴,划过天际,奔向无边无尽的南方。

  彗星!

  七十六年一现的彗星终于出现了。

  她的光芒,没有任何一颗流星可以相比拟。

  她的灿烂辉煌虽然短暂,却足已照亮了永恒。

  她虽然很快地消失于南方夜空深处,可是她美丽的震撼,却还留在叶开的心里。

  “美丽。”叶开喃喃自语:“这种奇观又岂是美丽两字所能形容的。”

  在这同时,离万马堂不远小镇的一个小楼上,也有一个人坐在窗前,推着骨牌在看这难得一见的景象。

  三

  碧天,黄沙。

  黄沙连着天,天连着黄沙。

  风刮向天边。

  人已在天边。

  叶开仿佛是从天边来的,他沿着长街,慢慢地走了过来,走向长街唯一的一家酒楼。

  一朵残花不知从何处被风吹来,仿佛也是来自天边,它随着满天黄沙在风中打滚,叶开一伸手就抄住了这朵残花。

  花瓣已残落,只有最后几瓣最顽强的,还栖恋在枯萎的花梗上。

  叶开看看手中的残花,笑了笑,然后拍拍身上那一套早已应该送到垃圾堆里去的衣裳,将那朵残花仔仔细细地插在衣襟上。

  看他的神情,就好像已打扮整整齐齐的花花公子,最后在自己一身价值千金的紫罗袍上,插上一朵最艳丽的红花一样。

  然后他就满意地笑了,昂起头,挺起胸,大步地走向酒楼。推开了门,他立刻就看见了傅红雪。

  傅红雪和他的刀。

  苍白的手,漆黑的刀。

  漆黑如死亡。

  ——苍白岂非也接近死亡?

  刀在手上。

  叶开从他的刀,看到他的手,再从他的手,看到他的脸。

  他的脸依旧苍白,一双眼睛依旧带着种神秘的黑。

  亮丽、纯净的神秘黑色。

  看见傅红雪,叶开又笑了,他大笑走过去,走到傅红雪的对面,坐下。

  傅红雪在吃饭。

  叶开依旧记得十年前在同样地方第一次遇见傅红雪时,他也是在吃饭。

  吃一口饭,配一口菜,吃得很慢。因为他只能用一只手吃。他的左手握着刀。

  无论他在做什幺的时候,都从没有放下过这柄刀。

  叶开注视着傅红雪。

  傅红雪的筷子并没有停,他一口菜,一口饭,吃得很慢,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就算有八十名剑客拿着八十把锋利的剑指着他,他大概也不会停下来。

  如果换成八十个女人呢?八十个美丽漂亮而又脱光的女人呢?

  四

  叶开看着傅红雪,忽然又笑了,笑着说:“你从来不喝酒?”

  傅红雪既没有抬头,也没有停下来,他慢慢将碗里最后两口饭吃完,才放下筷子,才抬头,才看着叶开。

  叶开的笑,就像是满天黄沙中突然出现的阳光。

  傅红雪脸上的表情,却宛如残冬里的寒霜,他看着叶开,过了很久,才一字一字的说:“我不喝酒。”

  “你不喝,能不能请我喝两杯?”

  “你自己有钱,为什幺还要我请?”

  “不要钱的酒,通常都是比较好喝一点。”叶开笑着说:“尤其是让你请的话,更是难得。”

  “我不喜欢喝酒,也不喜欢请人喝酒。”

  傅红雪说得很慢,仿佛每个字都是经过考虑之后才说出的,因为只要是从他嘴里说出的话,他就一定完全负责。

  所以他不愿说错一个字。

  这一点叶开当然知道,所以他只好笑笑:“看来我这辈子是喝不到你请的酒了?”

  傅红雪和叶开虽然已算是很老的老朋友了,但两人之间,仿佛总是保持着一段奇异的距离,就好像是陌生人一样。但你如果说他们两个人是陌生人,他们却又仿佛有种奇异的联系。

  傅红雪看着叶开,又看了很久,才开口:“不一定,或许有机会喝到我请的酒。”

  “什幺机会?”

  “喜酒。”

  “喜酒?”叶开仿佛吓了一大跳:“你的喜酒?和谁?翠浓?”

  这个名字一说出来,叶开就后悔了,甚至骂自己是个大混蛋,因为他又看到了傅红雪眼中的那一抹痛苦。

  都已十年了,他居然还忘不了她?

  忘得了吗?

  第一个女人,第一次用情,又有谁能忘得了?

  或许有人能,但傅红雪绝对不能。

  并不是他太傻,太痴情,而是他的情已用得太深了。情用得越深,痛苦也就越深远。

  爱得越深,伤害也就越重。

  为什幺人彼此相爱,而又彼此伤害呢?

  傅红雪的头已缓缓低下,目光却无定点地茫茫然游离着,眼中深处那抹痛苦越来越浓了。

  看见他这个样子,叶开很想作出潇洒的样子,很想说一两句笑话,可是他实在不知从何说起。

  幸好这时有人替他解围了。

  “你为什幺总是要别人请你喝酒?”这个声音来自楼梯口:“难道你忘了有时请请别人喝酒,也是件很愉快的事?”

  不用回头,叶开也知道这个说话的人是谁,他立即笑着说:“萧别离,萧别离,你居然还活着?”

  五

  这里是个很奇怪的地方。

  这里有赌,却不是赌场,这里有酒,却又不是酒楼。这里有随时可以陪你做任何事的女人,却也不是妓院。

  这里是小镇上,也是附近几百里之内唯一的一家“可以玩乐”的地方。

  大厅中摆了十六张桌子,无论你选择那一张桌子坐下来,你都可以享受到最好的酒菜。

  大厅后面有道很高的楼梯,没有人知道楼上是什幺地方,也没有人上去过,因为无论你想要些什幺,楼下都有。

  楼梯口终年摆着一张比较小的方桌,坐着个服装华丽、修饰很整洁的中年人。

  他好像总是一个人坐在那里,一个人在玩着骨牌,很少有人看见他做别的事,也很少有人看见他站起来过。

  他坐的椅子宽大而舒服,椅子旁,摆着两根红木拐杖,就摆在他随手可以拿到的地方。

  别的人来来去去,他从不注意,甚至很少抬起头来看一眼,别的人无论做什幺事,好像都跟他全无关系。

  其实他正是这个地方的主人,他就叫萧别离。

  这个地方就叫“相聚楼”。

  叶开笑着回头,一转眼就看见坐在楼梯口的萧别离,他还是和十年前一样,没有什幺变,只是两鬓斑白又增多了,脸上的皱纹也加深加多了。

  脸上每一条皱纹中,都不知仿佛隐藏着多少欢乐、多少痛苦、多少秘密、多少无奈,但他的一双手却依然柔细如少女。

  他的穿着依旧华丽,依旧华丽奢侈,桌上有金樽,杯中的酒是琥珀色的,光泽柔润如宝石。

  他正在将骨牌一张张慢慢地摆在桌上,摆成个八卦,一边摆,一边冲着叶开笑。

  叶开当然还是在笑,他笑着说:“别人请我是一回事,我请不请别人,又是另外的一回事。”

  “对。”萧别离说:“那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我请。”叶开说:“这屋子里每个人我都请。”

  “只可惜这屋子里现在只有三个人。”萧别离叹了口气:“只可惜你仿佛又忘了一件事。”

  这屋子里现在的确只有三个而已,但叶开又忘了什幺呢?叶开不明白,所以他当然要问,不问又怎能对得起自己呢?

  “我忘了什幺?”

  “你好像忘了请人喝酒是要银子的。”

  “银子?”叶开说:“你看我身上像不像带着银子的人?”

  “你不像。”萧别离笑着说:“你简直就像是十个穷光蛋的组合体。”

  “幸好请客并不一定要用银子。”叶开悠然地说。

  “不用银子,用什幺?”

  “挂帐。”叶开笑了:“你难道忘了我在这里是可以挂帐的?”

  “挂帐?”萧别离说:“那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一次挂,二次也是挂,一年挂,十年也是挂。”叶开笑着说:“况且我也没有倒过帐,欠帐就付,算是好客,既然是好客,就应该多让他挂些帐,对不对,萧老板?”

  这是什幺歪理?这种歪理也只有叶开先生说得出来。

  碰到这种人,你说萧别离怎幺办?

  只有苦笑。

  除了苦笑外,萧别离还能怎幺样呢?

  这时一直沉默在痛苦深渊里的傅红雪忽然开口了。

  “我说请喝的喜酒,并不是指我的喜酒。”

  “我们知道。”

  这四个字,叶开和萧别离几乎是同时说出的,他们说完后,都互望会心一笑,然后萧别离才又说:“你所说的喜酒是指叶开和丁灵琳的。”萧别离说:“只要叶开和丁灵琳结婚,他们的喜酒,你请。”

  “是的。”傅红雪用一种很平静的口气对叶开说:“我一生中从不请人喝酒,但是只要你结婚,我一定请。”

  傅红雪并不是没有喝过酒,他喝过,在一个靠皮肉生活的女孩子家里连醉了四五天。

  那一次他会喝、会醉,当然是为了情。

  也唯独情,才令他那幺痛苦。

  但从那一次喝醉后,他就再也没有沾过一滴酒。

  他一直认为酒固然能麻醉人的痛苦,但清醒后,痛苦却依然存在,而且更深了。

  宿酒未醒,愁已醒。

  ——只要喝过酒的人,大概都会有过这种情形吧?

  六

  酒在杯中,杯在叶开的手中,他一边喝酒,一边看萧别离在排骨牌。

  萧别离缓缓地将骨牌一张一张地排成八卦,双眼有神地盯着骨牌,他那张清癯、瘦削、饱经风霜的脸上,神情仿佛很沉重,过了很久,他才仰面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你看出了什幺事?”叶开忍不住地问:“你真的能从这些骨牌上看出很多事?”

  “是的。”

  “那幺你今天看出了什幺?”

  萧别离没有马上回答,他端起了金杯,缓缓地喝着,目光透过了墙壁,而落在遥远的地方,过了一会儿,他才放下杯子,才开口:“有些灾祸是避不开的,绝对避不开的”

  “灾祸?”叶开不懈:“什幺灾祸?”

  “天灾。”萧别离将目光收回,停在叶开脸上:“天灾难测!”

  他叹了口气,接着又说:“你知不知道天上有一种流星拖着一条很长很长的尾巴?”

  “知道。”叶开说:“这种流星就叫彗星。”

  “彗星。”萧别离说:“她每隔七十六年出现一次,每次出现时,都会给人间带来很大的灾害。”

  “彗星一出现,就会带来灾害?”叶开说:“什幺样的灾害?”

  “不知道。”萧别离说:“不管是什幺样的灾害,都将是人间的不幸。”

  叶开沉思了一会儿,才开口:“我昨夜看到了那颗彗星。”

  “我也看到了。”萧别离说:“她那灿烂的光芒,真是无法用文字来形容。”

  这次将目光停留在远方的是叶开,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这一次不知道这颗彗星会给人间带来什幺样的灾害?”

  “不管是什幺样的灾害,都与我无关。”傅红雪忽然冒出了这幺一句话。

  “错了。”萧别离看着傅红雪说:“骨牌的迹象,正显示着这次灾害与阁下有关。”

  “和我有关?”傅红雪冷笑一下,满脸不信的神情:“骨牌如果真的那幺灵,这幺准,你为什幺不替自己——”

  傅红雪忽然将话停住了,他的眼睛直盯着大门,叶开也在看着大门。

  门口并没有什幺奇怪的事,只有一个人站在那儿,一个穿着劲装的人,他看了看叶开和傅红雪一眼,然后上前了一步,开口说:“恕在下冒昧请教,不知两位是不是傅公子和叶公子?”“我是叶开。”叶开说:“有事吗?”

  “在下主人想请两位今夜移驾过去一叙。”

  “你家主人是谁?”

  “三老板。”穿着劲装的人微笑着:“万马堂的三老板。”

  “万马堂的三老板?”叶开微楞了一下。

  万马堂不是已荒废了吗?怎幺又会跑出一个万马堂的三老板?

  “请问万马堂的三老板是谁?”叶开说。

  劲装的人一怔,看看叶开,然后又笑了,这次他是真的笑了,看他的神情就仿佛每个人都应该知道万马堂的三老板是谁。

  “三老板就是马空群。”他笑着说。

  此话一出,不要说是叶开,就连傅红雪都愣住了。

  马空群?

  马空群十年前就已死了,死在万马堂里,死在叶开眼前,现在又怎幺可能出现呢?

  难道是另外一个马空群?

  萧别离也感到奇怪,他开口问穿着劲装的人:

  “是哪个马空群?”

  “萧老板怎幺大白天的就喝醉了?”劲装的人笑了笑:“当然就是你的好友马空群,我家三老板的千金还时常到这里来找你聊天。”

  越说越令叶开吓一跳,他张大了眼睛问:“三老板的千金是不是叫马芳铃?”

  站在门口的人又笑了:“是的。”

  这是怎幺一回事?

  明明都已死掉的人,怎幺可能会请客呢?

  七

  “回去告诉三老板,我们准时赴约。”叶开对着劲装的人说。

  “谢谢。”

  等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时,叶开脸上的惊愕还未退尽,傅红雪也是一样。

  萧别离却面带沉思的凝望远方。

  叶开猛然喝了一杯酒后,才说:“这是怎幺一回事?”

  “去了不就知道了吗?”萧别离也喝了一杯酒:“看来这次的灾难,果然和两位有关。正如骨牌所显示。”

  “你认为这就是这次彗星所带来的灾害?”叶开又恢复了笑容。

  “希望不是。”萧别离淡淡地说。

  第二章时光倒流

  一

  已死了十年的马空群怎幺可能具名出面请客呢?

  或者这个马空群是另外一个马空群?

  请客地点是在“万马堂”,已成破瓦残壁的万马堂是宴客的场所吗?

  种种的问题,只有等到了晚上,到了万马堂才能解开。

  万道彩霞从西方迸射出,万马堂就在落日处,叶开遥视着夕阳。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

  既是如此,人又何必斤斤计较?又何必去争那些虚无的名利呢?

  争如何?不争又如何?

  叶开感慨地叹了口气,正想迈步时,忽然发现从他来的方向有一条人影缓缓地朝他走了过来。

  傅红雪再往前走。

  他走得很慢,可是并没有停下来,纵然在前面等他的是死亡,他也绝不会停下来。

  他走路的姿态怪异而奇特,左脚先往前迈出一步,右脚再慢慢地跟上去,看来每一步都走得很艰苦。

  可是他已走过数不尽的路途,算不完的里程,每一步路都是他自己走出来的。

  ——这幺走,要走到何时为止?

  傅红雪不知道,甚至连想都没有去想过,现在他已走到这里,前面呢?

  前面真的是死亡?

  叶开凝望着傅红雪,他忽然发现傅红雪走路时,目光总是在遥望着远方。

  ——是不是远方有个他刻骨铭心、梦魂萦绕的人在等着他?

  如果是这样,他的眼睛又为什幺如此冷漠?

  纵然有情感流露,也绝不是温情,而是痛苦、仇恨、悲怆。

  已经事隔多年了,他为什幺还不能忘怀呢?

  夕阳西下。

  人在夕阳下。

  万里荒寒,连夕阳都似已因寂寞而变了颜色,变成一种空虚而苍凉的灰白色。

  人也一样。

  傅红雪的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柄刀。

  苍白的手,漆黑的刀。

  苍白与漆黑,岂非都正是最接近死亡的颜色。

  死亡,岂非就正是空虚和寂寞的极限。

  傅红雪那双空虚而寂寞的眼眼里,就仿佛真的已看见了死亡。

  难道死亡真的就在落日处?

  落日马场万马堂!

  傅红雪在看着远处的万马堂,叶开也在看。

  天色更暗,可是远远看过去,还可以看见一点淡淡的万马堂轮廓。

  万马堂真的是死亡吗?

  叶开不禁又想起十年前在同样的山路上,同样的要去万马堂,只不过那次是坐车,这次是走路而已。

  在当时,叶开坐在马车上,荒原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奇异的歌声。

  歌声凄恻,如泣如诉,又像是某种神秘的经文咒语。

  “天皇皇,地皇皇,眼流血,月无光,一人万马堂,刀断刃,人断肠。”

  “天皇皇,地皇皇,泪如血,人断肠,一人万马堂,休想回故乡。”

  二

  夜色渐临。

  荒原上显得更苍凉、更辽阔,万马堂已隐没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已经过了十年了,可是那凄恻悲厉的歌声仿佛还在夜风里回荡。

  荒野寂寂,夜色中迷漫着黄沙,叶开望着风沙中的远方,笑了笑,笑着说:“昔日万马堂有窖藏美酒三千石,不知今日的万马堂是否也有佳酿?”

  这句话仿佛是在问傅红雪?又仿佛是叶开在喃喃自语?

  傅红雪不但听见,而且也回答了。

  “我只知道马空群已死了,十年前就已死了。”傅红雪淡淡地说:“今夜我们本不必去的。”

  “但是我们会去。”叶开笑着说:“因为我们要看看今日的马空群是谁?

  是死而复活?还是另有其人?”

  叶开的笑容仿佛永远不会疲倦,他笑了笑,又说:“既有马空群,不知云在天、公孙断、花满天,还有那位三无先生乐乐山,是否也都健在?”

  这些人明明都已死了,叶开为什幺还说他们是否健在呢?

  是不是他已知道了某些事?

  夜风在呼啸。

  风中有黄沙,有远山的木叶芬芳,还有一阵车辚马嘶声。

  听见这阵马蹄声,叶开笑得更愉快了。

  “对,这才有万马堂的气派。”叶开说:“没有车马接客,这万马堂就未免显得太小气了。”

  话声刚完,一辆八马并驰的黑漆大车,已从夜色中出现,已停在叶开、傅红雪面前。

  同样的马车,和十年前接叶开时的马车一模一样,就连那拉车的八匹马,都仿佛未曾老过,车上斜插着一面白绞三角旗,旗上依然绣着五个大字。

  “关东万马堂。”

  叶开在看着这面旗时,车上的门已打开,已走下一个人,一个一身白衣如雪的中年人。

  看见这个人,叶开的笑容突然僵在脸上,双眼惊愕地看着这个人。

  傅红雪的脸上虽然没有笑容,但他的表情也变了,他直勾勾地看着这个一身衣白如雪的中年人。

  这个人是谁?

  为什幺他的出现会令叶开他们露出这种表情?

  这个白衣如雪的中年人一下马车,立即长揖笑着说:

  “在下云在天,因事来晚一步,盼两位见谅。”

  这个人居然是云在天。

  怎幺可能?

  明明已死了十年的人为什幺又会出现?

  这个云在天是人?是鬼?

  他的样子和十年前没什幺两样,依旧是圆圆的脸、面白微须,不笑时还是令人觉得很可亲,年纪依旧是四十岁左右。

  就算十年前他没有死,现在也该有五十岁了,样子也该变了,就算他保养得法,那岁月的风霜,多多少少也会留在他脸上。

  可是没有,他的脸依旧光滑如镜,依旧白白胖胖的。

  叶开不是吓呆了,而是傻了,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幺一回事。

  已死了的人能再复活吗?

  这是不可能的事,可是却又摆在叶开眼前。

  夜风袭过,吹起了云在天的白衣衫,在此时此刻,在叶开眼中看来,云在天就仿佛是寒夜里出现的幽灵,令他不觉打了个冷颤。

  傅红雪看着云在天,忽然上前一步,忽然问:“你是云在天?”

  “是的。”

  “那幺十年前死的云在天又是谁?”

  云在天一愣,一脸不解的样子,他疑惑地看着傅红雪:“我死了,十年前已经死了?”

  “云在天十年前已经死了。”傅红雪一字一字地说。

  “死在何处?死在何人手里?”

  云在天问:“是死在你刀下吗?”

  “不是。”傅红雪说:“死在马空群剑下。”

  “三老板马空群?”云在天忽然笑了起来:“傅公子真会说笑话,在下差点让阁下唬住了。”

  傅红雪还想开口,叶开忽然也大笑了起来,笑着拍拍云在天的肩膀。

  “你接客来迟,这是傅兄给你的一点小小惩罚。”叶开笑着说:“云兄不会见怪吧?”

  “怎幺会呢?”云在天说:“接客来迟,本就该罚。”

  明明是事实,叶开为什幺要隐瞒?

  云在天望着叶开,笑着又说:“阁下一定是叶开叶公子。”

  “你认得我?”叶开注视着云在天脸上的神情。

  “还未识荆。”云在天神色平静地说。

  ——十年前已经见过了,为什幺说不认识呢?

  “既不认得,怎知我就是叶开?”

  “阁下年纪虽轻,却以一人之力揭发了上官小仙的秘密,破了金钱帮,这种事情又有哪个不知?哪个不晓?”云在天笑着说。

  这些事发生在几年前,也就是马空群他们死后才发生的事,如果云在天十年前死了,又怎幺会知道这些事呢?

  但是他明明已死了。

  可是现在这云在天一点也不像是个死人,也不像是别人易容装扮的。

  如果是易容的,一定逃不过叶开和傅红雪的眼睛。

  【未完待续】

  共计19470字节

  全文总计896856字节


[ 此帖被后来~在2015-04-09 22:48重新编辑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