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頁 >  【寻好书】【佣兵天下】【作者:说不得大师】【完结】 > 

【寻好书】【佣兵天下】【作者:说不得大师】【完结】

添加:2020-11-10 18:14:48来源:人气:671

《佣兵天下

  作者:说不得大师

  短篇 时空以外的故事 封神:夕阳无限好

  艾米诺尔大陆腹地花语草原,红太阳逐渐向西偏斜,黑太阳从遥远的东天快速赶超了过来,远处雪山在地下拉出了长长的影子。

  远远的,草原上小商旅们踩出来的弯弯小径出现了几个旅者,他们行进明显速度比一般的商旅要快很多。

  哦,原来是佣兵。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剑士,背后背着一把几乎和他等高的双手大剑;身边是一个女性,和其他几个旅者风尘仆仆样子不同的是,女孩全身上下都异常洁净,绿色的头发后面露出短弓的弓梢,箭壶里插着不同颜色的箭羽,估计是加持了不同的魔法,看得出女孩和大剑士的关系相当特殊,不时会把手搭在大剑士的手臂上;在他们的后边是一个非常高大的战士,远远地从头型上看去象是一个半兽人,众神大战后,这个来自蛮荒大陆的种族在艾米诺尔大陆上也扎下了根,他一只手拉住背后的巨大行囊,手上的经脉象蚯蚓一样蜿蜒着,他的行囊在整个队伍中显然是最大的;在他的后面是一个另外一个剑士,身材高瘦,很奇怪的是他没有穿盔甲,看到他腰里细长的剑大部分人都会释然,明显这是一个最近一百多年来刚刚串红的职业――魔剑士,据说是同时会魔法和剑士;最后面是一个最近十几年来很少见到的魔法师,乱蓬蓬的头发,应该散发着很多年前的味道,汗水和灰尘把脸涂的色彩斑斓,法杖被当成手杖在使用,年纪相当大了……

  “当年这里根本没有那座高耸入云的雪山,完全一马平川,纵马走一天一夜也不会也不会遇到这样的小山坡。咳……咳……”队伍最后传来老法师苍老疲惫的声音。

  “那后来怎幺有了?”小 女孩好奇的问。

  “还不是众神大战时留下来的?据说这是冰系上位精灵和土系上位精灵最后决斗的地方,上位神的力量足以移山填海了……咳……咳……这个该死的小山坡。”老法师抱怨着山坡。

  旅者队伍翻过小山坡,看到山坡另外一边,一块岩石后面坐着一个老人,老人前面的草地上,放养着几十只山羊,和风徐徐吹过,老人苍发轻轻颤动,山羊们不耐烦的把屁股尾巴尖晃动了两下接着吃草了。

  再远一些的地方有一条弯弯的小河,风从河的那边吹来带着迷人的湿气。早晨起大早赶路的旅者看到这难得的阴凉地还有水源可以补充,旅者们不约而同的放下了行囊决定休息一会,躲躲头上的傲阳。

  “老先生,打搅了……”大剑士把双手剑解下来,一边打招呼一边走了过来。

  走到跟前,大剑士才发现老人相当的老,眼窝深深地凹了进去,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脸上全是皱纹,古铜色的皱纹里说不定藏了多少尘土,佝偻着肩膀,数不清的补丁却无法缝补衣服上所有的口子。

  察觉到身后来了人,老人回头大声说:“小伙子,你说什幺?老了,听不到了。”女孩眼尖,清楚地看到老人回头间苍发上抖落了黄白色的寄生虫,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大剑士也发现了,下意识地闪了一下头,躲开了飞来的活物,老人眼中流过一丝异样:“老了,讨人闲了……”老人真的耳朵背了,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自言自语象打雷一样传出很远。大剑士的脸上露出些许尴尬的表情。

  “老人家,我们想在这里休息一会,躲躲太阳。”大剑士大声的喊了起来。

  “老头,你那羊卖给我一只,想吃肉了。”一个更大的声音鲁莽地从后面传来,话音没有落,一个闪亮的银币象石头一样砸在了老人的肩膀上,弹落在地下。半兽人象猛虎一样扑向了山坡上的山羊。

  老人急了,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踉跄了跑了过去:“不要呀,不要杀我的羊――”他一把拉住半兽人的袖子,想拉住半兽人。

  “不要伤害老先生。”远近几个佣兵同时喊了起来。

  强壮的半兽人一只手把老人按在地上,另外一只手抓过一只满意的山羊,冲山羊的脖子大口咬了下去,血立刻顺着半兽人的嘴角流了下来。山羊白色的眼球中快速充满了血丝,哀怨的咩咩了两声就不在发出任何声响。

  老人无助地蹲在了地下,喃喃的说着:“为什幺要杀我的羊?为什幺?难道死的还不够多幺?为什幺要牺牲可怜的羊?为什幺要牺牲可怜的花……”

  大剑士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歉意:“老先生,我们的伙伴习惯吃活的动物,过去的10天他都吃干粮,实在是……这是一个金币,应该可以买几只羊了……”

  老人冷冷地用手推开了金币,佝偻着身体手脚并用地爬到另外一块石头的后面,默默的看着眼前的草原和惊恐的小羊群。

  大剑士把金币放在了一个明显的石头上,回到了伙伴中。

  半兽人喝完了羊血,用血淋淋的手把羊皮扒了下来,从靴子里拔出匕首在羊身上划出一个个细长的口子,往里面撒了些盐,用羊皮把羊躯体包好,浅浅埋在了地下,就地支起了篝火――看的出,这是相当有经验的冒险者,否则不会知道佣兵们快速烤肉的办法。

  刚才异样的情景,让几个佣兵都失去了交谈的兴趣,简单地就着水吃了几口干粮,无语地看着半兽人着急的把羊肉从地下挖了起来,半生不熟的吃了起来,血水滴答到地上。同样的事情太多了,更不知道替他擦了多少屁股,几个伙伴也不知道该对这个野蛮的伙伴说些什幺了,如果不是看在这个家伙实在,战争中总冲在最前面,互相之间都还有救命的经历,早就该把这个家伙踢出队伍了。

  突然,起风了,从遥远的天际一卷一卷的白云象是野马一样伴随着风奔踏而来。奇怪的是,当白云吹到小山坡的上方时,象是撞到了墙上不再前行,而是四散飞舞。

  正在收拾临时营地的佣兵们也发现了这个奇怪的现象,所有人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众目睽睽之下,天上的白云继续着自己的惊世之举,一部分白云迅速变成红,象火焰一样在天空中跳跃起舞;另外一部分白云缥缈着发出金色的光彩,旋转在风中袅袅而起;中间的白云象是突然化成了千年的雪山,凝固了起来,接着云彩色四周散射出七彩的光芒。三种不同的云团迅速扩大着,象是山峦一样层层叠障。

  眼前的景象已经超越了人类已知的范畴,连最为博闻广记的老法师都没有听说过眼前云彩的异状,探险者们都惊呆了。

  几声清脆的鸣叫从远天传来,嘶鸣再次响起,已经是象雷鸣一样在冒险者头上隆隆而起。

  老法师的脸色瞬息数变,在最后一声嘶鸣响起时,老法师颤抖的吐出了一个字节:“龙……”

  龙?只有龙吟才会这样响彻于九天之上,如同落雷一样直入九地之下,也只有龙会有这样追风赶月的速度。

  冒险者脑海里刚刚描绘出传说中龙的模样,三个巨大的龙头已经从云中出现,遮天蔽日的龙翼在云霭中忽隐忽现。

  并不是所有的冒险者都会成为屠龙勇者,更不是所有的冒险者都想成为屠龙勇者,起码这个佣兵小团队就不想,可是,当三个庞然大物突然出现在面前,总不能客气打个招呼或者说一句:“巨龙先生,你吃了吗?”就简单的把它们打发走吧。战士们立刻拔出各自的武器,把魔法师和弓箭手围在中间。

  即使是大脑简单如半兽人也清楚的获知,这是一场没有任何胜算的战争,三只巨龙足以毁灭一个小的国家,冒险者们的步子已经显得沉重起来。

  三只巨龙突然从空中缓缓落下,此时冒险者才发现,在每只巨龙的身上都有一个骑士?

  龙骑士?据说在泛大陆领域内一共只有20个左右的龙骑士,想不到今天能够一下子遇到三个。

  看到是龙骑士,几个冒险者的心都落在了肚子里,龙骑士无疑是实力和美德的象征词,无论如何龙骑士不会“欺凌”他们吧……

  巨兽鹏大的巨翼舒展在空中,象小山一样的身躯慢慢悬浮在离地面几米高的空中,三个龙骑士翻身从龙背上跃了下来,他们身上散发着红色、金色、七彩的光芒,他们缓缓的走了几步……他们缓缓的在空中走了几步,他们是悬空的走了几步!

  七彩云霭

  龙

  龙骑士

  悬空而行的人

  ……

  短短的几分钟内,接连而来的怪事已经让冒险者以为自己堕入了奇异的梦境,这一定不是真的,否则人怎幺会在空中走步?

  三个骑士缓步走到刚才那个衣衫褴缕的老人身边,好像生怕惊动了什幺。

  老人显然也感受到了什幺,抬起头漠然看着眼前三个奇怪的遍身散发出光芒的龙骑士。

  中间的骑士恭敬的向老者抱肩施礼:“尊敬的王者,毕哈莫丝哈、诺耶尼、凌非烟奉我们的主向您请安了。”

  不远处,老魔法师听到三个古怪的名字几乎要跳了起来,语气颤抖着说出了三个名字:“日神、火神、凌云战神……”

  传说中,天上有神,否则也不会有众神大战,传说中,凌云战神是在众神大战后期被创世神从人类战士中破格封神的。难道他们就是真的神明?

  破落老人无声无语,就象眼前没有任何东西一样。

  日神的语气极为缓和谦逊,在话语中用了多个敬词:“王,多年不见,主十分想念,因此委托我们来给您作封神仪式,他希望您能够成为和他齐名的上位智慧神……”

  旁边的凌云战神显得更是恭顺:“我的王,这个位置已经为您留了90年了。”

  “你们是想来告诉我,我离离开这个世界的时间不长了吧。”老人突然冒了一句。

  凌云战神身躯微微一颤:“世上没有任何事物可以遮掩王的慧眼。”

  老人缓缓站了起来,风中,苍发飘飘而起,破烂的衣衫亦随风起荡:“90年前,我说过,我不要封神,我只要我的兄弟可以复活,我只要可以拥有自己的爱人,”苍老的声音在天地间越来越响,“我只要众神不再把人类当成棋子;今天,我还要说这些话,我不要封神,如果他还想做些什幺好事的话,就让时光倒流,让我回到战争之前,让我回到雪原……”

  三个神祉深深地垂下了头,凌云战神突然对这个破烂老人行了人类骑士向国王行的跪膝礼,语音激动:“我的王,过去的一切让我们无法忘怀,过去的……”

  老人显然不想再听下去,扔出来一个黑色的小石子准确打在最大的一只山羊的左角上,山羊抬头看了看他,咩咩的叫了几声提醒自己的伙伴跟着自己走。

  老人踉跄的走过了三个神氏的身边,从跪倒的凌云战神身边走过的时候,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战神面前的土壤顿时被打湿:“王,难道您真的要消失在风中……”

  “呵……”老人的背更加佝偻了:“只有消失在风中,或许才可以找到雪原中的兄弟。”

  三只巨龙畏缩的给老人让开了路。

  老人艰难的抬起手笔,在空中画了几个古咒语符号,前面的头羊带着羊群踏着小河的波纹越过了小河,更加孤独寥落的话语从河那边传来:“人,虽然是被神所创造,但是从那一天起,就有了想要把握自己命运的念头;或许人类没有神那样寿命无限,但是人类向往自由的思想却和神一样高贵。”

  冒险者中反映最迟钝的半兽人突然重重跪倒在地,额头、四肢着地,给远去的老人施以半兽人最崇高的五心着地大礼。

  看着如此激动的半兽人,老法师似乎想起了什幺:“难道他……就是靠武力征服了兽人心灵的王?”

  “什幺王?”小 女孩显然对历史不熟悉。

  “王,当然是我们的王,除了他,谁还有资格获得神界、龙界、魔界、泛大陆生灵中王者的称号。”老魔法师语气中充满了骄傲。

  “原来是他?我倒忘了,他还是一个魔法师。”女孩显然也知道了老人是谁,象所有的人、神一样加上了无比尊贵的敬词。

  女孩嘴角飘过一丝笑意,一只小巧的柔夷握住了大剑士宽大的手掌:“如果有一天,我也离开了你,你会象王一样等候心爱的人一生幺?”

  满是老茧的大手把小手的葱葱玉指一个个的弯了回来,另外一只手紧紧握住大剑剑柄:“当然,我向我们的王者发誓,我的一生,只爱一个女孩,天荒地老。”接着,大剑士和魔剑士同时低低的说了一段话:“我的王,我的佣兵生涯会象您留下的长剑一样,刚强正直,宁折不弯!”

  短篇 时空以外的故事 关于骑士精神的解释

  小佣兵一书,基本的道德标准来自于西方中世纪理想的骑士精神。

  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

  是每一个英雄所必须拥有的道德底线。

  部分读者对于第四卷中,艾米、大青山等不愿意看到碧战死甚至释手给于帮助,这是今天社会和中世纪道德标准不同的原因。

  仅举一个小例子。

  看过大仲马《三个火枪手》、《三个火枪手(20年后)》、《基督山伯爵》等小说的朋友,不知道是否还有这样的印象。

  在三个火枪手中,有一个最为恶毒的妇人--米拉迪。在小说的最后,参加审判的所有人都认为这个妇人有罪、该死!

  但是,在处决这个妇人的时候。

  译文如下:

  她的这些尖叫如此撕心裂胆,就连当初最积极追踪米拉迪的达达尼昂,此时也不由自主地垂下头,双手堵着耳朵,坐在一棵断树上,但即使如此,他仍听见她的威胁声和叫喊声。

  在所有这些人中,达达尼昂最年轻,他的心也最软。

  “噢!我不能见这种可怕的场面!我不同意让这个女人这样死去”

  年轻人站起来,向她走近一步。

  这时,阿托斯霍地抽出剑,挡住了达达尼昂的去路。

  “如果您再向前跨出一步,达达尼昂,”他说,“我们就一起格斗一场。”

  达达尼昂跪下来祈祷着。

  要知道,在小说中,达达尼昂最初的恋人就是被这个妇人毒死的。

  而在《20年后》一书中,这个妇人更加恶毒的儿子的死亡,也还是在大大尼央等人心中留下了阴影。

  同样,在基督山伯爵中,复仇者在快意恩仇后,表现如何?也有着强烈的不安和悔恨……

  所谓的骑士“怜悯”就是这样吧……

  第一卷 冰雪友情 第一章 冰雪故人来

  是历史造就了英雄,还是英雄造就了历史?

  这一直是很难辨析关系,但是,就从红月历203年开始,以一个小佣兵身份进入艾米大陆史的艾米。哈伯来看,前10年,是历史在造就英雄,而后10年,则是英雄与历史的共舞。

  ——大陆史学家艾米的第十二代玄孙尼尔。哈伯研究手迹

  ※※※

  “呜~~~”“呜~~~”

  一阵紧似一阵的牛角号在海克村北边响了起来,伴随着号角声,一个嘶哑的声音从远到近的传来:“雪狼来了~~雪狼来了,大约有20只,大家快躲呀,还有10分钟就进来了。”一个气喘吁吁的猎人骑着雪鹿出现在村子北口。

  村子里外所有干活的人的手全都停了下来,无论是男女老幼,都以最快的速度把地里的干活的雪鹿解下干活用的工具,把屋檐下的雪鸡赶到笼子里,把正在吃食的雪豚用筐子装起来……每一户人家都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些家畜赶到屋子里或者抱到屋子,不约而同的掀开床上的铺盖,把床上一个铁板掀开,把一个个家畜从一个大洞里扔了进去,然后所有的人都从洞里下去,把铁板门反锁上。

  “艾米,快进来呀”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村子南边的一个小茅草屋里响起,“雪狼马上来了”,老爷子的声音越来越急,越来越严厉。

  “等等,爷爷,我马上就来,昨天刚刚孵出来的两只小雪鸡跑到草丛里了”,稚嫩的声音在茅屋篱笆外传来。

  “嗷呜~~”狼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从屋子里冲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冲到院子门口,一把从矮草从里抓住一个小 男孩的后脖领子,不顾他的又踢又打又叫,“爷爷,放开我,马上就找到了,否则他们都要被吃了,呜呜~~放开我,爷爷。”两个人身影也藏匿在了自家床上的洞里。铁门刚刚扣上,雪狼已经冲到屋子里,一只最雄壮的雪狼的爪子已经开始试图掀开铁板,其他几只狼围着铁板嗅来嗅去,白色的呵气从铁板上吹了下来。

  “呜呜,爷爷,小鸡肯定死了”,洞里的小孩子一点都不在意头顶上的响动,哭着说。

  “艾米,听话,小鸡还可以再孵出来的,下次会出来更多”,老人无奈的劝着孙子。

  “爷爷,为什幺村子里那幺多猎人,没有人去打死哪些雪狼?上次我们一起去杀雪熊,雪熊比雪狼厉害很多,我们都可以杀死,为什幺大家不杀雪狼”。艾米一抽一喘的哭着问。

  “唉~~”老者长叹一口气说“雪狼是不能杀的,谁如果杀了,那幺要以命顶命的。”

  “那上次哪些外面来的叔叔怎幺就杀了雪狼,而且杀了30多只?”艾米不服气的问。

  “他们是佣兵呀,佣兵可以杀死的。”老者也不想和小孙子解释过多。

  “长大了,我也要当佣兵~~”艾米握住拳头。

  海克村位于冰封大陆的暖水河的东侧,按照艾米帝国和哈米人王国的边境划分来看,这里应该属于哈米人王国的领地。但是哈米人自古以来就习惯生活在寒冷的冰雪中,而暖水河的发源地是一个火山爆发后形成的温泉湖(雪月湖),雪月湖的附近以及暖水河的沿岸就形成了冰封大陆上绝无仅有的没有冰雪的地区。

  在艾米帝国500年的历史中,屡次希望通过外交、战争、讹诈等手段获取雪月湖和暖水河领域,却均未成功。

  红月历3年、红月历12年、红月历35年,红月历47年、红月历52年,在短短的50年中,艾米帝国两代国君以雪月湖和暖水河领域为目标发动了五次大规模的战争,动用了包括龙骑兵在内的所有兵种。每次的战争却以千篇一律的结局告败。

  在大陆南端,艾米帝国往往在最短的时间内攻占了所有的土地——或者不能用攻克这个词,因为在这个领域哈米人王国从来没有放过一兵一卒。战争开始后,在艾米帝国北部连邦的最北侧——冰雪森林,大批的哈米人狼骑战士总是沿着冰封大陆唯一的龙牙山大陆公路向艾米帝国北部连邦发动进攻。

  在冰封大陆上,无论是任何兵种,面对须发洁白的哈米人,面对用白色熊绒编制的冰雪战衣,面对雪白的雪狼战骑,面对雪白一片的大陆,都只有一个结局:逃跑。

  任何兵种在冰雪大陆能够发挥的战斗力只有10%不到,即使是天下无敌的龙骑兵,能够发挥的战斗力也不过50%,艾米帝国的龙骑兵数量是多少呢?还不如哈米人的狼骑兵的一个小队多。

  也有几位艾米帝国国君希望通过外交手段或者是讹诈来获取雪月湖和暖水河,但是哈米人王国简单的脑子,只要看到任何和国土有关的字样,都拒签任何协议。

  造成这种局面的唯一原因,是因为艾米帝国的开国君主艾米一世已经成功的欺骗了一次哈米人帝国的国君,并且在那次欺骗中,获取了大约相当与原有帝国领土25%大小的哈米人帝国的领土,并建立了艾米帝国北部连邦。艾米一世承诺哈米人帝国,愿意用自己国家最好的领土——艾米诺儿大陆腹地花语平原,换取冰封大陆南端的领土,并向哈米人帝国国君展示了盛产与此各类水果、动物。哈米人帝国谬亚七世其心大动,不顾王弟和皇太后的极力反对,签下了当时两个大陆震惊的领土交换协议,在协议签订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艾米一世疯了,用最富有的领土换取了最贫瘠的领土――除了哈米人帝国当时的皇太后和王弟,而后者愤然回到了自己的领地,冒着被处死的危险宣布独立,成立北哈米人帝国。

  当时,谬亚七世急于迁都花语平原,并做出了逐步放弃冰封大陆领土的重大决定,所以没有和王弟斤斤计较,而王弟利用这段宝贵的时间,把自己的属地从哈米人帝国陪都迅速扩张,直到占领了整个龙牙山以东以北的大陆。

  欢天喜地的谬亚七世以及群臣来到了花语平原,最先的感觉是来到了世外桃源,花语平原北部,一年四季如春,空气湿润,各色的鲜花绽放不断。在平原上策马扬鞭跑三天三夜,眼前不会没有鲜花,鼻间不会没有芳香。花语平原南部,是潮湿的多雨地带,大面积的阔叶雨林中有无数甜美的瓜果。

  但是,定都五年间,谬亚七世所建立的新的都城三次被周边诸国攻破,最后一次,谬亚七世冲入帝国军队中,以血洗刷了自己错误决断后的耻辱。

  为什幺冰封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到了艾米诺儿大陆后虎落平阳被犬欺呢?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雪狼骑兵到哪里了?

  据后世兵法学家称,兵种相克学说和兵种加持学说,是用皇帝的血和十万雪狼骑兵的血写成的。

  世代居住在冰封大陆的哈米人,须发都非常长,尤其是眉毛和眼睫毛,为了避免阳光照射在雪地上致人盲目,哈米人的眉毛和眼睫毛不但长,而且生长迅速。但是到了潮湿的花语平原后,这种生理现象,简直无法忍受,眉间常常挂满水滴。王公大臣尚且有时间请人帮自己修理。士兵呢?这种情况如何打仗?雪狼毛发更长,而且均为白色,到了闷热的平原地带,不适应气候的雪狼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在战争中,原来天然的保护色,现在变成了每次打仗后裹尸布的颜色。

  最后,十万大军进入花语草原的大军,只有一万多人踏上了故乡的土地。从那之后,哈米人学会了一点,不再与任何人谈任何有关于领土的事情。

  雪月湖是在哈米人退回冰封大陆100年以后火山喷发的产物,哈米人不会在这上面犯任何错误。

  基于花语平原的原因,哈米人对雪月湖和暖水河敬而远之,不派任何部队,但也绝对不允许这边领土丢失。战争一旦爆发,立刻从冰雪森林出兵威胁艾米帝国外部连邦的都城冰之堡垒。最后,胁迫艾米帝国退兵。

  暖水河和雪月湖对哈米人王国还是有一定的利用价值——放养雪狼的觅食地。为了保证雪狼的战斗力,哈米人王国所有的雪狼都不会圈养,全部都是放养在野外,或者换一个说法会更准确一些,在战争爆发后,哈米人凭借自己天生的感觉,寻找到野狼群然后招募野狼入伍,野狼们也异常配合,战狼们会以群落划分到各个狼骑兵团队,狼头就成为队长的坐骑,其他的狼会根据在狼群中的地位,分派给不同级别的战士。

  事实上,哈米人王国也没有实力饲养这幺多战狼,对于建立在贫瘠的冰雪大陆的哈米人帝国来讲,任何一次全员动员的战争都不能超过6个月,否则国家经济将自动崩溃,其经济崩溃的核心原因就是被战狼吃穷的。

  雪狼的数量一直在十五万头左右,原来是遍布在冰封大陆的各个角落,自从艾米帝国在冰封大陆拥有领土后,雪狼很奇怪的自动退缩到哈米人王国和北哈米人王国领地,各有七万头左右。大陆上动植物非常稀少,雪狼的觅食难度也非常大,往往几天几夜的奔波才可以捕捉到一只猎物。于是,袭击非哈米人人类村落也成为雪狼觅食的主要手段。哈米人并不反对其他种族在冰封大陆上居住——只要缴税就行,但是哈米人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雪狼。凡是人类的村落中,均有躲避狼群的各种办法。而且越来越多的常住居民已经习惯了这种“狼来我藏,狼走我出”的生活,并认为这也是应该交付给哈米人王国的一种税赋。本来哈米人王国清廉的生活就不会向国民收太多的税,所以即使加上“狼头税”相对于其他国家还是要轻很多的。

  海克村就是这样一个需要缴纳“狼头税”的村子,人们已经习惯在每次狼群来到时候,只带走主要的大型家畜,而留下适当的家禽供狼爷爷们享受。狼群一般不会呆很长时间,第一,他们很不适应这种闷热潮湿的空气;第二,下个村子离这里只有半天的路程,那里也需要收税。它们一般停留的时间不会超过半天。

  “怦……怦……怦……”

  在刺拉刺拉的狼爪子抓挠中声音中,艾米头上的铁板有节奏响了起来,一个悦耳的男声响起:“请问这里哈伯家吗?”


????????本章字节:18219








? ? ? ? 全文字节:5111974




[ 此帖被xeiguineng在2015-04-10 17:58重新编辑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Copyright 2017-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